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14

Better Than Revenge

 



【杯具。起码就今天来说已经算是完蛋了,】Meredith这样想着,望着那万恶的充气滑梯摇了摇头。她转身背过窗户,向着床走过去,床上摆放着Taylor的笔记本电脑,还有Meredith的猫薄荷毒品和伏特加。这是一个仿如置身炼狱般难过的周末,包括了那让人受不了的party以及那让人受不了的擺拍。想起Taylor是怎样跳到Cambium Holocost的身上,拍了张照片然后又跳了下来的,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从酒瓶中抿过一口。当她在网上刷到那张照片时,她可是用尽了全力才能忍住吐出来的冲动。

 

她至今仍在为两天前的经历而受惊,她把责任全部归咎于Calamity Hardcopy身上。是的,那两个发情的小骚货当然也有责任啦但如果不是他把Taylor惹得那么生气的话……随便啦。她不想再想起那件事了。为了她的精神健康着想,在这个周末里她已经尽量避开他了,但现在,她已经满血复活了,她已经准备好要进行她的报复了。每个关联者都逃不掉的。她看着她包包里空空如也的药瓶子,咯咯地暗自窃喜。【Camisole不会知道自己要摊上什么事了。】

 

她高兴地哼着调,在Taylor的笔电上捣鼓着。在结束了她的工作后她便把电脑关掉,然后在床上躺了下来,仰望着天花板。【你们会为你们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混账东西们。】

 

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正从楼下走着上来,她迅速把酒瓶藏到枕头下面。她有着足够的经验可以判断出那就是Taylor。那个女孩,一如既往地不知优雅和尊重为何物,门都没有敲一下就撞了进来,脸上正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Yeah,我当然可以说话啦!你知道对于你,我永远都是有时间的,”Taylor叽叽喳喳地说着,Meredith用力地翻了个白眼,用力到脑门都痛了起来了。【要是她们敢给我开始phone sex还什么的话,我会一酒瓶敲在她的脑门上。】

 

“真的吗?我可不想妨碍到你开心呢,”Karlie说道,她的声音冷静而平稳。她听起来并不像是有在笑——那可是她对着Taylor的时候一贯会有的——Meredith在想她是不是在为那张照片而生气。

 

【她倒是很有权利去生气,我希望她能修理下Taylor这个罪孽深重的人。】

 

Taylor陷在Meredith毛发中的手兀地僵住了,她的笑容也消去了。Meredith很想笑,毕竟她还在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而生她们的气。

 

“我愿意放弃掉这一整个周末换来跟你相处的仅仅一个小时,你是知道的,”几秒后Taylor终于说出话来,她的声音很小,她正垂着头看着她的脚。Meredith对她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就凭她所做过的事她就值得下地狱了。

 

“我知道,Taylor。我只是说说而已,”Karlie说着,听起来依然有点心不在焉。Meredith已经可以嗅到从Taylor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惧的气息了。当她看到那女孩咽了咽口水,开始上下抖着她的腿,她便不能自已地笑了出来。

 

“Karlie,我们……我们还好吧?”她终于忍不住问了。

 

“根据我上一次的检查来看,是的。为什么这么问,发生什么了吗?”Karlie说着,那语调是Meredith不曾想象会出现在她身上的,至少不会是出现在面对着Taylor的时候的她身上。

 

Taylor的整张脸煞白了,Meredith听到她的心跳声开始加速,Taylor在想着现在究竟应该说些什么。“你刚刚的语气听起来是一副现在并不想跟我说话的样子,”她努力地挤出话来,Meredith知道她为了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发抖已经尽力了。

 

“这太荒唐了,这通电话是打给你的啊,不是吗?”

 

【Oh shit.】

 

“你打过来是想让我难受的吗?因为这TMD就是我现在的感受,”Taylor厉声道,让Meredith好想一巴掌扇过去。【你不可以向正在生你气的人大声吆喝,TMD究竟是谁教给你做人的礼仪的?】

 

在电话的另一头是良久的死寂,在这头是咬着指甲等待着的Taylor和盯着咬着指甲的Taylor的Meredith。

 

“Taylor,我打给你,是因为我经历了很糟糕的一天以及很糟糕的拍摄日程,我需要跟我的女朋友说说话。但如果你要用这样的态度的话那随你的便,我并不想要妨碍到你的拍摄工作。”

 

OH开炮了。

 

Taylor咬住了唇,脸色一沉,“我很抱歉,Karlie。我只是……”

 

