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13

“多姿多彩”的一天



 

在Taylor众多的房子之中,Rhode Island一直是Meredith的最爱。L.A.也是不错的,但是在Rhode Island,Meredith能更方便地取得她需要的某样东西。再说了,即便Taylor举办的七月四独立日party是那么的吵闹让她厌烦,但是她能藉此轻易地得到酒精,可以畅饮一番,这她可是无任欢迎的。她会偷偷捎着酒和食物溜到其中一间卧房里享受她的时光。所以你可以想象到,当Meredith发现Cabbage Hamadryas打算用他那惹人厌的存在羞辱这座她最爱的房子的时候,简直就是硬生生地把她的美梦敲碎。所以现在是这样子的,Meredith跟Olivia被留在了家里,Taylor出去跟那猪头午餐还是管她搞什么鬼了。这都还没到七月四号啊,甚至连三号都还不到啊,但Taylor这碧池,就是这么一如既往地那么憎恨Meredith,所以她决定更提前带Cabdriver Hammertoe过来刺激这只猫的神经。都是些熟悉的配方了,你懂的。

 

她伸出爪子戳了戳Olivia,确认那只年幼的猫咪已经熟睡了,不会在她偷溜出房子的时候逮住她。Meredith在动身离开前再重复检查了一次,随即向着通往后院的门步去,她缓缓地把门滑开,一如之前她待在这所房子里时所做过的那几百次一样。确认了被Taylor留下来陪着她们的那几个保镖没有看到之后,Meredith全速奔向那保护着宅子的隐秘性的巨大外墙旁边的那棵树的后方,隐藏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往树上爬,爬到那条通往她逃跑之路的树枝上。

 

【卧槽,看来我得多做点运动了。也许还要戒一点酒了。】她这样想着,在枝头上作深呼吸。【好了Meredith,准备好要飞了。】她甩了甩屁股,准备好要起跳了,Meredith纵身一跃,跳到那外墙上。即便她已经疏于练习好些日子了,但她还是如她所想那样轻松地跳到了那面墙上。她飞速却仍非常小心地在墙上奔跑,为她的自由狂欢着一跳,跃到了墙外的另一棵树上。接下来的就很简单了,就跟她的日常一样,她非常地熟悉了。但是,她还是小心提防地走每一步,以防出现什么潜藏的绑架犯。在她长长的绒毛下藏着她的小刀,所以她也不是那么地害怕啦,要是有什么陌生人靠近她她可会让他好看。

 

尽管她对这被荒废的残旧公园已经非常地熟悉了,但在她听到那破旧的秋千发出的咯吱声时还是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她迅速但小心谨慎地走到那张破旧的木长椅上,坐在上面等待着与她约好的人。妈的一如既往,Dmitry那朋友总是要她等上几年那么久才会出现。所以无所事事的她只好研究下破旧长椅上面刻的东西来分散一下注意力了。

 

Mark <3' s Jenny. 【好吧…..这听起来好假但算了。】

 

Stuart is a bitch baby! 【Taylor Swift也是个bitch baby。】

 

Lucy sucks ass. 【我们不要这么随意批评别人啦,继续吸吧,Lucy。】

 

Fuck da sysdem!【朋友,先学好字该怎么拼写吧。】

 

“Pssst.”

 

Meredith循着声音缓缓转过头,“真是够久的了。”

 

坐在长椅另一端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只黄色的猫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疤痕,他一如既往地一副处之泰然的样子。他望着前方,完全没有看向Meredith。

 

“有人跟着你吗?”

 

Meredith翻了个白眼,也回过头望着前方,“没有。”

 

“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废话少说,快告诉我你有没有把我要的东西带来。”Meredith低声嘶吼道,想要速战速决。

 

“带了。那些东西可不好找,你很幸运,我欠了Dmitry一条命。”那只黄色的猫说道,声音没有一点情绪起伏。

 

“别给我开讲那个帮会混战的故事,我发誓如果你那么做我会一刀捅死你。快把我的东西给我,我要走了。”Meredith咆哮着,准备去拿她背后的那把刀。

 

一个黑色的小袋子突然被扔向她,让她措手不及。“Hey,看着点!”她嘶吼着,然后用嘴巴叼起了那袋子,安全地放到自己面前。

 

“这可是很难拿的,但我那天还是溜进药房里了。你打算用来干什……”

 

“不要问。我们完事了吗?”

