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18

The End




Oliva朝她脸上一爪子拍过去让她醒了过来。她既惊讶又生气,但待她把眼睛睁开,射进来的阳光刺痛了她的大脑,她痛苦地呻吟着用爪子把脸遮住。从她学会喝酒以来,她已经好久没试过宿醉了,但这一次她是在庆祝,所以即便是要她付出这么一点代价她也还是很高兴的。

 

“昨晚你去哪了?”Olivia一脸嫌弃地问。Meredith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日子以来Olivia渐渐变得成熟了,她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她现在已经知道Meredith那套“挠痒痒”的说辞是扯蛋了,她也知道Meredith有吸毒和酗酒的习惯,她还开始学会翻白眼了。这是个有趣的转变,但Meredith并没有太担心,因为在,大概百分之七十八的时间里,她的妹妹仍然还是那吃咬完花瓣然后两脚站立一脸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的样子。

 

“我出去了,”她说道,准确来说,是痛苦地呻吟道,“现在几点了?”

 

“已经快要下午三点了。我知道你出去了,我是在问你你上哪去了,”Olivia说着,戳了戳她的肚子,“你让我担心了。”

 

Meredith叹了一口气,试着坐起身来,“我跟朋友在一起,好吗?我跟你说了不用担心的,”说完,她甩了甩头,她的身体终于适应过来,不再为阳光的照射和听到声音而感到痛苦了。

 

“你已经连续出去七个晚上了,你还没庆祝够吗?万一Taylor发现你出去了怎么办?”Olivia问道,无奈地摇了摇头。

 

“宝贝,Taylor要把她的脸从Karlie的两腿之间退出来她才能去注意到我出去了啊,”Meredith窃笑着,小心地走到厨房去找食物。

 

“什么?她的脸为什么会在Karlie的两腿之间?”Olivia又发问了,Meredith再次意识到Olivia永远都只会是Olivia,“别再给我来那套‘挠痒痒’的说辞。”

 

“好吧,她们在摔跤,”Meredith随意地回答,她跳上柜台发现了些小松饼。【太棒了。】

 

“她们为什么要摔跤?”Olivia跟着她的姐姐,也给自己拿了一块小松饼。

 

Meredith翻了个白眼,装出一副不解的嘴脸,“等等,你不知道吗?Taylor已经为一个摔跤比赛准备了好几个月了。港真Olivia,你去哪了?”

 

看到Olivia张大着嘴巴低头看着她的爪子,这就跟她一贯以来受到惊吓时一样,Meredith努力地强忍着笑。所以她转身回去享受她这顿迟来的早餐,留下她妹妹一个在那反思一下她的猫生。

 

这是她整个猫生中最美好的两个星期。一切从她的堂兄给她打来的那通电话开始,他在电话里问她最近怎样了,然后Meredith就抱怨了好几个小时的Crouch Harambe。直到他们挂断电话,Meredith才发现在他们的通话中Dmitry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直到她们回到纳什维尔时,Taylor接到一通来自Tree的电话,她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Dmitry当时是那么安静。Calcium Hairgel出车祸了。事故很可疑但实际上却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跟其他一无所知的人不同,Meredith把她已有的线索综合起来,要发现真相就并不困难。所以她给Dmitry和他的手下寄了一盒谢礼,里面装满了上好的雪茄和威士忌。来自Taylor的谢礼,毕竟准确来说那是她的信用卡。

 

在她发现他还活着而且他那张蠢脸也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时,她是感到有点失望,但是这也总比什么都没有好了。而且,Taylor漠不关心完全没打算飞去探望她那宝贵的男朋友这件事让她更加享受待在纳什维尔的时光了。她也非常喜欢Abigail,比起Taylor,这个女孩要更懂得尊重她。

 

