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16

Oh, Hell…



 

Meredith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寒冷渗入骨髓向全身漫去,冷得连尾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她已经准备好要杀人了。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处身于加拿大山野乡郊的室外,她不敢想象要是没有她那身浓密的绒毛她现在会是怎样了。

 

【我TMD要杀死她们。我要活生生地把她们的皮剥下来穿到身上取暖,】她这样想着,再一次拍打着房门,奢望那两个妖艳贱货中能有一个能听到。

 

阔别了几个星期之后的重逢,让那两个发情的骚货在四个小时前彻底地把Meredith的存在抛诸脑后,她们唇齿交缠着,推推撞撞地撞进那乡郊小屋里。大约在两个小时前,太阳也下山了,把空气中仅余的那么一丁点温度也带走了,留下Meredith一只猫在寒风中自生自灭。

 

【我早就知道她们恨我。这是仇恨犯罪。这是有所预谋的,是Taylor预谋的。我就知道。我希望Dmitry能在发现真相的时候炸掉她家。】

 

她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房门,但女孩们在嗯嗯啊啊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早就累得迅速地睡死过去了,此刻的Meredith已经绝望得想就此向命运屈服了,就让这冷风带走她的灵魂吧。

 

【我要把她们的胸部割下来。我要拿刀子刺穿她们的屁股。我要把她们的眼睛挖出来喂给驼鹿吃。妈蛋,我好冷。】

 

那只猫已经绕着这小屋跑无数次了,她不断地努力着想让身子暖和起来。她奔跑着的每一秒里都在诅咒着那两个女孩,她甚至是气哭了,眼泪在流下来的那一秒就迅速冻结在她的脸上。

 

唯一为她提供着温度支撑着她活下来的是她心中燃烧着的怒火。当她跑回到小屋的正前方时,她已经彻底放弃她的生命了。

 

【如果我要死,那我也必须死得有尊严,】她这样想着,发出了视死如归的哀鸣,她使出浑身最后一点力气纵身一跃,径直飞扑到房门旁的小窗户上。

 

嘣。

 

疼痛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强烈,她想这是因为寒冷已经麻痹了她身体的知觉了。她如同一只被拍死的苍蝇一般趴着身子贴在窗户上,然而她感觉到她的身体开始慢慢向下滑落了,她痛苦地哀吟着。

 

显然那响亮的嘣的一声终于把Taylor吓醒了,那金发女孩惊地跳起身,左右顾盼了好一会儿,当她看到Meredith正贴在窗上,痛苦地哀鸣着缓缓下滑时,她的眼睛刷地瞪大了。在Meredith完全地滑落下去,掉到地上前,她看到Taylor张大了嘴巴,尖叫着,“Shit,Karlie!”。

 

她瘫躺在那里,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丧失了运作的能力,她等待着死亡来将她接走。【反正我也已经受够了Taylor的那些烂摊子了。我准备好了。】

 

“Karlie!Karlie,快起来!”她听到Taylor在屋子里尖声叫喊。

 

“什么?发生什么了?”Karlie咕哝着,声音里还带着惺忪的睡意,但她还是警觉起来了。

 

“Meredith!我们把她漏在外头了!Shit!”Taylor大喊着,Meredith听到从里面传来了匆忙慌乱的走动声。Karlie继续迷迷糊糊地咕哝着,Taylor则不断在那发出咒骂的语助词,房门终于被打开了。Meredith在那一动不动的,直到一个正试图用一张被子包裹住自己身体的一脸担忧的Taylor出现在她的面前。

 

“Fuck,Karlie我想她已经死了,”Taylor说道,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忧虑。Meredith朝她那个白痴人类小伙伴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在心里抱怨着。【你倒是很希望吧,是不是?】“Oh no,wait,她还活着,”歌手安心地松了一口气,她一只手正忙着抓住身上的被子,她试着用那另一只手抓起Meredith。Meredith本想继续保持不动好让她更加手忙脚乱,但她又想到她已经承受过一次够她一辈子好受的精神创伤了,她并不需要看到那被子从Taylor身上掉下来而再受一次创伤。所以她便自己缓缓地站起身来,徐徐地走进小屋里,留下一个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Taylor。【要是我不进来你们还想继续吧俩骚货。】

 

