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11

苦涩而又甜蜜的离别

{本章包含作者看了《蝙蝠俠對超人》電影後開的DC腦洞,我對DC世界不了解,譯名網上搜的,翻得不好見諒。}




是这样的,那时候Meredith可是恨透了Speak Now的世界巡演。当然了,她恨的不是巡演本身,她恨的是在Taylor到世界各地去的时候,她被留给了她的妈妈,害她必须跟那些无比恶心的蠢狗待在一起。那时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是觉得很孤单,觉得自己是被遗弃的,再加上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这对她来说是个非常艰苦的阶段。在Taylor回来后,她寸步离不开她,Taylor也同样寸步离不开她;然而,当Red巡演开始了,Meredith却发现Taylor带着她那过多的情绪离开,留下她反而是一种解放。在那段时间里,她回到家来也只是会一味地痛哭流泪,然后在日记本上写下些丢人现眼的东西,再然后又哭得更加厉害了。尽管Meredith试着努力地陪在那歌手的身边支持她,但这实在是太累人了,对Meredith如是,对Taylor也如是;而现在,轮到1989世界巡演如火如荼地进行了,Meredith却再一次发现她开始讨厌这种被Taylor把她,以及现在多了的Olivia留下来的感觉。不要误会她,在她在房子里做着那些形迹可疑的举动的时候,没了Taylor那双锐利的鹰眼盯着她她可自由多了,(所谓形迹可疑她说的也不过只是把酒从酒柜里偷运出来,我们现实点她一只猫还能干出啥呢),但是,这也同样意味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远离了KarlieandTaylor,她再也无法每分每秒地现场收看她们那无可救药的恋爱故事。

 

现在,她再一次地被留在了Taylor的妈妈那,Meredith低头看向她的妹妹,看到她妹妹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忍不住讥笑着,看起来她并不能好好地应对这初次的久别。

 

【我倒是从没这么悲凉过。好吧,我想是这样子的……】

 

“Olivia,你丫给我振作起来。我才不想要一个只会唉声叹气的心灵脆弱的蠢货妹妹,我还要保住我道上的名声啊。”Meredith边说边咀嚼着昨天她从Andrea的厨房那偷来的三文鱼,同时翻看着一本从Austin的房间里同样是偷来的漫画书。Olivia叹息着向她投去悲伤的眼神。

 

“但是我想念她了。你不想念她吗?”白猫天真无邪地问道。Meredith翻了个白眼。

 

“我当然不会想念被那聒噪的歌声吵醒,又或者是被她视作一只撒旦转生的猫。尤其是,我不想念被她带来的那个拍我喝水视频还什么的那坨屎脸。但是,我是想念Karlie的。也不知道那个明亮耀眼的妖艳贱货在做啥呢。”Meredith回答着,把注意力专注到面前的漫画书上,“而且又不是说她会永远地离开,她今晚就要回来啦。所以你就给我冷静地安放你无处安放的屁股吧。我确定她回来后你会得到你朝思暮想的关注的。”

 