然而,最让她开心的,是在她发现Taylor终于要把Carnaval这个恶心的混蛋踢出她的生活的时候。那妖艳贱货并没有在这屋子里提起过这件事,她也没有跟任何人在电话中谈论到。直到有一天,她在打着盹的时候被从楼下传来的尖锐的尖叫声吵醒,在那一天,她才发现了这件事。她能听出来那是Karlie的尖叫声,所以她缓步向楼下走去。她才迈开第二步,她便听到Karlie在楼下调侃着Taylor说现在这歌手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她不再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了她现在有多高兴。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她感到身体抽搐了一下,然后便失去了几秒的意识。待她重新睁开眼睛时她已经身处楼梯底了,Karlie和Taylor吓惨了的脸正在上方俯视着她。

 

之后,她们带着Meredith去看兽医了。Taylor保持了她一贯浮夸的风格,一路上她都在呼唤着Meredith要撑下来别离开她们。Meredith只是翻了个白眼。她没事,她现在比起在过去那一大段时间里来说甚至是更好,特别是在兽医给了她一些镇痛剂之后。

 

那天晚上,趁着Karlie把Taylor抱到她们的卧室里去,进行一些“我太高兴你终于跟你的假男友分手了”的不可描述的运动之后,她打了几通电话。她在城里有几个朋友,很久没见的朋友,但她也必须承认,他们也是最可信的一群朋友。他们现在都还没睡正在外头疯玩着,所以她在交代了Olivia要把她打好掩护之后就也溜了出去了。

 

然而,当某一天,她听到植物女士的声音越靠越近,她所有的幸福感都被戳破了。她蜷缩着身子,感觉到胃里有一股非常,非常糟糕的东西在翻腾。只有当Taylor计划着做一些很过分的事时Tree才会过来的,她不喜欢这样,非常不喜欢。

 

【搞什么鬼?】

 

“所以,Karlie也觉得没问题吗?”Tree走到冰箱前在里面拿出一瓶水,问道。Meredith把目光转向Taylor,她向沙发走去,面向着Tree坐靠在沙发的扶手上。

 

“嗯,她觉得没问题。老实说我想她也还没准备好要出柜,”Taylor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说,“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好,我想她应该很高兴这次合作的对象不再是像Adam这样的混蛋。”

 

在Meredith理清了事情的新发展之后,她蹦出了利爪,仰天长啸。她的头又开始痛了,眼前的世界盖上了一片血红。

 

【卧槽别啊。】

 

卧槽。

 

【别啊。】

 

【别再来一次。】

 

“而且我想Tom有他自己的男朋友这件事让她也更放心,”Taylor笑着补充道,但在几秒后她便尖叫着,身子往后仰倒在沙发上,将双腿缩到胸前作保护状。

 

“What the HELL, Meredith?!”

 

----------------------------------------------------------------------------

 

“我觉得我已经搞不清楚在你们这段关系里,谁是人类,谁是猫了,”Karlie一手抱着Meredith,一手提着Taylor装好的属于这只猫的行李。

 

“她朝着我扔了一把刀,Karlie!”Taylor大声嚷道,然后狠狠地瞪了Meredith一眼。

 

【但你这不是没死吗?】Meredith翻着白眼撇开脸,她不想看到那个让她厌烦的妖艳贱货,她本身作为一个人类来说就已经够烦的了。她对Meredith的种种失礼终于摧毁这只猫最后的理智,在她发现Taylor准备着上演一场新的屎诗大剧时她忍不住对她大发脾气。在向Taylor掷去了一把刀之后,她又点燃了她偷藏起来的鞭炮连带让窗帘也烧起来了。并没有人知道是她几乎把这间房子烧掉了,但就凭投刀门一事就足够让Taylor生气了,她决定放弃她,让Karlie先照顾Meredith一阵子。

 

“也许她只是在生气,因为你在刚甩掉Calvin之后又带来了一个新的男人,你知道她有多恨他的,”Karlie说着,投给Meredith一个“我懂你”的表情。然而,Taylor,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她的无知。

 

“反正她已经爱你超过我了,所以,你们好好享受你们的二人世界吧。”Taylor将双手环在胸前,闷闷地吐槽道。

 

“Awww,你是在嫉妒吗,宝贝?”Karlie笑着将Meredith举起,像玩具一般扭着她贴向Taylor的脸。

 