就在Taylor也跑回到屋里,随后关上她身后的门时,Meredith的双眼对上了一个非常赤裸的Karlie Kloss,她正大字型地摊在床上。

 

【MOTHERFU】

 

Meredith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是逃跑,然而她的大脑现在只有一半在正常运作,所以她被她的腿带着径直往床尾跌去,这一次,撞在那坚硬的木头上让一阵刺痛遍布了她全身。

 

【FUCK!】

 

“Karlie!遮一下你自己!”Taylor尖叫着,再次跑到Meredith的身边。

 

“怎么了?为什么?又不是有什么你之前没看过的,”即便Karlie还是处于半醒半睡之间,她还是得瑟地逗弄着回应。

 

“不是我,你个混蛋,你吓到Meredith了!”

 

【我又不是之前没看过,TMD不需要你假好心了谢谢,】Meredith正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痛苦地呻吟着,Taylor试着用手扫过她的毛发安抚她。“你觉得她需要去看兽医吗?她撞到窗户上撞得满重的……”

 

“等等,窗户?”Karlie问道,她现在更加清醒地站直了起来。

 

“Yeah,她把自己撞到窗户上我才醒来的,”Taylor说道,“再说一次,遮一下你自己,我要把她抱起来了。”

 

“用什么遮?你把被子拿走了!”Karlie怨声载道,似乎对于她必须把自己遮起来这件事情不是很满意。“你还穿着内衣裤呢,把被子给我。”

 

Taylor哼了哼闷气,朝她的女友翻了个白眼,然后把被子从自己的身上扯下来,向Karlie扔去。“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竟然把她忘记留在外头了。我真是个坏人,”她小声地嘀咕着,然后温柔地把Meredith抱起放到臂弯中。

 

“你不是一个坏人,不要这么说,”Karlie说着,用那张被子把自己包盖了起来。“你只是被分心了。”

 

Taylor小心翼翼地抱着Meredith坐到床上。“谢谢你告诉我这是你的错,”她说着,朝Karlie翻了个白眼。

 

“Woah,hey,我可没那么说!”Karlie笑了,装出一副刚被凌辱完的样子。“是你侵犯我的,因为你那愚蠢的大姨妈我几乎什么都没做。”

 

“大姨妈不愚蠢,Karlie!它是我们人类可以繁衍生息的原因!”Taylor吆喝着,幽怨地瞪了Karlie一眼。

 

“我真是不敢相信你竟然说出这种话,但我爱你,所以我就假装没听过吧,”Karlie笑了,靠着Taylor挤过去看了看Meredith。“Shit,她冻僵了,”她说完,便将Taylor和Meredith同时拥入怀中。

 

那只猫咪并不确定此刻她所感受到的那温暖是源自于那两副紧贴着她的肉体呢,亦或是源自Karlie的这一贴心的举动。【我恨她,但我也爱她。】

 

“很抱歉我们把你留在外面了,Mer,”Taylor哄声道,亲吻着Meredith的头顶,双手在那只猫的身上摩擦着为她取暖。Meredith冷冷一笑,但还是深深地蜷入女孩们的怀抱中。就在好几个月前,她也身处过在同样的这一姿势中,但对Meredith来说这就好像已经过了好几年了。

 

“但是你为什么要把她带来啊?”Karlie问,看到她那样温柔地玩弄着Taylor的头发,Meredith差点没吐出来。

 

“我没有,是你的头号粉丝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偷偷溜进我的背包里了,”埋靠在Karlie的肩膀上的Taylor笑了。

 

“Aaaw,真的吗,她真的那么做了?”Karlie咯咯地笑着,抬起另一只手去挠Meredith的下巴。“我很抱歉我们俩刚刚那么混蛋,Mer。”

 

Taylor嗯了嗯声,莞尔一笑,蹭着脸更加贴近Karlie的肌肤。“我们好想好想你,Kar。”

 

Meredith抽了抽鼻子,在看到Karlie高兴地呼了一口气,吻上Taylor的额头时,连那最后一丝怒气也从她身体上消失了。

 

“我也好想你,宝贝,”她低声道,这一次她贴上了Taylor的双唇。“但你刚真的把我累坏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Taylor笑了,点了点头,再一次亲吻了Karlie。“当然,我们睡吧。”

 