Meredith无视了继续在那喋喋不休的Olivia,把已经空掉的三文鱼盒子藏好,打了个哈欠。她蜷缩在舒适的坐垫上,合上双眼,在午间小憩中神游开去。

 

~~~~~~~~~~~~~~~~~~~~~~~~~~~~~~~~~~~~~~~~~~~~~~~

 

Meredith被楼下传来的砰的一声巨响惊醒。她打着哈欠咒骂着,伸展了一下四肢,走下楼去探个究竟。她想应该是Taylor吧,大概是她又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然后脸着地地撞到地上了。然而当她走下了Swift家宅的楼梯,她很惊讶地发现下面竟空无一人。她巡视了一会,又听到从更下面的地方传来另一砰然巨响。她翻了个白眼,向着Taylor的书房走去。这一次在看到“书架”被打开,曝露出一截通往地下的楼梯时她却没有感到惊讶。Meredith优雅地穿过那开口,沿着潮湿的楼梯想着下方洞穴走去。她的眼睛迅速适应了洞穴里的黑暗。她很快就看到了一个人类,便见那人把她的斗篷扔到地上,摔坐在大型电脑前的椅子上。她用戴着手套的手捂住脸往身后的椅子仰去,发出痛苦的呻吟。

 

“很高兴再一次见到您没死成,Swift小姐,当然了,不是说你还不够努力。”Alfred酸溜溜地说道,将他端进来的那盘食物放到Taylor面前的桌子上。“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听你讲讲你今天又从哪座高楼上跳下来了呢。”

 

Taylor取下面具,拿起盘子上的三文治,咕哝道,“别给我这种态度,Alfred。特别是今天。”Meredith莞尔一笑,顺势跳到Taylor的大腿上。Taylor见到她的爱猫,脸色一亮,随即把三文治放下抱起Meredith。

 

“这不就是在全银河系里我最喜欢的猫咪吗!”Taylor哄逗着Meredith,在Meredith的脸上落下一个大大的响亮的吻。

 

Meredith高兴地叫着,靠着Taylor的盔甲深深地依偎进去。这不是最舒服的东西,Meredith还注意到上面几处都沾了血,但只要能被她的人类小伙伴宠爱地亲吻着抚摸着,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啊,我们的Grey小小姐要不要也来一点零食呢?”Alfred问道,面带微笑地低头看向她俩。Meredith迫切地喵叫着,让Taylor和Alfred一并笑了。

 

“我猜这是要的意思,小姐,我去去就回。请您不要在我离开的时候让自己死掉了。”Alfred说完,转身消失在黑暗中。Taylor一手抱着Meredith,一手拿着三文治。她们安静地在那待了好一会儿,Meredith享受着Taylor的怀抱,Taylor则享受着Alfred给她做的三文治。正当Meredith想过去催催Alfred她那迟迟不来的零食,她听到了一声声响,像是划破天空的声音。有个东西,严格来说是有个人重重地落到了坚硬的石地板上,她一身红蓝,与黑暗的地窖形成鲜明对比。Taylor只是在那痴痴地笑着,也不抬头看去那个正优雅地步向她们的高挑的身影。

 

“Batwoman。”那如丝绸般柔软的声音说道,Meredith透过Taylor的肩膀看到那熟悉的痴笑出现在另一位超级英雄的脸上。

 

“Supergirl。”Taylor说道,她想要尽可能地保有专业的语调,但一感觉到那女人走得越来越近还是惨烈地失败了。

 

“Hi Mer!”一见到那只猫,Karlie便把她一本正经的态度抛诸脑后了,她笑逐颜开地挥着手。Taylor莞尔,把椅子转过来面向那女孩。Meredith还没来得及转身看向Karlie,她就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一把抱起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让她脑都晃痛了一下,在她反应过来以前,她已经坐在正坐在Taylor大腿上的Karlie的大腿上了。

 

Taylor发出oomf的一声,笑盈盈地把双手环在那个氪星人的纤腰上。“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谁才是有着超能力力大无穷的那个了?”她说着,让另一个女孩忍俊不禁。

 

“怎么了?我就不能坐在我的未婚妻的大腿上吗?这还有天理吗?”Karlie问道,弯过身温柔细腻地吻向Taylor。Taylor在接吻中叹了一口气,唇瓣分离后,她把头靠在了Karlie的胸前。

 