 

那只黄猫叹了一口气,敷衍地点了点头。“完了。Dmitry交待过了。”Meredith便叼起袋子迅速回家去了。牙齿间咬着的袋子给她带来的兴奋感在某种程度上给她带来了额外的力量,让她回家的路程变得更轻松简单了。

 

但在她从树上爬下来抵达后院时,她的笑容却消失了,透过窗子她能看到Taylor正在房子里走来走去。

 

【草。草草草卧槽。好的Meredith快想想办法。】她趴低着身子迅速地移动,全速移动到了门廊那,Taylor被墙身挡住了,挡在了Meredith的视线外。她迅速挖开放在附近的花盆里的泥土,也不管是不是搞得一团脏乱了。她将那黑色小袋子和她的刀藏在盆里,迅速用泥土覆盖上。

 

“Meredith!你刚去哪了?!你在做什么?!”Taylor看到她的猫站在门廊上,浑身沾满了泥土,厉声道,“你究竟是怎么出去的,我的天?你看看这多脏乱啊!”

 

Taylor一脸责备地将她抱起,抱在臂弯中。“你究竟在那干啥了?你是不是在那尿尿了?”

 

【你TMD哪来的狗胆,我是那么不文明的猫吗。】她忿忿地想着,然而当Taylor弯过身,想去看看那花盆时,她惊吓地瞪大了眼睛。【卧槽,卧槽,不要,不要看那里。】她开始剧烈地扭动着身子喵叫着,意图将Taylor的注意力从花盆上吸引回来。泥土蹭到Taylor那崭新的裙子上,她不满地呜咽了一声。

 

“Ugh,好了,让我带你去洗一洗吧。”Taylor转过身,带着那只嗷叫着的Meredith走了进去。她藏起来的东西暂时安全了,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她却非常讨厌要去洗澡这个主意。【妈蛋,我想得不够周全。妈的。】

 

“Ooooh,她发生什么了?”听到那恶心刺耳让人烦躁的声音,Meredith浑身血液降至冰冷。看到Calibration Haversack那猪头上正挂着一个恶心的笑脸,背靠在墙上,她弓起了腰背,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咆哮。Taylor加紧了抱住Meredith的力度。这只猫不确定这是因为她想抱住Meredith不让她去扯掉他的头发呢还是她是想透过抱住Meredith来抑制自己不去扯掉他的头发。“是她的本性终于要透过外表显露出来了吗?”

 

TMD刚对我瞎逼逼什么来着?你TMD刚在瞎逼逼什么?!瞎逼逼是要挨揍的王八蛋!

 

Meredith响亮地叫出声来,向他宣战,她从Taylor的手中挣脱跳出,已经伸出了利爪准备好全速向他冲去。看到他瞪大着的充满了恐惧的双眼,以及踉跄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的样子,她真是非常地满意。

 

“Meredith!不要!”对于一个还穿着高跟鞋的人来说,Taylor以她惊人的速度上前抓住了Meredith将她一把抱起,这一次她用力地把她抱在了胸前防止她再次逃走。【让我干掉他,让我干掉他吧我会把他的蛋都扯掉的!

 

“退远点,Adam!”Taylor大喊道,转过Meredith的身子不让她看到那行走的垃圾桶。

 

“我TMD只是在开玩笑!那只猫真TMD有病!”

 

【Oh所以这个逼货就是Adam。我还宁愿那是另一只狗呢。】

 

Taylor忿忿地哼气,大喊道,“Tree!”