在那一夜里,Meredith几乎没怎么睡。也许是因为她的身体在痛诉着疼痛,又或者是因为她意识到她已经好几个月没身处在这样的姿势中了而感到太兴奋了,她想要记住这美妙的感觉,那就可以在将来再一次分别时好好回味。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没有心思去想了。此刻,她只想专注在倾听女孩们同步了的心跳声,她看着她们的胸口同起同伏;她只想专注在Taylor在半夜里醒来时,只为了用那充满着许多许多爱的眼神看了看Karlie,然后轻轻地吻了吻她的手臂,便再次回到梦乡;她只想专注在Karlie是怎么地每隔一个小时,就把Taylor拉得更近,即便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她还是对那歌手的身体有着那么强烈的渴求;她只想专注在她们是多么地相爱,她们又让彼此(以及Meredith)多么地开心,因为你们都知道Taylor跟Tree能有多过分,她深知她此刻的幸福肯定不会长久。

 

----------------------------------------------------------------------------

 

最后事实证明了,一如既往的,她是正确的。但那倒是在Meredith最没有意想到的情况下发生的。她本以为那会是很甜蜜的一天,她以为她会因为Taylor和Karlie表现得像两只发情的兔子一样而需要落荒而逃地躲藏到房子最黑暗的某个角落里。

 

那是发生在Karlie生日的那天,正打着盹的她被一声响亮的甩门声惊醒了过来。

 

【妈的什么鬼?】她抱怨着,眨着眼挥去睡意,把正窝在她身上睡着了的Olivia甩走。

 

“Taylor,这一切是有底线的!而,”Karlie大喊着,把手机举到Taylor面前让她看了看,然后把它往墙上扔去,“远远地超过了底线!你TMD到底在想什么?!”

 

TMD发生什么了,】在椅垫后的Meredith把头伸了出来,害怕地盯着这对正在吵架的情侣。Olivia正待在她身旁,看起来和她的姐姐是一样的不知所措和惊吓。

 

Taylor一副随时要泪崩的样子,当Karlie的手机响亮地撞到墙上,碎裂成了四块时,这个情况更加没有改善。那让Taylor吓了一跳,她的下唇颤抖得更加厉害。“Karlie,那只是一条birthday post,我没想过……”

 

“Oh,你当然没想过啦!”Karlie冷笑着打断了她的话,那让Meredith浑身一寒。“那并不只是一条birthday post,Taylor。那是你发给你最好的朋友的一条birthday post!发给我的!”

 

【Fuck,不要再吵架了!】恐惧布满了Meredith的双眼,她不安地咬着坐垫。她从来没看过她们俩这样争吵过,从来没有。她从来没见过Karlie这么失控地对着Taylor大喊大叫。

 

“我做了一切我能做的来让你感到更舒心。我知道,我曾无数次地跟你说过我对这件事情没问题,因为我也跟Josh做着同样的事,也许这就是我的错吧。也许是我让你以为上传那样一张照片是没问题的,甚至是有趣的。但这并不是没问题的,也并不有趣,Taylor!”

 

Olivia不停地戳着Meredith,询问着她的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了。【我TMD怎么知道,那个白种女魔鬼TMD到底上传了什么让Karlie这么生气了?】

 

“我是说,你到底在什么呢?讲真的,想什么?你是以为如果你上传了一张把你那棒呆的男朋友放在正中间的一点姬气也没有的照片,那就会让所有的谣言消失?能让所有的网友和粉丝都停止讨论?这就是你所想的吗?”Karlie大喊着,Meredith能看到她脖子上的青筋乍现。【Fuck,fuck fuck她要爆发了。】

 

“那不是——”Taylor刚想开始说,但那涌上来的抽噎让她说不出话来。Meredith替她感到可怜,她一只手捂着嘴巴,另一只手抱住了自己,她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和脆弱。

 

【也许Karlie看到这会稍稍放软一点?Taylor哭的时候她向来都承受不住的。】

 

“不要哭!我才是那个该哭的人吧!”