“今晚很糟糕吗?”Karlie问道,声音中充满了爱怜。Taylor嗯了声点着头,在Karlie用指尖按摩着她的头皮时闭上了眼睛。

 

“是Scarecrow(稻草人)和Count Vertigo(眩晕伯爵)。他们在合制一种新毒药。事情很糟糕。”

 

“Green Arrow(绿箭侠)知道吗?他可以帮你对付Vertigo的。”Karlie温柔地亲吻着Taylor头上的每一处,建议道。

 

“他在忙着些什么董事会的事情,但我有去找过Black Canary(黑金丝雀)了。今天晚上就这样了,我们明天还要再处理。希望在那之前没有人会死掉。”

 

“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

 

“不,我会跟Ollie(绿箭侠)和Dinah(黑金丝雀)一起处理的。你已经要忙着对付Luthor(超人头号死敌)了。说起来,他最近怎样了?你今晚过得怎样?”Taylor问道,仰起头情深地望向她未婚妻的眼睛。这一次却轮到Karlie叹气了。

 

“可以肯定的,不怎么好。但他跟League of Shadows(影武联盟)有联系,我听到他跟Al Ghul说话。”听到那个名字,Meredith看到Taylor浑身一僵。她清了清喉咙,嗯了声,埋首向着Karlie的脖子吻去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但不是你的前女友,是她的爸爸。”Karlie说道,试着从Taylor的亲吻脱开身来,“我还是不能相信你竟然跟Ra's Al Ghul(忍者大师)的女儿交往过。”

 

“我没有跟她交往,我只是……那只是一晚的事。”Taylor修正着她,试图用更多的亲吻避开这敏感的话题。

 

“那也还是……”Karlie说着被Taylor吻在唇上打断了话。

 

“那就只是一次,那一点也不重要。我爱你,我会嫁给你。我们会一起变老,一起打击罪恶直到我们的背开始佝偻,至少直到我的背开始佝偻,然后我们一起把我们的战袍传给我们的孩子。或者不传也行,他们喜欢怎样就怎样。那就是全部了。其他人一点都不重要。只有你和我,一起统领世界。”Taylor用手捧住Karlie的脸,温柔地说道。Karlie嫣然一笑,正当她打算弯身给这个蓝眸女孩一个亲吻时,Alfred的声音打断了她们。

 

“欢迎回家,Miss Kloss。你需要我也给你拿点什么吗?又或者是你想,呃,回床上去?”Alfred手上端着一盘要给Meredith的各式各样的鱼,窃笑着。Taylor羞红了脸,Karlie却哈哈一笑,她起身把Meredith放到地上,一把抱起Taylor扛在肩上。

 

“当然是回床上去啦,但还是谢谢你Alfred。”Taylor挣扎着想要逃出她的掌控,Karlie咧着嘴笑了。

 

“Karlie!放我下来!”

 

“不要。”Karlie说着,用消防员的姿势扛着另一个女孩走向楼梯。她给了Alfred一个high-five然后便跑上去了,大笑着无视了Taylor的所有反抗。

 

“我还穿着我的战斗服呢!”

 

“我知道宝贝,我很喜欢。”

 

Karlie!”

 

Alfred和Meredith一并笑了,年老的男人将那让猫垂涎欲滴的盘子放到那只猫咪跟前。她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便起身离开要去清理Taylor之前留下的残局了。Meredith享受着她的美食,想着她的生活是多么的完美啊。她是这两个非常相爱的一定会结婚的正义联盟的创办成员唯一的爱猫,她住在一座四周满布酷炫的秘密通道的宽敞的豪宅里。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好的了,她这样想道。在这个美好的地方里,跟她的——

 

“Meredith!”

 

【什么?】

 

Meredith!”

 

【是Joker来了吗?我们被攻击了吗?发生什——】

 

MEREDITH!”

 

Meredith惊得一乍,身旁的漫画书掉到了地上发出砰的响声,让她再一次吓了一跳。

 

“什么鬼?!”她大喊道,她盯着眼前那张小小的蠢脸,眨着眼把睡意甩去。

 

“Taylor回家了!”Olivia大喊着跑走,留下了在沙发上一脸困惑与生气的Meredith。

 