 

【当然了,没有植物女士的出现怎么算是个party呢,真TMD毫无悬念。】

 

“Yeah?”Tree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那藏身技能真是让Meredith惊艳。

 

“我要去给Meredith洗个澡,请你确保我们的客人知道他在这要干嘛吧。”Taylor冷冰冰地说道。她头也不回地走了上楼,带着Meredith走进她们卧房里的浴室。她把Meredith放到地上,调试着水温。她坐在浴缸边上,把手放在水里测试着温度。当Taylor对上她的眼睛,准备跟她来一场对视比赛时,Meredith努力地装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没过多久,Taylor就忍不住笑了,微微地摇着头。

 

“我真的好想把你放出去攻击他。”她玩弄着水,咕哝道。

 

“喵。”【放我去吧。我办事很干净的,我甚至会藏好他的尸体。没人会发现的。让我去吧。】

 

当她被放到浴缸里的时候,Meredith尽量地保持冷静,不想再给Taylor带来更多的烦恼了。【Ugh. Uuuuuuuggghhh.】

 

“等我把这件事告诉Karlie啊,这可够她乐一整天的了。”Taylor笑着说,即手还在给Meredith清洗着,脸眼睛的焦点早已不在她的身上。Meredith看到她那熠熠生辉的眼,那是在她想起Karlie时的渴望的眼神。“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呢……”Taylor低声说着,更加心不在焉了。“你觉得明天她看到那些照片后会气疯了吗?我是说,她是知道的,但……”Taylor重重地叹了一口气,Meredith翻了个白眼,自动静音掉那个絮絮叨叨地诉说着她的担忧的女孩的声音。反正这些话Meredith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在她们来到Rhode Island之前,Taylor几乎跟她的每一个朋友都在电话里说过了,她跟他们诉说这个周末的事。她甚至逼着他们某几个发誓要尽可能地帮她与隔得有多远离多远。突如其来的闪光灯让Meredith来了个措手不及,Taylor正乐呵呵地看着她。她被一条毛巾裹住,包在这松软的、真TMD舒适的布料底下,她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子。她并没有生气,因为那张照片Taylor只会发给Karlie,至少她是这么希望的。她甚至容许Taylor龇着牙把嘴角笑到了耳朵上地跟她一起拍了张自拍,但当然了她确定自己给了镜头一个非常生气的表情来展示她的不满。

 

在Taylor用风筒把她吹干之后,顺带一提那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Taylor就把她自个留下了。所以在Taylor走下楼,天知道她要对那张猪脸做些什么鬼之后,她便走到客房里向着房子的后院径直望去。她不知道要如何待在他的身边而控制住自己不去抓破他的屁股,所以她叫醒了Olivia,派她下楼去监视他们,并确保Taylor远离她的袋子。同一时间,她也必须想出一个计划从那花盆里拿回她的……东西,她必须不动声色地完成这件事,不能搞出一团脏乱。至少不能是非常地脏乱。她盯着窗外陷入了沉思,想着如果没有那袋东西,她该如何撑过即将到来的这场屎的盛宴。她决定在午夜行动,在Taylor死沉地进入梦乡,进入到那与一个大概是全裸的(或者是半裸的,但港真她并不想细想)Karlie共乘着一匹独角兽的梦乡之后。

 

看着Tree给那站在烤架前,对着镜头摆出一个蠢脸的Taylor拍了一张照片,她翻了个白眼。她看见Caravan正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是一如既往地感到无聊。她更使劲地再翻了一个白眼,已经不能再更使劲了,她能想象到那张照片很快就会在Instagram还是什么上面引起风波。

 

【我TMD需要在我彻底疯掉之前拿回那袋东西。】

 

----------------------------------------------------------------------------

 

到了某个时刻,她终于还是下楼了,她的身体需要食物来维持运作,好让她能撑过这场屎风暴。所以她现在在这里,往Cannabis Hatmaker那脸上死盯着像是想盯出一个洞来,这让咀嚼着食物的他明显地感到不自在。那猪头坚持“他都已经就为了拍那一张照片过来了至少也应该吃点什么再走吧”让Meredith想抽出他的小肠勒死他。Taylor忿忿地哼着气,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把Tree扣押了下来陪着她。

 

他偷偷地瞄了Meredith几眼,每次看完都在他的椅子上局促不安地扭动着身体,“你的猫很可能是个杀人犯,你知道吗?”他说道,很可悲地想要尝试打破这房间里寒冷的死寂。

 

【你不会希望我是的,要不要试一下啊大傻逼。】

 

“那你为什么还要持续地给她更多的理由去这么做呢?”Taylor回呛道,眼睛没从她的碟子抬起来过。不知道是什么触碰到了他的哪条神经,他把叉子甩在碟子上,让餐桌上的两个女人和一只非常无辜的Olivia都吓了一跳。