“喵!”【你再不停下来我就干死你。】

 

“随便你怎么想,你只要确保她不会杀了Joe或者其他什么的就行了,”Taylor翻了个白眼,说道。她看向Meredith的表情是生气的,但这只猫太了解Taylor了。在怒气的背后还有一个表情,她在伤心,像是感觉到她被Meredith抛弃了。这只猫几乎要感到愧疚而回到她的怀抱了。几乎。但是她很快就想起了她将要做一些多么过分的事情,突然之间Taylor的身边变成了她最不想待的地方了。

 

“你说什么呢,Joe和Mer是最好的朋友,”Karlie笑着弯下身,亲了亲她的女朋友,“我会照顾好她的,我保证。”

 

Taylor笑了,眼中的怒火已全被那专属于Karlie的痴迷的眼神所取代,“我知道你会的。飞机降落了就打给我,好吗?”

 

“我会的,宝贝。我爱你,我们会好好的。”Karlie又亲了Taylor一下,说道。尽管还在生气,Taylor也还是亲了亲Meredith的头。Meredith也任由着她,毕竟她跟Taylor一样需要这个亲吻。

 

【Yeah,我希望我们都会好好的。】

 

----------------------------------------------------------------------------

 

Meredith感到非常惊讶,结果Karlie是对的。中间的过程还是非常难熬,那是当然的。那过分的程度实在是无法忍受,害得Meredith在那段时间里变成了酒鬼。

 

Joe总是负责着收拾她的烂摊子。她很感谢他,但她永远也不会当着他的面承认的。自从他在浴室里发现她昏迷在血泊之中之后,他就总是紧随着她,不让她再有机会继续沾染恶习。究竟那是谁的血至今仍是一个谜,但Joe是被吓到了同时他也拍醒了Meredith,真的是拍——醒的。尽管Meredith大概能猜到那些血应该是属于一只鸽子还是什么的,但她也不打算去谎称她没有被吓到。

 

那天,他们一起清洗了浴室,将所有痕迹都掩盖起来不要让Karlie发现。他们也成功了。而到了今天,Meredith仍然会笑话那件事是怎么让他们互相建立了信任。在Joe的帮助下,加上Taylor终于,终于在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漫长的时间后正常过来了,Meredith现在的表现是有史以来最好的。

 

她们的出柜造成了轰动,媒体上铺天盖地地炸了好几个月,但对于有关注过的人来说其实也不是特别的震惊。Taylor跟Tommy boy那假得夸张的关系发挥了作用,提前让人们产生了质疑。经历了这件事,Meredith不得不佩服Taylor,所以她跟那女孩重修旧好了。

 

一切美好得不得了,就当她以为已经不能变得更加美好了的时候,Karlie单膝下跪了,她问了那一句话。那是在她们身在加拿大的家的时候,这位前任模特在湖边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在那向Taylor求婚。一切都只是很简单的。她们没有把这件事情搞得很隆重,也没有许多的花巧,她们一起经历的那些已经足以证明她们对彼此的爱了。但她们还是哭了,特别是在她们跟Karlie的父母进行视像通话的时候。Kimby和Kariann在后头尖叫着,Tracy在前面流着眼泪,勾着正一脸骄傲的Kurt的手臂。Swift一家则对整件事表现得冷静多了,Taylor对于她的父母反应得不够兴奋感到郁闷。然而当他们透露出Karlie早就在向Taylor求婚前问过Scott和Andrea的意见并得到他们的祝福了,蓝眸女孩便羞红了脸,牵起Karlie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

 

婚礼的筹备很疯狂。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她、Olivia和Joe都远离着这喧嚣,他们只是站在Taylor的身后欣赏着在那指使着每一个人的Taylor以及试图控制一下她的未婚妻的Karlie。Karlie发现了能让Taylor乖乖听话的最佳方式是暂停了几天的床上运动,这让她成功掌控了Taylor。那女孩在她身下欲求不满地蠕动着,在那个时候Karlie无论让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的,Meredith简直为Karlie的机智感到骄傲。