【靠,这当然是一个梦啦!】Meredith咒骂着,把脸埋向沙发,捂在坐垫里大叫。【操蛋的人生,操蛋的一切。我以后再也不会在睡觉前看漫画书了,再也不会。】

 

她听到了那个Swift女人刺耳的尖叫声,但她还没能拿起劲起身离开沙发。她在情绪上和精神上都经历了巨大的摧残,她可以肯定她这一生都不会再有这么失望过了。她不知道她躺在沙发上默默地流着泪过了多久,但当她伴随着高兴的欢呼声被一把抱起的时候,她决定要放弃她的人生了。

 

“Hi Mer!”Taylor亲吻着她的头部高兴地说道。一般来说Meredith会很乐意地接受的,但现在她看到Taylor就只能想起那个梦。

 

【你本该可以成为一个超级英雄的,但你却作出这种愚蠢的抉择给我待在这。】Meredith想着,用悲伤而失望的眼神打量着Taylor的脸。Taylor略感惊讶,并不确定Meredith那表情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为什么你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为什么有人会在你能成为Batwoman的时候选择去做一个歌手?绝对是要选Batwoman的啊,妈蛋。为什么你就这么恨我?】

 

“我猜我也想你了,Mer。”Taylor叹着气,将那只猫放下。她跌坐在沙发上,面带微笑地看向刚走进房里的她的母亲。

 

【我是说,你已经是个百万富翁了。你只要再学一点功夫,弄一套屌炸天的装备,那你就准备好了啊。你们看看她那手臂,跟树杈一样。要是我用一点力我都能把它折成两段了。】

 

“你还好吗,亲爱的?”Andrea握起了Taylor的手,问道。Taylor莞尔,用力反握了一下她妈妈的手。

 

【算了,她大概在第一天就会让自己死掉了。那妖艳贱货不适合这工作。】

 

“我很好,妈妈。演唱会非常棒,一切都非常棒。我只是有一点时差,但不要紧的。你呢?你感觉还可以吗?”Taylor问道,Meredith注意到她的眼睛暗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去了。

 

Andrea微笑着,宠爱地抚拭着她女儿的脸庞。“我很好,Taylor。我跟你说了不需要担心我的。我在接受药物治疗,没什么新的事情发生了。如果有,我会告诉你的,我保证。”

 

“不,你不会的。”Taylor闷闷地说道,然后抱住了她的母亲。Meredith把头安放在双爪上,近距离地看着她们。她能感受到Taylor刚有多么的伤感和担心,大概在她的脑里已经想到了八百种不同的最糟糕的情况了。

 

“我还以为你今天要去见Karlie呢,是不是发生什么了?有什么甜蜜的烦恼吗?”Andrea戳了戳Taylor的脸颊,调侃着问道。金发女孩咯咯地笑着拨开了她母亲的手。

 

“没有,她在最后关头被一通电话叫走了。摄影组里的有个人把她的最后一场拍摄搞砸了,他们要重新补拍一些照片。她明天会过来的。”从她的语气中,Meredith很确定要是Taylor能见到那个摄影师,她会毫不迟疑地把照相机塞进他的屁股里。她乐呵呵地想着,想象到一个穿着整齐拍摄服装的被吓坏了的Karlie,跟一个试图把一台照相机塞进一个人的屁股里的暴走的Taylor,被群众围观着。

 

“听起来还不错。”Andrea说着,顿了一下。这一瞬间的沉默让Taylor起疑地抬起头,揣摩着她母亲的表情。

 

“怎样?”

 

“怎样?”

 

“你打算说什么?”

 

“我没打算说什么啊?”

 

“妈妈。”

 

Andrea叹了一口气,没有看向正靠后挨向沙发椅背,狐疑地打量着她的Taylor。

 

“我只是……她对这一切……是怎么应对的?”女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不想触碰到她女儿的神经。

 

Taylor笑了,但一点笑意都没有,甚至冷得有点恐怖。【也许她努力一下她能去当个反派。】

 

这一切,你想说的是我的假男友,对吧?”

 

【TMD对了她就是,别给我筑起围墙给我好好地回答,你这个虚伪的妖艳贱货。扯住她的小辫子吧,Andrea。】

 

但Andrea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同情地看着Taylor。Taylor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手指插进头发里,燥怒地搅乱了头发,然后把头抵在掌心上。

 