“我没有在生你的气。我知道你跟我一样很讨厌这件事情。Yeah,当我本想打开Instagram去分散下我在拍摄的时候积累的郁闷的时候,却看到了那张照片确实不怎么好过,但我没有生气。你要停止这种猜疑了。我不会对你生气的,所以你可以停止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了。这会让我们都很累的。”

 

【妈的,她真的紧绷毙了。这肯定真的是非常糟糕的一天。】

 

“所以,我想要做的只是跟我的女朋友说说话,听她说她有多爱我,那么我就可以忘掉这个糟透的一天以及那张什么鬼的照片了。如果你不想跟我说话,也没问题。但如果你想,我不希望把时间浪费在吵架上所以请你停止吧,”Karlie结束了她的念叨。她听起来很疲惫很烦躁,但她的音量不曾超过正常的说话音量。

 

Meredith和Taylor面面相觑,那金发女孩正努力地想着说些什么。“你想听听Meredith是怎样几乎杀掉Adam的吗?”Taylor终于说出话来,重新抚扫着Meredith的绒毛。

 

几秒过后,Karlie轻轻地笑了出声,让那只猫翻了个白眼。“Yes,please,”她柔声地回答,Taylor旋即便开始跟她讲述那个夜晚的故事。她并没有提起她痛骂Cuckoo的那个部分,也没有提起她毁掉了Meredith的人生以及偷走了Olivia的童年的那个部分,这让Meredith翻白眼翻得更使劲了。

 

“我想他真的是用生命在害怕Mer,”Taylor咯咯地笑着说,她宠溺地捏住Meredith的脸。

 

【你这碧池,我发誓我会……】Meredith怒气冲冲地甩着头,想要从Taylor的魔爪中挣脱出来。

 

“他就应该这样。我发誓她对他的恨意要比你跟我加起来都要多,”Karlie开怀大笑地说。她那如常的冷静的和无拘无束的语调回来了。Taylor也意识到这一点了,她莞尔一笑,仰头栽倒在床上。

 

“我好想你,宝贝,”Taylor低声软语地说着,Meredith在思考她是不是是时候要离开这间房了。

 

【我已经不能再相信她了。】

 

“我也想你了,Taylor。非常地想,”Karlie回应道,让Taylor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提前跟你说一声啊,等你回来了,我估计会用胶水把自己黏在你身上了。也就是说,你去哪都要带上我了,”Taylor龇着牙笑了,她把玩着她的头发仰望着天花板。

 

【你哪还需要胶水啊,你本身就是个半考拉半妖艳贱货的混血啊。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

 

“为什么你要说得那好像是件坏事似的?”Karlie笑了,她的声音突然充满了磁性,“相信我,等我回来了,我们至少有一个星期出不了门。”

 

Meredith看到Taylor窃笑着用手肘微微撑起了身子,“亲爱的,你不要挑起你现在完成不了的事。”

 

【Oh hell no. Hell. No.】

 

Meredith迅速从床上起来,但她发现她无处可逃,因为Taylor把她身后的房门关上了,而且洗手间的门也被关上了。【Fuck!】

 

“Oh,你觉得我不能完成吗?我有哪一次把你晾在中途没完成了,亲爱的?”

 

【你TMD再不闭嘴我就要用绳子把你吊起来。】

 

“Karlie。楼下还有人呢,”Taylor呼出了一口气,而Meredith则正打量着枕头下的酒瓶。

 

【而且房里还有一只猫。一只会在几分钟后敲碎你头盖骨的猫。】

 

“Aww,这真是太遗憾了,babe。现在我可是只身一人待在酒店房里呢,所以,”Karlie调戏着她,低声地哼声像是在暗示什么。当Taylor发出了一声呻吟了,交叉过双腿紧紧夹住的时候,Meredith绝望地环视着四周,想要找出一条逃生路线。

 

“Karlie,我是认真的。”

 

“Oh, come on. 你知道你是很喜欢的,”Karlie又笑了,但即便是Meredith也能听到她富有磁性的声音中所带着的诱惑。

 

【她明明十分钟前还在生气啊,TMD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样啊?】

 

“Yeah,我当然喜欢了,但那是当你在这里的时候,”Taylor哼了哼闷气,坐直了身子。

 

“所以我不在那里就变得不那么有趣了吗?”

 

“Well,我能做的也不多啊,当我只能对着……”Taylor刚说着便自己停了下来。Meredith看着她的脸变得通红时再次翻了个白眼。

 

【你做的时候也不见你感到羞耻啊,你个骚货。】

 

“对着什么?”

 

“没什么。”

 

“Taylor,对着什么?”

 

“没什么!”

 

“Taylor!告诉我!”Karlie笑嘻嘻地喊了出来,“你是在看色情片吗?”