 

“如果你是这么的恨我,你TMD为什么还要继续呢?”他咬牙切齿地说道。Taylor惊呆了一会儿,而且看起来有一点吓到了。

 

【他要是敢给我试着做些什么我肯定会把他的眼睛挖出来。肯定的。】Meredith想着,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以防他试图做些什么。

 

“我不恨你。我需要了解你才能恨你啊。我对你还没有足够的喜欢到让我想去了解你。”Taylor回答道,不认识她的人会觉得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但Meredith可以听出她语调里的急躁和生气。

 

“但是你在演唱会上坐在我的大腿上,还有在颁奖礼上秀我出来的时候,也不见你有任何意见啊,不是吗?”他问道,一脸得意地把身子向后挨,靠在椅背上。

 

【我要把你的脸撕下来做成人皮面具。】

 

Taylor紧咬着牙关,握着刀子的手握得更紧,指节都发白了,“在你得到这一切的宣传效果的时候,我也不见你有任何意见啊,不是吗?我可并不是那个需要在美国提高销量的人。事实上大家可都知道我是谁。”

 

Meredith的眼睛涌满了自豪的泪水。这自豪的感觉太强烈了,径直地甩在她的脸上啊。【太棒了宝贝太棒啦,狠狠地捅瞎他的眼睛,把他一屁股甩到月球上去吧,继续给他呛声回去吧。】

 

Tree看起来是宁愿此刻是待在火山底下也不想待在这个饭厅里。她来回打量着他们,像是在看一场网球比赛似的。“好了大伙们,够——”

 

“不,你是对的,你不需要提高销量,你只需要待在你的柜子里。”

 

【Oh shit. Oh shit.】

 

Meredith看到Taylor的下巴掉到了地上,她的脖子气得通红,她握着叉子的手则因为握得太紧而白得发亮。

 

“你的女朋友会来这场因为我而提早举办的party吗,亲爱的?”他紧闭着唇笑着提问,他仍在生气,但他看起来是知道自己成功地刺激到她的神经了。

 

“不准你提起她,”Taylor怒吼。Taylor的语调让Meredith浑身打了个寒颤,这是她从未见过的怒火达致全新高度的Taylor。

 

“为什么?我还想见见我女朋友的女朋友呢。我很确定我总有一天会见到的。Karlie嘛,对不对?她倒确实是蛮性感的,你的品位不错。我也蛮希望能给自己来个维密模特呢。”他窃笑着,为他刚新发现了Taylor的软肋自鸣得意。【Oh你TMD别痴心妄想了。】

 

就在Meredith准备终身一跃,一爪子将他拍进无尽黑暗的世界之前,Taylor刷地从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那速度就像是她的椅子上着火了,那劲道一把把椅子甩飞撞到她身后的墙上去。

 

“我说了不准你提起她!”Taylor怒吼道,她的声音甚至盖过了椅子撞到墙上的声音。Tree简直惊呆了,她从未见过她的老板爆发得这么厉害。Olivia靠着Meredith挨了过去,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耳朵更加弯折了。

 

那个伏地魔的化身看起来也很惊讶,也许他预期Taylor最多也只会是大喊大叫地呛回去,而不是像这样把她体内的绿巨人浩克释放出来用洪荒之力把椅子甩到墙上把它撞坏。Taylor向着他走近了几步,他身子往后缩着,直到已经在椅子上无处可退了。

 

“为什么跟怎么样都与你无关,反正我们是签过合同的。你和我一样,一早就知道我们摊上的会是什么样的一件事。我让你过来你就要过来,我让你拍照你就要拍照,我让你笑你就要笑。你没有办法摆脱这一切。至少现在不能。”Taylor举着气得发抖的手指指着他,怒吼道。Meredith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瞬间掉了五十度,她向着她的妹妹依偎过去,想要安抚Olivia(以及她自己,如果你要要她老实承认的话)。即便是Cartwheel也咽了一口口水,他刚刚的自信突然全部消失了。

 

“所以你可以随意地抱怨,但那并不会让那合同消失。你还是必须要出现在那场party上,微笑,拍照,扮演好你的角色然后给我滚。”

 