 

筹备的过程是很忙乱,但那场婚礼却是十分美丽的。她们决定在她们Rhode Island的家里举行婚礼。私人海滩被布置得美美的,在婚礼圣坛以及红毯步道的两侧都铺满了清雅的花瓣,白色的椅子散放在步道两旁,那些位子只预留了给她们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因为女孩们只希望跟她们的家人分享这特别的一天。Meredith被选中了替她们呈上戒指,所谓的被选中,她是说她大发了脾气她们选中了她。但那也还是算选中了嘛。她还记得在Taylor看到Karlie勾着Kurt的手臂步向她们的时候Taylor脸上的那表情。在整场仪式里,她们俩都泪眼汪汪,同时却又笑得像两个白痴似的。在Karlie发表她的结婚誓言时,Joe在一旁啜泣着,他嘀咕着什么他把他唯一的孩子嫁出去了但Meredith无视了他,她只想沉浸在这一场美丽的婚礼当中。这就是她一直以来这么努力所追求的东西,她忍受了经历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一刻,所以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在这一刻让她分心,她只想好好地享受这一刻。

 

之后她也由着她们俩自个儿去度蜜月了。在她google了看到她们要去的斐济水上屋是什么样的时候她是有一点后悔的,但她也不至于那么混蛋,她会让她们好好享受专属于她们俩的时光的。现在Joe已经是Swift-Kloss家族的正式成员了,在Karlie和Taylor离开的那两个星期里,三只宠物都待在Andrea和Scott那边了。每个人的过得很不错。这就像是在跑了一场马拉松后坐下来,喝一口冰凉的水一样。回顾过去那痛苦的时光,Meredith很讶异,为什么她会曾经质疑过她们。她应该在Karlie走入她们生活的那一瞬间就知道她们会走到这一步的。她应该早就知道Karlie是只属于Taylor的,Taylor是只属于Karlie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以后也会一直是这样。

 

她们第一次约见医生大概是在她们从度蜜月回来之后的十个月后。Meredith知道她们想要享受更多的二人世界的时间,但老实说,她以为她们会更早地走到这一步的。她们一直都非常喜欢小孩子,所以她们究竟会不会生小孩这大概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Meredith没有见过她们讨论这个话题,但她猜那应该是在她们待在卧室里的时候发生的。因此,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知道得只是很少,然而,在她们一起回到家来后,Taylor总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Karlie,仿佛她正装载着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货物,生怕自己会做了些什么让她不舒服的样子,Meredith便知道,将会是Karlie负责怀她们的孩子。那俩骚货之前没少让她哭过,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当Karlie从洗手间里出来,举着一根棒子仿佛那是什么战利品似的,接着Taylor便双手捂着嘴巴开始哭泣,那一刻,她不能自已地经历了她人生中最强烈的一次泪崩。

 

Karlie的怀孕过程非常顺利。也许那是因为Taylor的缘故吧,在那整整九个月里,她时时刻刻都像一只鹰似的看守着Karlie。尽管Karlie的荷尔蒙指数失调脾气不是特别的好,在那一整段时间里Taylor也总是尽力地甜蜜和悉心地对待她的妻子。她会帮Karlie揉腿,替她按摩她的背,从来不让她做哪怕是要花一点点力气的事情,也总是不停地告诉她她是多么的美丽,即便这一切所换来的只是她那荷尔蒙失调的妻子的嘶吼。Meredith实在是太为她感到自豪了,她甚至帮着Taylor在家里分担了一些家务。这是她跟Taylor有史以来关系最好的时刻。所有的不愉快的经历都被抛诸脑后,Meredith回到Taylor的阵营,就像是Joe是Karlie的阵营的一样。她此刻的猫生简直是难以置信的美好。即便是在之前,她曾畅想过这样的未来,她也没想到过这样的生活会是这么的美丽和平静。

 