“她……我不知道。她应对得挺好的,我想。她说她能理解我在做什么和为什么我要这么做,但每当她看到那些照片还是什么的时候,我还是能看出她是很受伤的。所以,她已经比我应得的要好很多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可是你说的喔,不是我们说的。】

 

Andrea点了点头,擦了擦Taylor的手臂,“她是个很棒的女孩。”

 

“她确实是。”Taylor说着,眼睛开始失焦,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大概神游想起Karlie了,“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坨屎那么糟糕,妈妈。每当我跟他出去,当我必须强颜欢笑时,我真的很想死。但同时我也觉得很安全。现在他们不再说我是一个可怕的前女友、一个黑寡妇了,这让我觉得很安全。知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便不能毁掉我跟她所拥有的一切,这让我觉得很安全。但是,一想到我可能会是那个毁掉这一切的人,就让我很想死。我觉得自己很糟糕,又因为我为此感到安全而让我感到更糟糕。”Taylor结束了她的忿怨自责,面上的表情是恳求的,她需要她母亲的理解。

 

“Oh,亲爱的。”Andrea伤心地说着,把她的女儿拉入怀中紧紧抱住。

 

“我爱上她了,妈妈。”Taylor说道,她的声音小到Meredith几乎要听不见了。

 

【当然啦你,你个白痴。】Meredith伤感地笑着,想要把女孩现在显然非常需要的谅解传达给她。

 

“我知道,宝贝。你有没有告诉过她?”Andrea问道,也在伤感地微笑着。Taylor耸了耸肩,从怀抱中抽回身来。

 

“我告诉过她我爱她,但即使是在我们开始……这一切之前我就一直在跟她说了,我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知道。”

 

【考虑到你们俩都是认证过的白痴,她大概不知道。】

 

“那么你应该告诉她。然后告诉她你是怎么想的。据我所知她是个非常理解别人的人。”Andrea轻声说道。

 

“嗯,也许我真的应该这么做。”Taylor哼了声,眼神再一次失焦神游。【也许?你这妖艳贱货我们来干一架吧。】Meredith恶狠狠地怒瞪着Taylor希望她能看到,但那金发女孩深深地沉浸在她的思绪里了。

 

“我不想给你什么压力,亲爱的,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都会支持你的,但我们真的非常喜欢这一个选择。非常。”Andrea笑着扬起了眉毛。

 

【贱货我也是,卧槽。】

 

Taylor惊讶了一下,然后噗嗤一笑,她的脸颊开始因为尴尬而红了起来,“收到你的意思了,妈妈。”

 

余下的夜晚过得非常地快,满满都是让Meredith想吐的感性的母女深情对话时间。所以当她们回到她们的家里,在Taylor拉开旅行包拉链的一瞬,Meredith没有浪费一秒钟的时间马上跳了出来,向着客厅里她最爱的沙发狂奔。

 

【Aaah,还是家里最温——等等什么鬼?】Meredith对上了一双绿眸,她惊讶地瞪大了眼。一边厢,Taylor忙着处理她的行李和Olivia,另一边厢,Karlie和Meredith这样安静地对望了至少三十秒。Karlie莞尔一笑,将食指举到唇上,示意Meredith安静。Meredith迅速跑起来,飞扑到Karlie身上,趁Taylor还没进来前享受一个短暂的拥抱。Karlie把脸埋进Meredith的绒毛里嘻嘻地笑着,对着Meredith的毛发笑了,她迅速地紧紧抱住那只猫挠着她的背。

 

【我的宝贝们都回家了,我生命中的最爱都回家了,主真的在庇佑我。】当她听到Taylor的高跟鞋跟敲着地面向着走廊的这边走来时,泪水涌了上来的Meredith扭身挣脱出Karlie的怀抱,她推着她的腿示意她快去藏起来。Karlie踮着脚尖跑起,在Taylor进来前藏到了门的背后。

 

【好吧,我突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Meredith想着,想象到这个惊喜会在一下秒花式走样。【卧槽,我希望她不会一拳打上去还什么的,我们这可怜的小女孩TMD是个靠脸吃饭的模特啊。】

 