 

【OH MY GOD!】

 

“什么?没有!”Taylor尖声道,她瞪大了双眼,全身通红了。

 

“没关系的,宝贝,我可以理解的。事实上还蛮性感的。”

 

Meredith从床上跳了下来,向着房门全速奔去。【放我出去!】她一边抓划着门,一边呐喊着。

 

“我没有看色情片,Karlie!Oh my god!”Taylor语带嫌弃地说道。

 

“那那是什么?”Karlie乐呵呵地,正在以她女朋友的扭捏不安为乐。

 

“照片,好吗?照片!我的天,放过我吧!”Taylor哀嚎着,从她含糊不清的声音听来Meredith可以想象到她正羞耻地把脸埋进了手中,她甚至都不需要回头去看。她继续抓划着门,用脚踢着门,祈祷着即使她那发情的人类骚货小伙伴无心看到这一切,也能有谁能够听到她的求救。

 

“什么照——?Oh,”Karlie顿了几秒,试着消化Taylor刚跟她说的话。“Ooooooh, Taylor, ”Karlie把事情一一拼凑起来了,她咯咯地笑了。

 

放。】踢。【我。】踢。【出。】踢。【去。】踢。

 

“Okay, no. 我现在要挂电话了。Bye,”Taylor这么说着但并没有这么做。

 

“什么?不!这不公平,你享受够了,那我呢?”Karlie语带轻佻地问道,Meredith放弃了抓门倒退了几步。

 

“你不是说你是一个人在酒店房里吗。我想你会自己想出办法解决的,”Taylor反驳道,Meredith则是满眼痛苦地盯着门。

 

“我可以,但就如我所说的,这不公平。我在这是严重地缺乏材料。你要知道,要在网上挖地三尺才能搜出你的肚脐来,更不要说……”Karlie顿了顿,坏笑着喘了一口气,“你知道怎样会更好吗?要是我们能有一卷录像带那……”

 

“KARLIE!”Taylor叫嚷道,她从床上跳下来的时候差点踩到Meredith身上了,“我们不会…..那是不……NO!”

 

Meredith倒希望Taylor刚一脚踩到她身上了那么她也许就能这样死去永远再也不用听到这种屁话了。Karlie还在捧腹大笑,Taylor还在大声吆喝,此时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Oh god. Oh thank god. Oh my god. 我的上帝和救世主啊,thank you God.】当Meredith听到Taylor告诉Karlie等一下然后去开门的时候,她放松地长舒了一口气。

 

看到她最爱的红发小子站在门外,Meredith几乎要哭出来了。【Oh, Edward. Ed, Eddy, Edward, 我亲爱的小泰迪熊。从此以后我最爱的人类,谢谢你,】她这样想着,然后全速奔向了Ed。红发小子迅速地抱起了她,开始挠弄她的下巴。

 

“怎么了,Ed?”Taylor问道,她的手机仍握在耳边。

 

“Well,这里,uh,在楼下发生了一点状况。你可能要下来一下,”Ed说着,他的语气很严肃,还带有一点嫌恶,所以Meredith知道终于是时候了。她兴奋地嘻嘻窃笑,将之前所目击的对话抛诸脑后。

 

Taylor看起来很疑惑,但还是说道,“Okay.”她把注意力放回到电话上,“我要挂了,宝贝。我猜好像发生了些什么事。我很抱歉,”她蹙着眉说道,但当Ed对着她做着亲亲的表情并制造出响亮的亲亲的声音时她忍不住笑了。

 

“快停下来,”Taylor嘻笑着踢了踢Ed的小腿。“Oh,那是Ed。他跟你说hi呢。”

 

“Hi Karls,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性’致了,”Ed调侃着,Taylor再踢了他一脚,他哈哈地笑了。Meredith听到Karlie在抱怨她最近是如何地缺乏但Taylor很快地在她们互道‘I Love You’之后迅速挂掉了电话。

 

“你知道的,你应该把一只袜子挂在门把上还什么的,那我就不会打扰你的,”Ed继续调侃着那金发女孩,Taylor这次可不止只踢一下了。

 

“我们只是在说话,混蛋!”她吆喝着,却没忍住笑意。

 

“那为什么你会比我的头发还要红?我才不信你呢,Tay,”Ed一边挠着Meredith的头,一边笑着,“你甚至把我们可怜的Mer吓死了,你看看你。”

 

“Oh拜托,她好着呢。”【我TMD要杀了你,你这个不懂得体谅别人的发情小骚货。】“发生什么了?”