这样的平静在Jesse降临到这个家里来的时候被打破了,然而,这一切只是变得更加美丽了。那孩子简直是个drama king,他一哭起来就能撼动整间房子, Karlie经常开着玩笑说他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比他mommy更出色的歌手。尽管他又吵人、又脏兮兮的、身上还有股味道,但Meredith对那个孩子的爱要比她对所有任何的人类都要多,包括Taylor。因为那该死的不能让宠物待在新生婴儿身边的原则,Meredith、Olivia还有Joe在头三个月里只能待在Swift娘家。她很想去见那个孩子,要比什么都想。他可是她亲自栽种的那棵美丽的爱情之树所结的果实,她非常有权利见他一面,然而,在Taylor当妈之后,她开启了那熊妈妈保护模式之后她的保护欲又更过分了所以在前三个月她不会让她靠近他的。

 

如果她只能选择一个记忆留住一辈子,她会选择她初遇Jesse的那一个瞬间。在把Joe和Oliva骂走让他们给她留一点空间之后,她摆出了最萌的表情,向着那个婴儿一步一步走过去。Taylor和Karlie现是很警惕地看着她,但她们还是让她跟他待在一起了。他仍在盯着正站在他右方的Joe,他扭着身子伸着手想去碰他,但在他看到Meredith的那一瞬间,他便停止了扭动,用他充满好奇的祖母绿的双眸盯着Meredith。他缓缓地伸出手想要向她碰去,他那小胖手已经伸到最尽了,Meredith软萌地会心一笑。她表现得十分温柔。她先是用鼻子轻轻碰了碰他的手,然后慢慢地头靠着他的小手磨蹭。她永远不会忘记Jesse发出的那愉快的声音,当他向她飞扑过去,用他那小小的手臂把她的脖子抱住时她就知道她完蛋了。在那一刻,她发誓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会穷她所有去保护和爱惜这个孩子。

 

而到了现在,今天,她可以很骄傲地说她很好地遵守了她的承诺,而且她也会一直继续这么做。Jesse现在已经五岁了,他简直是这整个宇宙里最可爱的小孩,她这么说可一点也没有在偏心还什么的。她也可以很骄傲地说她现在是Jesse最好的朋友,就算是Taylor和Karlie也每天都还在惊讶于Meredith跟她们的儿子处得有多好。她一直在他的身边陪着他。在他学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她在那;在他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她在那;在他第一次学骑自行车的时候,她在那;在他第一次在钢琴上弹奏出他的第一首曲子时,她在那,跟Taylor和Karlie一起流着骄傲的眼泪。打一开始她便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了,她至今仍不敢相信她能拥有这样的荣幸。她会在晚上陪着Jesse入睡,她会跟他一起玩耍,她会听着他吧啦吧啦说着那些富有创意的胡言乱语,她甚至允许他把她当作是试图攻击他的玩具兵团的邪恶大怪兽。她顺着他的意思演着戏,喵喵地叫着,戏很足地向着那些玩具爪去,然后翻滚着身子,假装死掉。只要听到他那笑声,这一切就值得了,Jesse的笑声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愉快的声音,他明亮的眼睛里总能像镜子一般映照出他的快乐。

 

因此,在这一刻要了她的命的不是她年老的岁数,而是看到那双让人窒息的祖母绿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Mom,求你了,我不想让她死,”Jesse抽泣着,他紧紧地抓着Karlie的手,想必都弄痛那高个女人了吧。Karlie咽了一口大口水,然后用手抚扫过她儿子沙色的头发。Meredith正躺在兽医诊所的检查室里,一瓶静脉注射正吊在她的手臂上,她向Karlie投去了一个同情、甚至是抱歉的眼神。她们是想把她带回家里的,好让她在那里安息,但现在的她只要脱离的药物就太痛苦了。这并不是最理想的死去的地方,绝对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但至少她现在正被她的家人包围着,所以她也可以接受了。她唯一在乎的就只有他们了。

 