 

【好吧,显然没有。】

 

“在你去那些约会的时候,我没有抱怨过什么;在其他人问我关于你的问题,TMD当着我的面告诉我你们俩是多么的登对简直是情侣楷模的时候,我也没抱怨过什么;当所有人都嘲笑我,说我是那艘该死的船上的第五个轮子时,我还是没抱怨过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开口抱怨过,因为那能让你好过一些。只要能让你好过些,我什么都愿意做。但是你并没有让我好过啊。我们所付出的牺牲不一样,Taylor!”Karlie上下甩动着她的双手,她看起来突然变得那么疲惫。

 

然后是良久的静寂,房间里只能听到Taylor那含糊不清的抽噎声,以及偶尔一句“对不起”。

 

“你知道我为了让我的朋友喜欢你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吗?你知道我跟Jourdan吵了多少次架,就因为她觉得我的这段关系是不健康的毒药?你知道要去跟我的家人还有朋友解释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这是在做什么有多难吗?然后你还要这样对我?我要怎么去面对他们,我要怎么才能不去看到充斥在他们眼中那对我的怜悯,Taylor?!”

 

【Holy fuck她这是在要她的命为了所有人着想快点停止这场疯狂的争吵吧我恨你们俩!

 

“我从来没想过要让你有那样的感觉,Karlie!对不起!”趁着Karlie的嚷骂停了下来,Taylor马上说道,“Please, baby, I love you.”

 

听到Taylor语气中的那恐惧和脆弱,Meredith的心都碎成了两半了。Meredith之前见过这样子的她,她知道Taylor有着严重的害怕被人遗弃的焦虑症,她知道她现在肯定快吓出翔了。

 

“你表现出来的方式比较有趣,Taylor,”Karlie说道,她冰冷如石的声音如利刃一把刺入Meredith的背脊,让她瘫痪在地上。

 

“Karlie, please, I'm sorry,”Taylor向着模特走近了一步,乞求着说。“我会删掉它的,我会发另一条。请你不要离开我,please.”

 

Karlie冷笑着往后退了一步,Meredith心里一沉,她在想这后退了的一步会不会就从此不再走回来。“你真的觉得删掉它然后发一条新的post就能让事情变好吗?你只会让这本来已经可笑的事情变成一个更大的笑话,我很确定你那宝贵的公关也会这么告诉你的,”Karlie恨恨地说道。“是她让你这么做的吗?是她告诉你如果你那么做一切就会回到你那100%纯直完全不姬的生活了吗?”

 

Meredith感觉她的血压急降,世界开始在旋转,她的腿开始发抖。【求你们不要吵架了,我承受不住了,求你们了。】

 

“N-no,她,她只是……”Taylor吞吞吐吐地说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她她试图说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我们只是在聊天,她建议——”

 

“FUCK!”Karlie大喊,穿着高跟鞋的她转过身开始踱步。“我都不知道这算是让事情变得好一些还是更糟!你把我扔到车子底下碾过去,就仅仅只是因为你的公关让你这么做!”

 

“Karlie, please, you're being-”

 

Karlie兀地停下了脚步,她转过身面向Taylor,她眼里的怒火烧得就如同修罗地狱的炼火。“Say it, Taylor,”她的声音非常低沉,听起来更像是一声压低了的怒吼,“Say that I'm being dramatic, I dare you.(说我是在小题大做啊,看你敢不敢)”

 

【Fuck, fuck, no, no, fuck, fucking hell, no, stop, fuck, I don't want this, stop.】

 

Taylor没有回应,她咽了一口口水,低着头看着她的脚,她的肩膀开始微微地颤抖,因为她正开始默默地哭泣。

 

“我并没有要求你去向世界宣告你对我矢志不渝的爱,”Karlie又开始说道,她的声音终于在那天里第一次降回到正常说话的音量,但仍是充满了距离感。“我没有要求你要特别地给我发一个跟Ed或是Abigail,妈的,甚至是跟Gigi不同的post。我只是希望你能对待我,就像是你其中一个最好的朋友一样,但显然,我并不值得被那样对待。”

 

Taylor迅速地抬起了头,Meredith都能听到她脖子咔擦的声音了。她还能看出现在的她已经是支离破碎了,从她的双眼里可以映照出她现在所感受到的恐惧和悲伤。

 