 

Ed立刻变了脸色,他叹了叹气。他们开始往楼下走,他说道,“你的男朋友看起来肠胃出现了点消化问题。”

 

Meredith仰天长笑,那是她已经练习了好久的胜利的笑声。

 

【我应该要给Dmitry寄去一份‘感谢你的泻药’的包裹。】

 

当他们走到楼下时,Taylor还是一脸懵逼,但当一声清脆响亮的放屁声在楼下回荡起来时她的脸色迅速转为震惊。

 

“Oh, god.”

 

“Oh, yeah.”

 

随着从走廊尽头传过来的每一声屁声,Taylor的脸色便沉一下,最后已转变为充满嫌恶的一脸的不高兴,Meredith还在笑着。“我的天啊,这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那屁声和吟痛声已经在整个底层里响彻了好几分钟,Meredith还在笑着;当Haim姐妹作呕着跑了出去时,她还在笑着;当Martha问Taylor他们能不能用楼上的洗手间时,她还在笑着;在有一些人真的离开了的时候,她还在笑着;在Gigi告诉Taylor要尽快找个水管工,以防厕所被堵住了的时候,她还在笑着。

 

【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最。美。好。的。一。天。】

 

十分钟后,除了Ed和Austin,所有人都离开了,但Calcium仍然还没有从洗手间出来。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了,Tree。他在里面……”Taylor顿了顿,挥着手臂想要给她的公关解释发生了什么。

 

“拉屎,”Austin笑嘻嘻地帮她补完了句子。他和Meredith从一开始就在那笑。直到Taylor喝声让他闭嘴。

 

“拉屎,yeah, whatever。不,所有人吃的都是一样的食物,我不知道……听着,快点打给他的司机让他尽快过来。我处理不来这摊……。”

 

Meredith笑到肚子都痛了,她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了但她就是停不下来。她来回打量着Taylor那被恶心到的表情以及Austin跟Ed努力地忍着笑的表情,Meredith正享受着她人生美好的一刻。

 

听到门把扭开的声音,Meredith正准备又要开始放声大笑了,但旋即飘来了一股恶心的气味,足以让闻到的人昏厥过去。

 

【Fucking hell,在他体内究竟死了些什么鬼?!】

 

“Oh my god!”Taylor作呕着立马用衣服掩住了鼻子。

 

“What the shit?!”Austin唉唉叫着跑走了,“空气清新剂TMD放在哪了?”

 

Ed的脸色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苍白,他紧闭着双唇,看起来像是快要把吃进去的食物都吐出来了。Meredith很了解,因为她也正遭遇着同样的问题,她突然对她的行动有点后悔了。

 

【我们会被熏死的。我不敢相信这将会是我死去的方式。】

 

Cashier Huggies再次回到房里来时已经是一脸的苍白和窘迫。尽管从他身上以及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飘来了可怕的气味,看到他跟Taylor脸上的那表情,Meredith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我们已经打给你的司机了,他很快就会到了,”Taylor急促地把话吐出来,尽量避免去呼吸。

 

“老兄,你应该要去看下医生,”Ed说道,听着跟Taylor的反应一模一样。

 

Meredith笑着欣赏着这出闹剧,Austin拿着一瓶空气清新剂跑了回来,绕着房子跑了一圈将空气清新剂喷满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好恶心!”他说完,伴随着一声悲壮的呐喊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那个混球刚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从他的体内又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Meredith觉得他会就这样在房中间把屎拉出来但他还是成功跑回到他刚出来的地方了。

 

Taylor哀嚎着把头撞到墙上。Ed拍了拍她的肩膀,建议她帮房子做一次消毒清洁,Meredith还在笑着。事实上她这一整晚都在笑,在他离开房子,双手捂住屁股跑上车时,她还在笑着;在Taylor一通Skype call叫醒了Karlie,跟她讲述发生的事情时,她和Karlie一起笑了。

 

“我现在甚至都不能下楼去了,Karlie。那里闻起来就像是下水道的味道!Ugh!”Taylor哀嚎着,更深地陷入枕头堆里。Karlie给她的回应只有响彻的笑声。那模特已经笑到你快看不出她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了。

 

“Karlie!不要笑了!”Taylor喝声道,但她也没能止住笑意。Meredith看着Taylor,那金发女孩正看着她的女朋友看得失神,这几乎要让Meredith的怒意消去了。

 

Taylor的龇牙咧笑渐渐变成了一个充满爱意的微笑,她的眼睛开始闪亮起来。看着Karlie的每一个动作,她哼着声回应她的笑声,仿佛那笑声是她最爱的歌曲。

 

【在没那么发情的时候你们俩其实也不是那么不堪的。】

 