Jesse正在不受控地嚎啕大哭。Joe和Olivia待在角落里,Olivia正躲在Joe的身后饮泣,而Joe看起来也感觉随时要吐出来了。Karlie正强忍着泪水,她要为了她的儿子保持坚强。Taylor则没那个担心,因为她正靠在角落里默默地流泪,她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Meredith很想要说点什么,但她现在却只能绝望地望着他们,试着透过眼神表达出来。

 

“我知道你不想让她死,宝贝。我们没有人想的。但是已经没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了,Meredith是时候离开了,”Karlie说着,试图想让Jesse明白整个状况,然而她说着也差点被泪水噎住了。

 

“但她为什么必须要离开呢?”他只是哭得更加厉害了,他把小脸紧紧地贴在Karlie的腿上。“做点什么,求你了。”

 

Karlie眨着眼睛想要把泪水眨掉,她向着她的妻子看去,发出无声的求助。Taylor对上她的目光,在那几秒的对视里她们仿佛是进行了一场无声的对话。靠在墙上的金发女人把身子撑起,朝着她儿子的方向走去。她的妻子稍稍退开给她腾出一点空间,当Karlie用手指拂拭过她的脸颊,替她擦掉眼泪时,Taylor回给她一个悲伤的笑容。她低下头,满眼悲伤地看着Jesse,然后她蹲了下来,用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就如同Karlie替她擦掉她的眼泪一样,她替他擦掉了他脸上的泪水,Jesse正看着他的mommy,仿佛她是他现在最后的一丝希望了。

 

“Mommy,求你了,”他开始恳求,但Taylor嘘着让他噤声,她用手抚扫过他的头发。

 

“从我二十一岁开始,Meredith便一直陪着我了,”她开始说,她的声音是意外的冷静和平稳。“她陪着我度过了一些最痛苦的时光。她陪伴了我最长久的时间,她甚至帮助你的mom跟我在一起了,”Taylor哀伤地笑了笑,换来一个来自Karlie的同等哀伤的笑容。“我跟你是一样的伤心,孩子,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了。她度过了很长久且美好的一生,但现在她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我知道这是很让人心痛的,但现在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是陪在她的身边。你还记得在你那次爬树掉下来摔断了手臂之后,她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吗?”

 

Jesse吸了吸鼻子,他用手背被眼泪拭掉,点了点头。Taylor微微一笑,往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也跟着他点了点头。“现在是她需要你的时候了。她需要你陪着她。我很确定她是不想看到你这么伤心的样子的。所以,为了她坚强点,好吗?”

 

Jesse在听完Taylor的话后,眼眸里突然坚定地重新闪耀起星点,这让Meredith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再次点了点头,抱了抱她的妈妈,然后走到Meredith身边,用手抚扫过她的毛发。她对着他喵了一声,努力展出一个笑容。

 

“我爱你,Meredith。我会非常想你的。我向你保证,我会乖乖的,你不要担心我,”Jesse说着往她头上亲了亲。她的心瞬间碎成了千万块,但同时也有一股暖暖的爱意冲进她的身体。她只是想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征服这个世界,因为他是她见过的最善良最有才华的人,但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知道他会乖乖的,因为他就是那么一个非常有教养的孩子。她知道Karlie和Taylor会比她更好更好地照顾好他,所以她不担心。起码,不用那么担心。

 

当Karlie走过来,她们的目光对上了,高个女孩对着她宠溺地笑了。“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Mer。我们非常爱你,我们会非常地想念你的,”她很小声地说着,Meredith知道,要是她说得大声一点她的声音就会忍不住劈叉。Karlie也在她的头上亲了一下,跟她的儿子一起爱抚着Meredith。

 

“Mer,”接下来她听到了她妹妹的啜泣声,让她的心碎得更厉害了。Olivia正用着她最悲伤的小眼神望着她,她靠在Joe身上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替我照顾好他们,好吗小可爱?”尽管每多说一个字都让她更加疲惫, Meredith还是努力地挤出声来,“I love you, sis.”