“Karlie,”Taylor喘着气急忙地说,那只猫从没听过她这么急迫过。“Karlie,oh no,不是那……不是那样的baby,你知道的,”她又向前走了几步,这一次她不让Karlie走开了。她按住了Karlie的头,双手捧着她的脸。“You're worth everything to me. You are…You are the love of my life, Karlie. I'm sorry, I'm so sorry to make you feel that way. Had I known… Had I known you'd think like that, I would never post that. I would rather cut my hands off than to post that,(你值得我为你付出一切。你是……你是我这一生中的最爱,Karlie。对不起,对不起我让你产生了那样的感觉。如果我早知道……如果我早知道你会这么想,我一定不会发那条post的。我宁愿把我的双手剁掉,我都不会发,)”Taylor恳求着,夹在泪水中的她声音听起来非常粗哑,但同时那声音里也饱含着感情。

 

Karlie吞了一口口水,撇过脸,双臂环在胸前。Meredith认为她还没有退开来是个好的征兆。

 

“我以为我们会笑一笑就算了的。对不起。对不起我把你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了。我再也不会……Karlie我再也不会在问过你之前擅自做任何事了,对不起。只要能让你原谅我,我愿意用我的余生不断地跟你说对不起。I love you, baby. I am in love with you. Please forgive me.”

 

【敬爱的神啊,为什么要发生这样的事啊?为什么你要恨我?为什么这样的事要在这一刻发生?我再也不会向你抱怨她们做爱的事了,求你让她们和好吧,求你了。】

 

Karlie合上了双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几秒钟过去了,Taylor和Meredith都在等待那女孩的反应,仿佛她们的余生就由那一个反应决定了。然后,Karlie抬起她的手抓住了Taylor的手腕。

 

Taylor满怀希望地笑了,她颤抖着吸了一口气,但当Karlie把她的手从她的脸上挪开时,她的笑容止住了,那口气也噎在了她的喉咙里。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Taylor。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Meredith感觉到体内所有的空气都被抽空,她想大概甚至连她的灵魂也在刚刚脱离了她的身体穿越到另外一个她的人类小伙伴们正愉快地享受着她们的birthday sex的宇宙里了吧。

 

“Karlie,”Taylor再次哽咽了,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Karlie, please let's talk about this more,”她恳求着,但Karlie拿起她放在咖啡桌上的钱包走开了。从Taylor那发出来的那声音的卑微和脆弱是Meredith这辈子从没听过的,这让她彻底地心碎了。“Please don't leave.”【Baby, no.】

 

她跟着Karlie走过去,但那模特的脚步太快了。直到Karlie把大门甩开,转过身来看向Taylor时她才跟了上来,也是在那时候,Meredith才发现Karlie也一直在哭。

 

“不用担心,我会回覆一些好听的话的,”她说着,听起来是那么难以置信地受伤,那同时也让Meredith心痛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I love you, Taylor. Sometimes I wish I didn't, but I do.(我爱你,Taylor。有时候我更宁愿我不爱你,但我还是爱了。)”绿眸女孩张开嘴还想说些什么,Meredith发自内心地恐惧着她会就此告别,然而高个女孩只是摇了摇头,随后转过身带上了她身后的门。

 

Taylor自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哽咽,她把头靠在门上,她的双腿开始失去力气,她整个人跌坐在地上。“Ka-Karl-”她哭喊着,但她哭得太厉害了甚至不能完整地说出一句话。Meredith在想她是在再次道歉,但那真的听不清楚她也不能很确定。

 

Taylor哭了整整一夜,Meredith也跟着她一起哭,直到女孩在门边蜷缩着身子,在地板上睡着了过去。她什么也做不了,她趁着Taylor忙着自顾自痛哭时查看了一下twitter她便明白为什么Karlie会有这样的反应了。她看到她也会生气的,也许会再砸烂一台电视机,摔破一些玻璃杯。但看到Taylor现在这个样子,是那么的绝望以及那么真诚地为她所做的事情感到后悔,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是跟Olivia一起蜷缩在她的身旁,祈祷着她们最后会好过来。

 

----------------------------------------------------------------------------

 

Taylor一声不吭。她没有走上楼去,也没有换掉她那身为了Karlie的生日而特意换上的衣服。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那空洞的眼神吓到Meredith了。即便是时刻懵逼的Olivia也注意到Taylor非常不妥,所以两只猫尽了她们所能地试图安慰她们的人类小伙伴。然而Taylor却甚至像是根本没注意到她们的存在。她痛苦地呻吟着站了起来,但踉跄着的脚步只够她走到沙发那。Olivia担心地望向Meredith,但那只灰白的猫也无法给予她任何安慰。她甚至无法安慰她自己。