“怎么了?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Karlie问道,把恍神的Taylor拉了回来。

 

【你明明知道她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的,你这个想备受关注的碧池。】

 

“你明明知道我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的。”

 

【那正正就是我刚说的。】

 

“也许我是想听你说出来呢,”Karlie微微一笑,抖动着她的眉毛。现在轮到她变成那个看着Taylor一副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她的女朋友的人了。

 

“我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是因为我爱你。现在你高兴了吗?”Taylor说着,脸上不禁扬起温柔的微笑和泛起潮红。Meredith在想她这辈子究竟有没有可能做到让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脸红呢。

 

【为什么你们不能一直这样子呢?】Meredith这样想着,她感觉到胸腔涌出的那股熟悉的疼痛了。

 

“Hmmm. 你总是能让我高兴的,所以,yeah,很高兴,”Karlie叹息了一口气,她歪着头看着Taylor,“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那么地想把你抱在怀中。”

 

【妈的,Karlie。又来那些感性肉麻的戏码了。】

 

Taylor的笑容大到扯到脸颊都发痛,但就在她准备用大概同等程度感性肉麻的话回应Karlie以前,她的手机开始震动了起来。

 

“是谁呢?”Karlie问道,显然对于她跟她的小宝贝的视讯环节被打扰到了感到不高兴。

 

Taylor蹙了蹙眉,说道,“我的保镖。”她用手指划过手机屏幕,然后将电话举到耳边。“Hello?”

 

“晚安,Ms. Swift. 这么晚打扰你真的不好意思,但今天早上你有一份快递送来了,我们那时候不想打扰到你的party就没通知。一直到刚刚Mike才想起来了,我们很抱歉。我应该现在拿给你吗?”

 

Taylor一脸懵逼地听着她的保镖在那叨叨絮絮,但Meredith已经几乎要发出胜利的尖叫了。她检查快递的时候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送到了。

 

【而且Karlie现在在线上。还有比这更完美的时机吗,真不敢相信上帝今天是多么地眷顾我。】

 

“可我不记得我有订了些什么啊但好吧,我马上下来。”Taylor望着Karlie,耸了耸肩,然后把笔电放到Meredith身旁,掀开被子起来了。Meredith正忙着摩拳擦掌地暗自窃喜,突然Karlie尖声叫着冲身把脸抵到屏幕上。

 

“Mer!Hi!为什么早些时候你没过来跟我say hi呢?!”Karlie挂着她标志性的笑颜,欢愉地问道。Meredith斜着眼瞥向她,确保她摆出了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再也无法直视你了。】

 

“我好想你呢,你看看你那张脸有多可爱,”Karlie哄着她,Meredith只是翻了翻白眼。但她还是无法忍住那偷偷上扬的嘴角。她总是取笑Taylor在面对Karlie时怎么地无法控制她的笑容但现在她也是了,真讽刺啊。

 

【我不可爱,你倒是可爱。要是你没有把你的裸照扔到我的脸上那你会更可爱的,但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喵。”【我也想你,我猜吧。随便了。】

 

“你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是怎么看的?”Karlie笑着说,但同时也向Meredith投去了一个怀疑的表情。“你不觉得所有人都吃一样的食物,但只有Calvin生病了,这很奇怪吗?就好像有谁想让他生病还怎么似的。”

 

“喵。”【我是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的。】

 

她跟Karlie面面相觑了一会儿,Karlie摇着头叹了叹气,“真不敢相信我竟然真的在这么想。”

 

【太遗憾了,你差一点就破案了。】

 

“想什么?”Taylor抱着一个大大的快递箱子走了进来。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已经变成一个多么疯狂的cat lady了。这大概就是跟Taylor Swift约会的后遗症吧,”Karlie揶揄道,她在等着Taylor出现在电脑荧幕上。

 

“哈哈,你知道你其实是很喜欢的,”Taylor笑嘻嘻地将笔电转向她。Meredith换了个位子,重新取得一个完美的角度观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这是你订的还是什么?”Karlie问道,她俯前着身子,仿佛那真的能让她看得更清楚似的。

 

“我不记得我有啊,但这上面确实是在我想把东西直接寄到我家来的时候使用的特殊名字,所以我想是我订的吧,”Taylor边回答边忙着撕开胶带。“也许我是失忆了还什么的。”

 

“这不好笑,Taylor,”Karlie回应道,Meredith为她那严肃的语气打了个战栗。

 

“这是真的可能发生的,Karlie。阿兹海默病和失忆症都是真真确确地发生过在人类身上的病症,”Taylor接着说,她太专注在盒子上了以至于没有发现到Karlie情绪上的转变。