 

Olivia拒绝地摇了摇头,但没有说话,她只是把脸埋进Joe的毛发里。Joe看起来也已经是支离破碎的了,但他是现在这间房里唯一一个没有在哭泣的。Meredith在想这大概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Meredith有多讨厌看到他们流泪。

 

“I'll do my best, Mer,”Joe说著,接收下了他们之间不用明说的交代。Meredith点了点头,对于他这么明白事理感到很感激。在过去的五年里,Joe已经渐渐成为她的一个亲密的朋友,甚至是兄弟。她知道他的日子也快到了,但他毕竟还是比她年轻,所以他还有几年,她是这么想的。

 

Taylor还蹲在地上发呆地盯着地板,她看到Karlie看了Taylor一眼,然后弯下身,在Jesse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小男孩转过身看了看Taylor,然后再回头看着Karlie,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会回来的,Mer。”

 

他过去紧紧地拥抱了他的mommy,然后叫上Joe和Olivia一起离开了检查室。随后Karlie走到Taylor身边,向她伸出了手,Taylor接过她的手,她便一把将她的妻子拉起身来。

 

“好好利用这几分钟,我们过一会再回来,”说完,她在Taylor的唇上轻啄了一吻,然后便跟上她儿子的脚步去了。

 

在那一天里,Meredith终于第一次对上了Taylor的眼睛,那金发女人几乎是马上泪崩哭得溃不成军了。她走过来,轻轻地将Meredith抱入怀里,小心得仿佛她是用玻璃做的那般易碎。Meredith现在也在哭了。十二年了,这十二年里,Taylor作为她的人类小伙伴,她的陪伴,她的麻烦根源,她的家。现在躺在她的怀里,她才意识到她非常害怕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如果还有所谓的接下来的话。

 

“要是我曾经让你觉得我不爱你或是我不珍惜你,我很抱歉,”Taylor把脸埋在她的绒毛上啜泣着,她的声音很沙哑,但Meredith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要是我曾经把你对待得像是你对我来说并不重要的话,我很抱歉。我爱你。你在我的身边陪着我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会很想你的,Mer。”

 

这一刻,Meredith已经毫无顾忌地在纵情流泪了。一滴泪珠滴在Taylor的手上,让她在痛哭中停了一下,用她那通红了的眼睛看向Meredith。她摇哄着怀中的Meredith,就像是她在Jesse还是小婴儿的时候摇哄他的时候一样,这让Meredith感到自内而发的温暖。耗尽她那年迈的身躯里残留的最后一丝力气,她把她的爪子抬起,接住顺着Taylor的脸颊滑下的眼泪。

 

“喵。”【我也爱你。我会想念你的。】

 

Taylor再次开始痛哭,她在Meredith的爪子和头上不断地落下亲吻。她也不知道她们保持着那个姿势过了多久,但她并不想让这一刻结束。突然,所有人都回来了再次把她包围住了,这让她感觉更美好了。Taylor正紧紧地抱着她,Jesse抚扫着她的肚子,Karlie爱抚着她的头,Joe和Olivia都在Taylor的身边,他们正看着她。

 

这不是最理想的状况。她更希望是在她们的家里,在她们巨大的床上被美丽的Swift-Kloss一家紧贴着。但她也不会抱怨了,因为她毕竟还能跟她的家人在一起。当兽医走进来,把静脉注射的开关关上的时候,她还能感觉那温暖。当她的眼皮合下时,她还能感觉那温暖,而她在这世上所看到的最后画面,是那群她最爱的人们的脸孔。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I love you.】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

看到大家吃上一章的糖吃的那麼高興,忍不住想要快點跟你們分享這最後一章🙃。現場的觀眾朋友,舉起你們手中的紙巾,讓我們一起飆淚吧!(MD你們知不知道我翻的時候哭了多少次哭哭停停的我花了一個星期才能翻完最後那幾段所以現在要來傷害你們了科科)

然後,MGtM的翻譯已經全部結束,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收看,更加要謝謝Afra大大帶給我們這麼有趣的一篇kaylor文。有機會將來看到喜歡的kaylor文再給大家翻譯哈,有緣再見!謝謝!


评论(48)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