 

Taylor在沙发上躺了好几个小时,她呆呆望着天花板,偶尔有眼泪流下划过她的脸颊。Meredith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等待。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Taylor只是不断地在查看她的手机。直到某个时刻,她看到Karlie给她的回覆,结果只是让她把脸埋在沙发扶手上啜泣。但除此之外,她就只是红着眼空洞地凝望着远方。

 

Meredith和Taylor被从大门传来的响亮的敲门声吓了一跳。Taylor只是翻了个白眼便无视了它,继续抱着枕头呆望着墙壁。但敲门声越来越大声和越来越频密,一直到它完全停止。

 

这一次声音是从Taylor的手机传来,它在沙发上嗡嗡地响了一下。这一次Taylor反应得很快,她迅速拿起手机,当她看到信息时她瞪大了眼睛。她丢下手机从沙发上跳下来,快速地向着大门跑去。

 

开门。

 

当她看到那是来自Karlie的信息时,Meredith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Shit. SHIT SHE'S BACK. SHE CAME BACK. FUCK.】

 

她跳到椅垫上,同一时间,Taylor打开了大门。Karlie看起来跟Taylor一样糟透了,她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她还穿着昨天穿的那套衣服。【快看看这两个乱糟糟的小宝贝。没了对方就过不了日子了。】

 

“我太生你的气了,”Karlie说着擦身走过Taylor,将她的包包扔到地上。

 

“我也生我自己的气,”Taylor回应道,在超过了十二小时的一直没停过地哭泣,也没说过话后,她的声音变得沙哑。“Karlie, I swear to God I didn't…(Karlie,我发誓我不是……)”

 

“Shut up,”Karlie坚定地说,向Taylor投去了一个Meredith摸不透的表情。【Wha-】

 

那只猫还没摸清怎么回事,Karlie便一把抓住了Taylor,把她甩到墙上,霸道地把嘴唇贴了上去。Taylor跟Meredith是一样地震惊,她的双眼睁得大大的,过了一秒才闭上了,从她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呻吟。

 

“We're done talking,(我们话都说够了,)”Karlie低吼着,将Taylor的裙子褪了上去,抓住她的大腿将她抬了起来。

 

当Taylor再次被甩到墙上时,Meredith震惊地瘫倒在地上,但显然那女孩并不介意,因为她又发出了另一声呻吟。她双手交缠在Karlie的头发里,将那女孩更近地压向她。Karlie把嘴唇移到了Taylor的脖子上,用力地啃咬着吮吸着,Meredith从Taylor脸上的表情来判断应该是蛮痛的。

 

第二波震惊的到来是在Meredith听到布料被撕破的声音的时候。Taylor的裙子突然出现在地上,准确来说,是裙子的布碎。

 

“I'm going to fuck you so hard for what you've done.”

 

【WHAT THE F-NOOOOOOOOOOOOO!!!】在听到Karlie那危险的低音炮后,Meredith痛苦地尖叫着。当Taylor用另一声呻吟回应,以及享受地闭上了双眼时,她尖叫得更加惨烈了。

 

“我要为了你对我所做的事惩罚你。你觉得你应该被惩罚吗?”模特一边问着,一边啃咬着Taylor的脖子。

 

“Yes,”Taylor颤抖着回答,她的指甲已经深深地在Karlie的背上留下疤痕。“Yes, I do.”

 

Karlie随即把Taylor放了下来,那女孩几乎不能站稳。那模特用力地拍打了一下Taylor的屁股,让那歌手大吃一惊。“到卧房里等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Meredith已经看不到也听不到了,因为她正瘫倒在地上,绝望地尖叫着。Olivia看起来像是惊呆了,她的妹妹正张大着嘴巴盯着自己的脚。Meredith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跟她解释刚刚发生了什么,但谢天谢地Olivia并没有问。在楼上传来那响亮的撞击声时她没有问,在她们偶然地听到那些咒骂的语助词时她也没有问。然而,在Taylor尖叫了整整三分钟后,她问了。

 

“Mer,为什么Karlie要伤害Taylor?”