【Holy shit这太棒了。】Meredith喘着粗气,看着Taylor把双手按到桌子上,俯着身一脸危险地盯着他。

 

“另外,不要让我听到从你的那张嘴里说出我女朋友的名字。你不准提起她,而且你想逗不要想着再在我的面前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尊重。要是你以为你已经见识过我最可怕的一面了那你就错得离谱了。我可以把合约的內容篡改,把你的事业一把火毁掉烧成灰烬。”她的声音没有起任何起伏,“现在TMD给我滚出我的房子。”

 

他并没有如Meredith所以为的那样暴风式地滚走。相反,在跟Taylor对视了几分钟后,他安静地点了点头,从他的椅子上起来。Meredith看着Cataract Hammer夹着尾巴落荒而逃的样子,已经准备好接受一次把Taylor买回来的那些看起来蠢透了的服饰配件穿上,为她欢呼一把。她从未为Taylor感到如此骄傲过,大家可以把那些格莱美奖杯塞进你们的屁股里了,她一点也不在乎那些东西了。在Taylor挺身而出去对抗那个猪头,激昂地为她的女朋友辩护,从而让那猪头落荒而逃的这么一个特别的时刻,其他的一切她都不在乎了,Meredith流下了快乐而自豪的泪水,听到We Are The Champions的音乐在背后奏起。

 

【太幸运了。太感动了。太感恩的。不敢相信这真的是我的人生。我不会把这当作理所当然的。我会一直记得要回报的。谢谢祢。】

 

当她们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Taylor那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一些。但她的牙关仍紧咬着,她的手还握着拳,她还喘着粗气。

 

【卧擦,真希望Karlie能看到这一幕。T肯定能得到些“奖励”或“安慰”的。】

 

“我会清理好这些的了。你先上去休息一下吧。”回应Tree那非常地温柔的声音的是一片死寂。Taylor连看都懒得看她。她只是转过身,一阵风地离开了房间。Meredith听到她非常生气地走了上楼。

 

“我们要跟上去吗?”Olivia缓缓地问道,她还在因为刚刚所看到的事情而吓呆了。

 

“我们绝对是要跟上去的。”Meredith笑嘻嘻地回答道,然后全速跟上了她的人类小伙伴。要是她早先有弄一张列表出来,列出她所预期的在这个星期里会发生的事,Taylor把Casino Hammock那货骂得体无完肤这件事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上面的。她蹑手蹑脚地步入房间,免得吓到Taylor而被她一脚踢到脸上,她看到那女孩在房间里来回地踱着步,手里正拿着电话。她咬着手指甲,等待着她拨过去的电话那头的人接起电话。

 

Hi!你已拨打了Karlie的电话。我很抱歉我不能——

 

“Ugh!”Taylor忿忿地哼声,把手机扔到床上,向着衣柜走去。Meredith示意Olivia小心地跟上。Taylor从里面抱出了她新的最爱,然后将自己甩在床上。Meredith跳到床边,她看到Taylor在那发狂地翻着那些信。她正紧蹙着眉头,双手还在微抖,在那翻找着她需要的那封信。

 

看到她放松地宽了一口气,Meredith知道她已经找到她想找的那封信了。Taylor手中抓着信,深呼吸着闭上了双眼。她用空出来的那只手在脸上抹了一把,Meredith才意识到她有多疲惫了。

 

【Shake it off, Taylor. Come on.】

 

Meredith喵喵地叫着,走到Taylor的大腿上坐了下来,那女孩只顾着盯着信封看。

 

在你生气的时候打开它 :(

 

Taylor的指尖划过那手写的字迹,那轻柔的动作仿佛是在触碰着什么珍而重之的至宝,看着这样的Taylor像是一子弹射进了Meredith的小心脏让它炸开化成成千上万的碎片,但同时这也给她带来了新生以及全新的生存希望。这只猫也不知道这么矛盾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可能做到的,但向来只要是关于Taylor跟Karlie的事,她的情绪总是很容易被牵引就是了。

 

Taylor翻过信封打开它,动作还是那么难以置信的小心和轻柔,Meredith表示对于她这种太超过的行为真想跟她干一架。【快TMD把信封打开,已经过了84年了。】

 