Taylor终于走了进来,她春风满面地打开了灯。她向Meredith走近了几步张开嘴正要说什么,此时Karlie从歌手的背后抱住了她,让她发出了一声非常尖锐的惨叫。当Taylor本能地往后甩去一拳时,Meredith感觉到心跳漏了一拍,但幸运地Karlie很专业地避开了那一拳。

 

“Hey,是我!”Karlie说道,Taylor这才终于停了下来,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Karlie放开了她,从她的表情看来她终于意识到这个惊喜设计得有多么地糟糕。在Taylor开声说话前,她的保镖们已经持着电击枪跑了进来,非常警备地准备好拿下任何威胁者。

 

“没事的,大伙们,是我!”Karlie快速地澄清,当她看到电击枪时整个人都往后退了,“这是个愚蠢的惊喜,我很抱歉,没事的。”

 

保镖们看向Taylor等她确认。女孩正一手捂着嘴,另一只手则抱着肚子。她只是点了点头,还在试着缓过神来。

 

Meredith看到这个情景笑弯了腰。【你们这对状况频生的情侣。我爱你们。】

 

在保镖们离开后,Karlie回头望向Taylor。她的表情简直无价,她那愧疚的样子就像是刚刚不小心摔破了Taylor最亲爱的阿姨的骨灰甕还什么的。

 

“对不起,宝贝。是我没考虑周全,我知道你之前被人跟踪过,我应该……”随着Taylor将她缓缓地拉过来抱住,Karlie的道歉便被打断了,Taylor把脸埋向Karlie的颈间。Karlie更紧地抱住了Taylor,低下头亲吻着她能碰到的她脸上的每一个部位。Taylor的身体很快就停止了颤抖,现在她在Karlie的怀中只感到安谥。

 

【太好了碧池们真是太好了!!!!久别终于重逢了这真是太美好了。】

 

Taylor笑眯眯地退开身来,“不要再这么做了。我刚差点心脏病发了。”她的语气非常轻松。Karlie忍俊不禁,在另一个女孩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

 

“我不会了。我很抱歉,Princess。”听到这,Taylor捧住了Karlie的脸,把她拉过来深深一吻。Meredith看着她们这样沉浸在彼此的世界里,她仿佛听到天使在歌唱。然而Taylor却唐突地分开了这个深吻。Meredith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闪烁的星光,再加上她那一脸真挚的表情,Meredith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卧槽孩子们卧槽!!!!】

 

“我爱上你了。”

 

当Meredith听到Karlie微微地吸了一口气,再看到她那小小的珍贵的笑容,她正在脑内声嘶力竭地呐喊着。那模特深呼吸,嫣然一笑,把手抬起来抚摸着Taylor的脸颊。

 

“我很高兴这种感觉是相互的。”她说着,眼睛微微水润了,“我也爱上你了。”

 

【我要感谢Kaylor船上的我的家人们,Kimby Kloss还有Selena Gomes,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支撑着我熬过一场又一场的暴风屎。还要感谢对我非常重要的贱货小伙伴Joseph,虽然他并不在这里,大概也永远不会来到这了因为明天当我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时候他大概会死掉。我们成功了,孩子们。我们成功了。】

 

女孩们痴笑着又再交换了几个轻吻浅啄,另一边厢的Meredith正忙着让自己不要死掉。

 

“我很高兴你能在这。”Taylor说道,Meredith清楚地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Karlie看起来也听出来了,她甜蜜地笑着,在那歌手的唇上轻轻一啄。

 

“我也是。我会一直在这。”她说着,把额头靠在Taylor的额上,将一缕金发撩到那歌手的耳后,“I will always come home to you.(我永远都会回到你的身边,你就是我的家。)”

 

Meredith哀嚎了一声,泪水涌上眼睛她抓紧了发痛的胸口。【停下来了,可怜一下你的信徒们真是够了!】

 

她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了,从Taylor的表情上看来她了解到这是她们的私人时刻,即便是Meredith也是懂得尊重的。所以她翻过身,仰望着天花继续痛苦地哀吟。

 