 

Meredith记得她说过什么,好不?她记得她说过她宁愿让她们做爱也不想要她们吵架,但这,这太超过了。

 

【OH HELL NO. HELL. NO. 不能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

 

“她不是在伤害她,小可爱。她们只是……发痒。很痒,”Meredith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她正试着解锁Taylor的手机。

 

【不能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

 

----------------------------------------------------------------------------

 

“你确定没什么事情发生吗,女士?”警察看着面前这两个红着脸的女孩,有点怀疑地问道。“在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们可是听到了很多尖叫声。”

 

Meredith偷笑着,看着女孩们在两个警察的注视下局促不安。

 

“是的,我很确定,”Taylor回答道,她的脸已经红透了。她正穿着一件毛衣和一条运动裤,在八月这样的季节里,大概那是她们在听到警笛声时唯一能找到穿上的东西了。Meredith想起女孩们是怎么匆忙慌乱地跑下楼来的样子时,忍不住放声大笑,Karlie正一边走一边提着她的裤子,Taylor则在试着理顺她的头发。

 

“很抱歉我们打扰到你们了,警官,可能是我不小心坐到电话上拨通了,我把手机放在我后面的裤袋里了,”Karlie很流畅地说着,一边从后裤袋拿出她的手机,一边向警察们投去害羞的微笑。“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但如果这里有尖叫声的话,Taylor的保镖应该会听到的。我们真的没事。我希望你们可以原谅我们,我们不是恶意的。”

 

对于Karlie的撒谎能力,Meredith欣赏地扬起了眉。要是换作是Taylor来说,她大概会说漏嘴把整件事说出来了吧。那歌手现在已经全身通红,她看起来是只要其中一个警察要问她点什么,即便只是问她现在几点了,她都会昏厥过去。

 

大概是提起Taylor的保镖真的有用,而且那两个警察看起来也是足够的迷弟,因此他们就只是小小的一个口头警告就放过她们了。Karlie把那两个警察送到门口,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笑着,她甚至还送给了他们一些曲奇饼干。

 

【真是个魅力四射的妖艳贱货。】

 

当Karlie跟警察说完了再见,再次回来时,Taylor和她相互对看了好几秒,然后Karlie扑哧一笑。她从咯咯地笑渐渐变成哈哈地大笑,她大笑着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Taylor看起来本想抗议什么,想让Karlie不要笑了但那模特的笑声实在是太具感染性了,所以她很快便也加入一同放声大笑。

 

看着她们在她们昨天哭着流泪的同一个地方大笑着,Meredith会心一笑。

 

“我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Karlie用手背拭走笑出来的眼泪,回着气说。Taylor却慢慢地停止了大笑,她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担忧。

 

Karlie看起来也注意到了,因为当她侧过头,满眼疲惫地看向Taylor时,她完全收住了她的笑声,“我之前真的非常地气你,你知道吗。”

 

Taylor咽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她开始不安地咬着下唇。“我知道。我知道我搞砸了。我不知道除了对不起我还能说什么,我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Taylor那软绵绵的语调,让即便是Meredith这么冷酷无情的心也融化了,显然那是她发自肺腑的话。

 

Karlie向着Taylor走了过去,Meredith屏住呼吸,看着她走的每一步。模特温柔地抬起了Taylor的下巴,深情地凝视着那歌手的眼睛。“我知道你很抱歉。我也知道你不是想伤害我的。我只是……受伤了。如果我之前说的话太刻薄了,我也很抱歉。我只是需要把它们从我胸口里发泄出来,”Karlie说着,微微一笑,让Taylor也跟着她一起笑了。“我跟你说过的,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当Taylor放心地松了一口气,把嘴唇贴上去时,Meredith微笑着擦走她的眼泪。这不同于她们之前那个粗暴的吻,这个吻是很温柔的,这个吻是承诺,这个吻是伤口的愈合。

 

“We'll figure it out,(我们会找到解决方法的,)”Karlie微微退开身子小声地说,然后又再次把脸靠回去。Taylor亲吻着笑了开来,她把手勾到Karlie的脖子后。

 

这一次是Taylor在亲吻中退开身来。“We always do.”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來到倒數第三章了,有點不捨,大家且看且珍惜。


決定最後配張圖惡心下你們。

评论(16)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