 

“它是可能发生,但这并不代表我们需要讨论它发生的可能性,”Karlie厉声说道,让埋首于盒子的Taylor终于抬起头看向了她。

 

“我很抱歉,我不是……”

 

“不,不,只是……只是这是我永远都不愿想及的事情。关于你忘掉我这件事。这不是我可以随意地想及的事,”Karlie长舒了一口气,双眼开始失焦,她开始揉拭着她的右腕。“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在每一天重新提醒你我是谁,但不……”

 

Taylor和Meredith困惑地看着她,看着Karlie失了神地用指尖抚拭着她的右腕,仿佛上面写着什么似的。

 

“Karlie。”Taylor喊了她一声,向右侧了侧头。“我不会忘记你的。这只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我很抱歉。”

 

Karlie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Taylor身上,她眨了眨眼。“我知道,我知道。只是,只是刚刚有一瞬间这感觉起来很真切。真奇怪,”她说着,再一次望向她的手腕,面上才稍稍扬起微笑,她抬头望向Taylor。“也许我刚刚闪进了平行宇宙里了还是什么的。”

 

“平行宇宙?好吧,你这个科技宅。随便你怎么说,”Taylor笑了,她也终于把盒子打开了。“说得好像我真的能在某个宇宙里忘记你似的,”她嘀咕着,向她的女友抛了个媚眼。

 

然而,当她拿出盒子里的说明书时,她面上的笑容瞬间消去了。

 

【等着看好戏吧…..等着看好戏吧……】

 

“What the fuck?!”Taylor大声叫喊着,她把使用说明书放下,然后拿出了那蓝黑色的货物。

 

【Whoop,这就是了。】

 

“什么?那是什么?”Karlie没耐性地在床上跳着脚,问道。

 

“这TMD是个防止自慰十字架!”Taylor震惊地盯着那个十字架,试图想清究竟发生什么了。


 

Meredith的笑声与过没多久后响起的Karlie的笑声汇聚在一起。她们一起嘲笑着Taylor,而Taylor则看起来快疯掉了,她盯着那十字架像是随时会被它攻击似的。Karlie在电话那头已经笑得不能自已,Meredith也笑得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我都没有自……我都没有那么常地做我只是……TMD是谁订的这东西?!

 

……

 

“Karlie,不要笑了!”

 

----------------------------------------------------------------------------

 

Meredith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她打着哈欠,舒适的酒店床正呼唤着她。她们现在是在加拿大,Taylor大概刚结束了她最后一场表演,正在她回来酒店的路上。Meredith很惊讶她把她们带了过来了,但同时也并不是真的那么惊讶,因为自从Meredith订购了那个防止自慰十字架之后,Taylor就开始变得过度地被害妄想。她请了几个专家在她所有的房子里都进行了搜查,要检查看有没有被偷偷装上了什么监视器材、隐藏摄录机还有麦克风。她同时还扫描了她所有的电子设备看有没有任何被黑客侵入或染上病毒的迹象。即便是在Tree和其他人多次向那歌手确保没有问题之后,但那订单又确实是在Taylor的电脑上透过她自己的信用卡操作的,所以Taylor拒绝相信他们。所以以防有任何人在监视着她,她无论去哪都把Meredith和Olivia带上,那么就没有人可以把她们偷走了,又或是对她们做出任何她在想象着的事情。

 

“你不觉得那有点太过分了吗?”昨天Joe在他们进行他们日常的FaceTime环节时问她。

 

“你不觉得当着你还不到一岁的猫咪的面不可描述地去了让她吓死了这有点太过分了吗?”Meredith反问,让他无话可说。

 

他当然无话可说啦,但他还是让她发誓她不会对Karlie做些什么,她也答应了,随便啦,反正她已经厌倦了。

 

直到Taylor扑到床上,发出一声疲倦的叹息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想得失神了。她很清楚Taylor在这些演出里有多么地投入,那也是其中一个原因让Meredith——即便她并不经常把这展现出来——以作为她的猫为傲。所以她聚起她全部的力气甩掉睡意,向着她依偎过去。Taylor哄着她亲吻着她的头,她喵喵地叫着回应。她感觉到Taylor的身体放松了,她便合上了双眼,感受着平静。

 

当她再次睁开双眼时,某人正在砰砰地拍着门。她和Taylor一起乍了起来向门望去,而Olivia则还在那把双爪举在空中熟睡着。金发女孩看了她一眼,然后才踉跄地从床上起来。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把门甩开。

 

“起来了,起来了,懒睡猪,”小小一只棕发女孩叽叽喳喳地闯了进来,她手里拎着两杯咖啡,身后挂了两个背包。

 