【我来到这世上是想享受下人生的但港真我觉得我现在被深深地虐狗了。】

 

她在想,究竟会不会有这么一天,她能淡定地看待这段感情,不要每一次她们对着彼此微笑或是说了些什么浪漫的东西就让她轻度心脏病发一下。但如果她能诚实地对待自己,她就能知道这机会微乎其微。但她仍希望随着这种行为慢慢变成这两个女孩之间的习惯,那么看着她们这样做也会变成Meredith的习惯,从而让这对她的影响力减弱。【主啊,希望真能如此。】

 

----------------------------------------------------------------------------

 

这是在她们即将迎来长达几个月的分离前的最后一个早上,整间房里都弥漫着一股哀伤。她们在厨房里,Taylor正唱着随意挑选的歌曲煮着菜,Meredith知道这是当她想把一切抛诸脑后时的一个习惯。Karlie双手握着咖啡杯,坐在柜台上,安静地望着她。Meredith看着她们,面前摆放着她的“水”碗,里面装的绝对是“水”,绝对不是什么特加。她讨厌这个,简直深恶痛绝,她讨厌看到她们要长时间的分离,而这还将会是最长的一次,所以在这个清早里Meredith已经快把她的存货都清光了。

 

“Don't cha wish your girlfriend was hot like me? Don't cha wish your girlfriend was a freak like me? Don't cha…(你不希望你的女朋友跟我一样性感吗?你不希望你的女友跟我一样搞怪吗?你不希望……)”Taylor轻声唱着,把最后一块食材放下去。

 

“I do.(我希望。)”

 

【Hooooooooo我的天天天天天,KARLIE。】

 

Taylor刷地扭过头,快到Meredith觉得她没把脖子扭断真是个奇迹。

 

“什么?”她问道,眼睛瞪得大大的,脖子已经红了。Karlie窃笑着从柜台上跳了下来倚靠着它。

 

“我希望。”

 

“你……你希望什么?”Taylor结结巴巴地装着傻。

 

【也不是说她还需要啦,但那也不关我的事了。】

 

“I do wish my girlfriend was hot like you.(我希望的的女朋友跟你一样性感。)”Karlie很溜地接了下去,顿都没顿一下。Taylor的满脸通红了,她用尽所有力气去避开Karlie的凝视。

 

“你真的希望吗?”她玩弄着衣角边缘,小声地问道。

 

“C'mon Taylor,你不觉得我们已经远远过了这个阶段了吗?让我们整理一下顺序吧。当我的女朋友吧,一个我深爱着的,一个深爱着我的女朋友。”Karlie说着,环住Taylor的腰把她拉近,“我希望能在跟我的家人,或是我最亲近的朋友说起你的时候,能称呼你为我的女朋友。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所以先让我帮你指出你是单身的,我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

 

【我现在就像是待在教堂里的妓女,好紧张啊汗流浃背啊喂。快说好,卧槽。】

 

经历了长达84年的沉默,Taylor舒了一口气,莞尔一笑,“我们已经没在跟着顺序做了,不是吗?”

 

“有总比没有好,宝贝。”Karlie龇着牙笑着,“所以?”

 

Taylor噗嗤一笑,缓缓地点着头,“好。当然好。没有什么能让我更开心了。”

 

【BAAAAAAAAAAAA SOWENYAAAAAAAA ZIMICUBABARAAAASDSDGDF】

 

“Yay!”Karlie欢呼着,覆上了Taylor的唇。Meredith猛地把头甩进她的碗里,咕噜地饮下庆祝的一口。【妈蛋终于!】

 

“等等,我有些东西要给你。在这等我。”Karlie突然说道,便跑出了厨房。Taylor自顾地在那痴笑着,用指尖触碰着她的唇,然后咬住了下唇唇角。Meredith想要拍下这个瞬间然后复印个几百万张,将它们从飞机上洒落下来让每个人都看到Taylor真正高兴的时候看起来是什么样的。她的白日美梦被抱着一个红色的大盒子回来的Karlie打断了。模特脸上那一脸骄傲的笑容非常地大,所以Meredith已经知道无论盒子里装是的什么都会让她疯掉了。

 

“那是什么?你一直都在等这一刻所以你就能把这个送给我吗?”Taylor问道,一脸童稚的兴奋。

 