当歌手从信封中取出那折好的信纸时,一个茶包跟两张TMD宝丽来照片掉了出来因为【科科TMD怎么会没有呢,故事都发展到现在了,大家都知道Karlie Kloss有多么地痛恨Meredith有多么地想要把她刺激到疯掉了,不是吗?信封里还装着另外一个更小一点的信封,这让Meredith和Taylor都感到困惑。留到最后打开。而且要在只有一个人的时候 ;)。Taylor耸了耸肩,拿起第一张照片,照片上是Karlie,那模特正弯举着一双臂膀,摆出了浮夸的表情,她眯着眼睛,撅起了嘴唇。她在照片底下写着“Knockout任你差遣”,没错,这真的就跟你所听到的一样那么肉麻。但是Taylor笑了,这是那个下午以来,自她走下楼去以后,第一次笑了。她又抚摸起了那张照片,手指循着Karlie那蠢脸划过,Meredith正考虑着要不要把Taylor的手指咬掉好让自己能从这泛滥起来的虐狗情绪中解脱开来。然后是第二张照片,照片上是Karlie以及……Meredith。

 

【等等,这TMD是什么时候发生的?】Meredith盯着照片这样想道。Karlie正笑容满面地亲吻着Meredith的头。与此同时,Meredith是一脸懵逼,她的眼睛是失焦模糊的,她像是还没反应过来这世界究竟在发生神马。“Chillin’ with my boo.(跟我的宝贝的闲暇时光)

 

【Oooooh yeah,对了,我嗑嗨了。那就解释得通我怎么没有这段记忆了。】

 

这一次,Taylor咯咯地笑出了声来,也许是在笑Meredith的表情,也许是在笑着Karlie。她抱住Meredith将她举起,精确地亲吻在照片中Karlie亲吻着的这只猫的同一个地方。

 

【亲爱的上帝啊,请你让我远离这恋爱的酸臭味吧,我经受不起啊。这简直是撒旦的恶魔之作啊。】

 

又再翻看了那两张照片几次之后,Taylor终于展开了信纸。

 

我亲爱的珍贵的小宝贝,

 

我要去跟谁干一架呢,宝贝?告诉我,我要去干掉谁。我会去的,你只要把他们的地址给我就行了。*指向那张照片*你看到那些肌肉了吗宝贝?我会把他们全都Knockout了。是谁让你生气了,Princess

 

无论如何,我都很抱歉,不管是哪个猪头竟然惹你生气气到让你想要打开这封信了。我可以确定,无论发生了什么,你绝对是正确的,我也百分之百地会站在你这边。我在这封信里放了一包甘菊茶包,以及一张Mer跟我的合照,所以,这些应该能帮助到你一点点吧。要是它们也不行的话……Well……我希望我现在能在那给你一个最棒的拥抱,亲吻着你让你的心情好起来。也许我可以帮你……把心中的怒火发泄掉。也许你会想要来点按摩,我用双手按摩着你的肩膀,渐渐地往下,落到你的……

 

等等,什么?!】Meredith瞪大了眼,甩过头去看向Taylor。那歌手的脸已变得通红,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的呼吸比起几分钟前明显要显得急促。看到Taylor那样子,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棒呆了她现在还开始咬唇了。

 

【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什么时……我在哪啊?TMD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为什么我会不知道那件事情发生了?!】看到Taylor随着每多读一个字,身体就越发的红,Meredith在脑内撕心裂肺地呐喊着,【我在哪啊?我又嗑嗨了吗?我醉了吗?还是说她们是在Taylor家以外的地方做的?她们是在Karlie家做的吗?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我的孩子们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失去了她们的童真的,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Meredith脑内的呐喊被Taylor发出的一声娇喘打断了。【Oh hell no.】Meredith火速从Taylor的大腿上跳开,一点也不想靠近那……你懂的。

 

【Holy shit,两页纸。整整两页纸。What the hell, Karlie?!】Meredith再次陷入了沉思,努力地想要回想出那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她试着回想女孩们在这段关系中,是否有着一个氛围明显发生变化的时刻,但她并不记得有任何明显的变化啊。她的思绪再次被打断了,Taylor像是觉得信纸着了火似的迅速把它扔下,然后仿佛那是浇灭烈火的救命水那样焦急地把小信封拿起。这会儿Taylor的动作明显更急躁和粗鲁了,她挣扎着想要把信封打开但就是没法好好地打开它。 “Fuck…”她嘀咕着更用力地拉扯着信封。这一次它很突然地就被打开了,里面的照片飞散了出来铺满在床上。当中有一张,掉落了在Meredith的正前方。