“Selena?你在这里做什么?”Taylor眨着眼,一脸困惑地看着她最好的朋友。Selena翻了个白眼,将咖啡举到Taylor的鼻子底下。

 

“你也早上好,我亲爱的最好的朋友,”Selena说着,跳着扑到床上。“HiMer,”她一边哄着一边抚摸着Meredith的头,然后转身看向Taylor,Taylor此时还站在房子中间,嘴巴张得大大的。

 

“天啊,我忘了你刚睡醒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了,”Selena叹了一口气,还没坐够一分钟便起来了。Meredith觉得她今天异常地亢奋,她在想这会带来什么呢。

 

Selena拿过Taylor手中的杯子,开始将那个一脸懵逼的女孩推进洗手间去。“快去洗洗脸,打起精神来。我们在赶时间呢。”

 

“什——你说什……什么时间,发生什——”Taylor话还说着但她已经被Selena推进了洗手间里然后门被关上了。

 

“快洗脸,女人!我没有时间了!”Selena拍着掌叫喊道。看着Selena,Meredith扑哧地笑了,她很高兴能看到她。她想念Selena,特别是在Karlie离开了之后,她们的生活仿佛失去了一股重要的能量和快乐。而看到Selena,仿佛就像是吸入一口清新的空气,即便她才来到这不到十分钟呢。

 

Taylor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起来精神了起来也更清醒了。她面带微笑地向Selena走去,她伸出双臂抱住了矮个儿女孩。“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Sel,”她埋在女孩的发丝里嘟哝着,然后又亲了亲她的头。Selena哼着声紧紧抱住了她最好的朋友,扫了扫她的背。

 

“我知道,我是一个开心果不是吗?”

 

Taylor笑了,她退开身来,感激地接过咖啡。“所以,你在这做什么呢?”

 

听到这问题让Selena眼前一亮,她兴奋地咯咯地笑着。“我们,亲爱的,要去冒险啦。”

 

“什么?”Taylor问道,她蹙着眉,面上却是惊讶的微笑。

 

Selena翻了个白眼,将蓝色的背包扔向Taylor。“你亲爱的女朋友,那就是什么,”她说道,在看到Taylor一听到Karlie的名字便为之一亮时忍不住笑了。“她在几天前打了给我,跟我说了这个她为你计划的冒险之旅。她说如果我能加入你这旅程会更有趣。另外,她好像也提到了对于我们上一次的通话她不怎么满意,她对我们很失望所以我们要把这变成一个促进感情的旅程。”

 

【What the fuck, Karlie.】

 

Selena说完的时候,Taylor的脸上浮现出最灿烂的笑容。她紧紧地抱住那背包,把下巴靠在上面。“她真的这么做了吗?”金发女孩低声软语道,她的双眸熠熠生辉,承载着她念及Karlie时那一贯的情感,那熟悉的光芒让Meredith想把自己甩进外太空。

 

“是的,她真的这么做了。如果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会很嫉妒,我会跟你没完,”Selena开着玩笑,充满爱地笑看着Taylor。“我太为你感到高兴了,我希望你能知道。对于你正在做的事情,我可能不能理解,但就如我所说的一样,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永远都会支持你。你的罗密欧是对的,这太蠢了我们不应该再吵架,永远都不要了。”

 

Taylor莞尔一笑,她把背包掉到地上,再次拥抱了Selena。“我知道的,Sel。我也知道这很难让你理解,特别是在看到她做的这一切以及她对我多么地好之后。即便是我,我有时候也会忘记到底为什么要让这一切发生。我爱你,我们真的不要再吵架了,永远都不要了。”

 

【Aaaaw,这一次是感性肉麻的姐妹情深戏码。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吗?】

 

“好了,够了。我们真的在赶时间。你的背包里有一些衣服,很普通的。快点穿上,然后背上背包。Austin在车里等着呢。”

 

“Austin?”Taylor一边问,一边拿出了一件扣钮衬衫和一条紧身牛仔裤。她尽她所能地快速地把睡衣换掉。

 

“Yeah,他是被指派的司机,他接到全部的指令。你的女孩这一次又再超越了自己。”

 

Taylor喜不自胜地咯咯地笑着,在房间里捣鼓着寻找着她的运动鞋。之后,她又把Karlie送给她的那本皮革封面的剪贴簿和她的宝丽来相机拿了过来,把它们和从迷你吧台上的零食和矿泉水一并塞进现在空掉了的背包里。“等等,我的猫怎么办?”