“我确实是一直在等这一刻,但并不是为了这一刻而给你这个。我本来就打算在我离开前把这个给你的。”Karlie把盒子放到柜台上,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地看向Taylor。

 

“我知道距离我能再次亲自见到你会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我知道我们都会因为我们的日程而忙碌起来,也许因为时差我们还会好几天不能说上话。我也知道在我们之间带上一个Calvin会是很艰难的,你会感到愧疚会责怪自己,也许我们还会因此吵架。所以,我想把这个给你。”Karlie把盒子推到Taylor的面前,轻声地解释着。“这些是open when letters(在什么什么的时候才打开的信),也许你之前也在网上看过了。不是我自夸,但我确实是被自己和这些信深深打动到了。”模特龇着牙笑着,Taylor盯着那个盒子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Karlie,这……我没想到要……”Taylor吞吞吐吐地,Karlie噤住了她的声。

 

“我知道,亲爱的,没关系的。真的。只要你跟我保证不要一次过把它们都打开了就行了。要在你感觉到符合信封上写的情绪时才打开它。不要这么快就看完了,好吗?”

 

【我有一个问题。首先,你怎么敢这样对我?】Meredith觉得她正在被火烧着。她费尽全部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跳到那盒子里把每一封信都拆开,一次过把它们读完。

 

“我太爱你了。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了。”Taylor低语道,默默地流下眼泪。Karlie温柔地把泪水拭掉,细腻轻柔地亲吻着蓝眸女孩的鼻尖。

 

“一句我爱你就已经足够了。”

 

Taylor吸了吸鼻子,投入到Karlie的怀中。她把头埋在女孩的胸前放声抽泣,“我不想让你走。”

 

Meredith听到她的心脏被撕成了亿万块碎片。她再到碗中灌下一口来抑制自己的情绪崩发,现在那“水”里已经混杂满了她的泪水。Karlie看起来也非常需要到Meredith的碗中来一口大的。那只猫看到她眨着眼想要把泪水眨掉,为着怀中啜泣的Taylor强作坚强。

 

“宝贝,乖。请你不要哭。”Karlie说着,声音都劈叉了,“在我们反应过来之前这很快就会结束的。一切都会好好的,我们会好好的。我很爱你,Taylor。”高个女孩在Taylor的头顶落下一个吻,深深地吸着气,像是想把她的气息记住。 “I will always come home to you.”

 

【卧槽不要,妈蛋离我远一些,你个撒旦。】灌下那最后的一口,Meredith便昏厥过去了。她没有看到她们互道再见,她没有听到Taylor在那哭,即便是Olivia戳她她也没有醒过来。这很好,因为,港真,她不认为她能够承受这一切。天啊,在第二天她打给Joe向他完整地汇报时她都几乎崩溃痛哭了。而Joe,则在那一整个下午里对着电话哭得不成狗形,害得Meredith除了要照顾Taylor那个爱哭宝宝还要多照顾一个。

 

现在,她正跟Taylor一起待在床上,Taylor正穿着Karlie那件宽大的St. Louis运动衣,她正紧紧地抱着那个红色的盒子。在哭了那么久之后她的眼睛变得又红又浮肿,但相较于之前Taylor经历的每次心碎的痛苦,Meredith觉得这个状况还是既苦涩又甜蜜的。

 

【你会没事的,快给我打开那盒子。】

 

过了一会儿,Taylor缓缓地拿起盒盖,将盒里堆积如山的信展露了出来。看到那些信,Meredith一想到里面会是什么内容顿时就觉得头晕目眩。Taylor颤抖着深呼吸了一口气,取出了摆放在成堆信的最上面的那封信。

 

先打开这个!

 

Meredith屏住了呼吸,看着Taylor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封信。

 

【主啊希望你能仁慈地对待你的子民,我们来了。】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

评论(1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