 

Meredith的这一生中曾做过几件让她后悔的事情。譬如说,在Dmitry说要教她跆拳道的时候她没有去学;又譬如说在Taylor那过度情绪化的Red时期里,她没有开始尝试猫薄荷毒品,那可能让她免掉好多烦恼啊。但是,低下头,看向那张宝丽来照片,大概是她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照片上是Karlie。但那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Karlie。她从来不看Karlie的拍摄写真是有原因的。她知道那个女孩对于自己的身体非常自在,她也拍过裸体写真,但Meredith永远也不会想去看。她不想让那个画面留在她的脑海里,所以她是永远也不会主动去看的。直到,那张照片,被硬生生地扔到她的脸上。

 

“Oh my god.”Taylor低声呢喃着,那也是Meredith在窜离卧房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她没有回头,她没有停下。她只是被那萦绕不散的画面逼得绝望地在脑中呐喊。

 

【我要去拿漂白水消毒我的眼睛我的天啊为什么偏偏是我?我跟你说过我要看了吗,妈蛋。】

 

所以,她向着门廊径直地走去,很感恩,Tree已经走了。她也已经不在乎她弄得有多脏乱了,她把花盆挖到底部,拿出了她的袋子,然后跑回房里。她需要让那画面消失,永久地根绝。她默默地在心里感谢着,感谢造物主创造了猫薄荷毒品,感谢Dmitry提供了它,然后她便把自己甩进客厅里。她打算忘掉那一切,她打算现在就把它忘掉了。

 

----------------------------------------------------------------------------

 

“Meredith!”

 

【Ugh…】

 

“Meredith!”

 

【这是我的新电话你谁啊?】

 

“Meredith,拜托了,快起来!”

 

Meredith对着正一脸恐慌地颤抖着的Olivia翻了个白眼。【就不能让一个女孩安安静静地嗑嗨吗,妈的。】

 

“干嘛啊,Olivia?”她暴躁地问,顺便把她刚刚在做的那件事情留下来的证据推开。但Olivia并没有发现,她大概就算是发现了也没空在乎了吧。

 

“是Taylor。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她在唉唉叫的!”Olivia大声地喊着,她蓝色的瞳珠瞪得大大的,布满了焦急与绝望。

 

【妈的,我离开多久了小伙伴们?】Meredith这样想着,缓缓起身,努力平衡着身子。“为什么?TMD发生什么了?”

 

“我不知道。她跟她上次生病的时候一样。拜托了,Mer。”Olivia说着,听起来是那么的彷徨与害怕。Meredith为她感到不幸,这只年幼的猫在今天见识到了Taylor那阴暗的一面,这对她来说已经够难消化的了。

 

“Ugh, okay, fine.”Meredith再次翻了翻白眼,跟着Olivia上楼去。Olivia冲进了Taylor的卧房,Meredith却还是优哉游哉的,更多是因为她现在还没恢复好行走的能力。或是思考的能力。又或是做任何事的能力。但那就算了吧。

 

“所以,发生什……”Meredith话刚出口,但当她看了Taylor一眼,她便顿住了。那歌手正摊躺在被单下,满额的香汗在灯光下盈盈发亮。她呜咽着、她呻吟着,她的呼吸短促而……

 

【等等。】

 

“她是不是生病了?你要不要打给谁啊?我们要做些什么吗?”Olivia不知从哪冒出来出现在她的旁边,望着她的姐姐在询求帮助。Meredith试着整理正在发生的一切,她的思绪还是雾朦朦的,但Taylor是不可能在做Meredith以为的那件事的啊。

 

“Karlie…”Taylor呻吟了一声,Meredith看到她露在被单外的只有一只手。

 

NO

 

“Meredith,你在做——”

 

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她看到Taylor的表情进入到了下一个状态,她脑海中的迷雾顿时全然散去。她尖叫了出来,迅速地咬住Olivia的脖子把她叼了出去。这一次她比之前跑得更快,拼了命地把Olivia叼在嘴里。

 

【NNNNNNNN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NOOOOOOOOOOOOOOO!!