 

“你的保镖会照顾好她们的。”

 

【Oh hell fucking no. 要是你以为你们可以摆脱我你就大错特错了。】Meredith嘟囔着,从床上起来,向着放在门边的背包步去。

 

“Oh不,保镖要跟着我们一起,”Taylor说着,举起了一根手指头。“如果我们不带上保镖的话会变得很糟糕的。”

 

“Uhm,不。Karlie特别交代了不能带保镖。她希望你能稍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也觉得她是对的,”Selena把手环在胸前,争论道。

 

“不,Selena。我们会被包围的,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地不负责任和危险,”Taylor反驳道,显然不理解为什么她最好的朋友会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Meredith徐徐步至背包旁,她打量着女孩们,确保她们的注意力都正放在对方身上。她缓缓地拉开了拉链,确保她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

 

“听着,我和你一样地清楚。但她说了我们去的地方人不是很多的,而且那里的人都很友善,以及年长。我知道这很可怕,但你难道不相信Karlie吗?我不认为她会做出任何把你置身于危险之中的事情。天啊,就算是你断了根指甲那女孩可能都会哭天喊地把你当作婴儿哄吧。”Selena再次辩驳道,试图触碰女孩的那根软肋。

 

Meredith,则终于把背包拉链拉开了,她随即跳了进去,现在正试着不引人注目地把拉链拉上。当背包拉链完全合上时,她差点发出了胜利的喵呼。里面的空间很小也不舒服,但这绝对不是她因着那俩妖艳贱货而身处过的最不舒服的境地。

 

她听到Taylor叹了一口气,她便知道Selena很出乎意料地取得了这场争辩的胜利。“好吧。但要是发生什么了我会把你推向人群然后逃跑的,我先提前告知你了啊。”

 

Selena笑了。“好好好,随便啦。快去跟你的杀手们说说然后我们就可以动身了。Austin一直在不停地短信我。”

 

“他们不是我的杀手,Selena。”Meredith听到门被打开,Taylor正在跟她的保镖说话。Meredith默默地等待着,祈祷着Taylor不会发现她,直到一切已经为时已晚。几分钟过去了,Meredith既担心又焦虑地等待着,直到Taylor回到房里来。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他们会照顾好我的猫的。你们三个最好希望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没人会发现。顺带一提,Meredith去哪了?”Taylor问道,Meredith合上了双眼。

 

【这就是了,我被发现了。要是我不能亲眼见证这个旅程我的人生就完蛋了。我不敢相信这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可没造什么孽啊为什么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啊。】

 

“她大概在这儿的哪里睡着了吧,她不可能离开了这房间的。他们会找到她的,来吧我们走吧,Austin要杀了我们了。”

 

“好吧,好吧。”

 

Meredith刚松了一口气,但在Taylor提起背包时又迅速让她紧绷了起来。“Shit,这好重啊。我几乎没放什么进去啊。”

 

【Fuck,这一次她真的抓住我了。我完蛋了。这真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我不知道要再怎么生存下去了。未来是黑暗的,我不敢相信我的余生要在猜测着这次旅程究竟发生了什么中度过。】

 

“Taylor!不要再磨叽了,不然我就要一拳打到你脸上了!”

 

“好吧,好吧!天啊,Selena……”Taylor吐了吐气,将背包背上,Meredith在笔记本卡进她的屁股里时感受到了一下刺痛,但她没有一丝怨言。她可以跟上这次旅程了,突然间生命又有了意义。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Taylor把背包打开想要拿水喝。她们已经在车上了,正朝着Austin不愿向她们透露的方向前去。

 

“Meredith!What the hell!”Taylor尖叫着抱出了那只洋洋得意的猫。

 

“Holy shit,她到底是怎么进去的?!”Selena把头伸到Austin和Taylor之间,问道。

 

“我也不……Ugh,我TMD要拿你怎么办呢,Meredith?”Taylor抱怨道,但比起Meredith以为的要更快地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状况。

 

【拜托,你个妖艳贱货,要不是我你这一路走来哪能走到这一步啊。】

 

“你最好给我乖乖的,Mer,”Austin笑了,一手抚摸着她的头,一手继续把握着方向盘。Meredith在Taylor的大腿上蜷缩着身子作为回应。金发女孩不敢相信地笑了,但她很快便开始抚扫着Meredith的毛发。

 

“Well,这次旅行想必会非常愉快,不是吗?”

 

【Oh hell yeah.】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注:本章图片为作者原文附图。

----------------------------------------------------------------------------


最後,我希望給上一章的我大Mere殿正名下,她的撓癢之說絕非bullshit,可是出自心理學家弗洛伊德的著名解說。我Mere殿是真·天才。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