 

直到她走到楼梯口,她们俩从上面翻滚着跌下去,她这才意识到她还没从药劲中清醒过来。Olivia用爪子抓住了地停止了她的翻滚,但Meredith就这样随它去。她放任自己滚落至楼梯下,脑中仍在呐喊着。【快让我死掉吧那我就可以忘掉我刚刚看到的东西了。求你了。】

 

她不知道她在楼梯底下到底躺了多久,但再一次的,是Olivia摇着她唤醒了她的意识。

 

“搞什么啊,Meredith?!”那只白猫冲着她大喊,显然对于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消化不过来。

 

【就快点让我死掉吧。】

 

“发生什么了?Taylor怎么了?!”

 

【Oh boy. Ooooh boy. Just kill me. Someone kill me. I have to give her the talk. Hooooooo boy.(妈蛋。妈了个蛋蛋。快杀死我吧。来个人杀死我吧。我要给她进行那种讲话了。我滴个神啊。)】

 

又再过了五分钟,她才重新运作起来,而且还不是正常地运作。她靠着发抖的双腿站了起来,看向Olivia。她的妹妹正耐心地等待着她的回答,她的脸上很明显地写满了好多的疑问。

 

“好吧……就是……如果你再看到Taylor那个样子,不要靠近她,好吗?就有多远跑多远,把你自己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直到她过来找你。你听懂我的话了吗?”Meredith说着,试图用一个比较适当的方式来给她说明。【这TMD并没有一个比较适当的方式啊,我TMD该怎么做啊?!】

 

“为什么?她在做什么?”

 

【Oh my god. Let me die. Please.(我的天,让我死一死吧,快点。)】

 

Meredith清了清喉咙,环顾着四周,就是不敢看向Olivia。

 

“好的孩子。有时候呢,人类……他们会,uhm,有时候他们会需要这个……”Meredith支支吾吾地,想要整理她混乱的思绪,但这种对话实在是太高难度了,即便是对于一个清醒的人来说都太难了,更何况她现在是嗑嗨了,她怎么可能做到啊?!

 

“什么?”Olivia问道,眨着眼睛,一脸童稚的好奇。【我究竟做了什么要这样对我?God damn it, Taylor. 你丫个发情的妖艳贱货。】

 

“有时候呢人们会……发痒。在某个呃,特别的地方。在下面那里。然后他们,呃,当他们uhm,挠那痒的时候,呃就会感觉很舒服。”

 

【Shit, this isn't going well. Shit shit shit shit.】

 

“所以他们会自己或者呃,透过别人帮他们呃,挠那呃,。那是,uhm,那是非常私密的,人们称之为……称之为sex。所以。Yeah。你不应该待在那附近。永远都不要。”

 

Olivia眨了眨眼,试着消化Meredith刚刚告诉她的信息。“所以,Taylor只是在发痒?”

 

Meredith尽了最大努力地不要让自己吐出来弄得满地都是。“Yeah. Sure.”

 

Olivia向右歪着头,盯着Meredith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好吧。”

 

那只灰白色的猫舒出了在她的猫生中最重最深的一口气。她把Olivia留在那自己出去了,她在外面呼吸着在盛夏里吹过的微风以及那夹杂着的大海的味道。她走到被Taylor摆放在门廊上的室外沙发上躺下。她把头埋进枕头里,想要把今天看到的一切都隔绝在外。

 

这是在几个月来,她所经历过的最“多姿多彩”的夜晚。她透过不同的途径受到了各种创伤,她确定她这辈子都好不起来了。那party本来就够折磨人的了,她需要一个充足的睡眠来储存能量,但她现在都不知道她究竟还能不能好好地睡一觉而不噩梦到关于……那什么你懂的。所以她闭上了双眼,倾听着海浪的声音,试着平复下来,缓缓入睡,必须取得充足的休息来迎战下一个“多姿多彩”的一天。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

This is my favorite chapter. 在Tayv*n時期吃再多屎看一下這一章就會笑出來哈。Hope you enjoy. 

评论(30)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