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10

我为你们两肋插刀,你们却在背后插我两刀



 

跟每个正常人一样,Meredith热爱她的睡眠。在大多数的情况里,以往Taylor起床的时候,她都会选择无视她继续睡,毕竟早起的鸟儿只能吃屎。但是在这个清晨,在感觉到Taylor在床上那熟悉的蠕动时,Meredith迅速地张开了眼睛,简直是她整个灿烂的人生中最快的一次。Meredith眨着眼将睡意甩去,她看到Taylor也在这么做着。女孩缓了几秒神,看着圈在她腰上的手臂甜蜜地笑着。她的手指循着Karlie的手臂缓缓划过,最后手掌覆上了那模特的手。还在睡梦中的Karlie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将歌手抱得更近更紧。她把头深埋在Taylor的颈间,脸已经被金色的头发盖住看不见了。她倦懒的动作让Taylor笑了,整张脸都明亮了起来。歌手微微地扭着头把脸颊向Karlie的头靠去,手指温柔地摩挲着紧握着的那女孩的手。

 

【一大早的撒旦就要来索我的命,太棒了。】

 

几分钟后,Taylor在Karlie的怀中转过身,小心翼翼地不想惊醒仍在熟睡的女孩。Karlie微微地蠕动了一下,但脸色没有出现变化,看来在凝视着Taylor几乎一整晚之后,她仍沉浸在这个应得的睡梦之中。【有点可怕其实,但我欣赏你的努力。】Taylor凝望着熟睡女孩的脸,Meredith又感受到了来自地狱的死亡呼唤。Taylor望着Karlie的神情,像是想把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深刻入脑中,永远不忘记。她的眼神中溢着渴望,溢着恋慕,还溢着那纯粹的爱。这一次她用手指划过Karlie的下颚和颊骨。小心温柔的指尖触碰和那情深荡漾的眼波给了Meredith会心一击。

 

【我就应该好好睡觉,我就知道。主啊来接我上天吧。】

 

望着Taylor的笑脸与Karlie平静的脸,Meredith很确定她轻度中风了。当Taylor的脸缓缓往前探去,泪水涌上了那只猫的眼。然而那歌手却在几厘米开外犹豫了,她羞红着脸退了回去。

 

【卧槽!昨晚你把脸都埋进她喉咙里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害羞了。】

 

正当Meredith准备一爪拍在Taylor脸上时,Karlie叹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Taylor的脸变得更红了,她惊吓地瞪大了眼,她想退开身去却很快被Karlie扶住了腰。模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用力地将局促不安的女孩朝自己压得更近。

 

“好吧,如果你不做,那就让我来吧。”Karlie说着,还没等Taylor反应过来就把两人的唇贴上,获得了她的早安吻。Meredith的视线已被涌上来的泪水模糊了,但她仍能看到Taylor在这个吻中笑了,把手缠入模特的发丝间。

 

“早上好,Princess。”Karlie说道,她的唇仍轻轻地贴在Taylor的唇上。Taylor的笑容更大了,她用手抚摸着Karlie的颈背。

 

“早上好,Sunshine。”Meredith简直不敢相信Taylor听起来是有多高兴和多挑逗。她想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把自己从这肆无忌惮的虐狗中解救出来。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之前没这么做吗?”Karlie不断地碎吻在Taylor的唇上,呢喃道。

 

“因为我是个白痴。”Taylor自嘲着,把女孩拉得更近,取得一个更长久的吻。

 

【我,Meredith Andromeda Ravenclaw Grey-Swift,现在可以宣布我可以安息长眠了,因为我的那个究极白痴的人类小伙伴,自觉地承认了她,她本人,是个白痴。永别了,朋友们。我作为一只猫来到这世上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那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白痴。”趁Karlie说着,Taylor抱着她翻过身,跨坐在她的身上。但就在她这么做的途中,她一脚踢到了一只被会心好几击的Meredith。

 

喵!!!”Meredith尖叫着,捧住被无礼的Taylor踢到很痛的那边脸在那浮夸地碾来碾去。【我的天,那妖艳贱货是想谋杀我!

 

“Oh my god!”Taylor尖叫着,快速地直起身来扭身看向那尖叫的来源。

 

OW”Karlie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她捂着被想要扭身看向Meredith的Taylor肘击的眼睛。

 

“Oh my god, Karlie!”

 

【卧槽泥马!】Meredith发现自己被Karlie受到脸部肘击而作出的自然反应,一脚踢飞下床了。

 

“OH MY GOD!”Taylor尖叫着,在Karlie和Meredith之间来回扭着头打量着,她不确定应该要先去安抚谁。

 

我要告死你们这两个白种平胸骚货!我们法庭见!】Meredith怒吼着,蜷着身子在地上打滚想要缓解痛楚。【卧槽,我差点死了,又一次!】Meredith看到Taylor正一脸担忧惊恐地看向她,坐在Karlie腿上的她的身体都快扭成两节了。

 

“Shit!”Karlie捂着她的脸痛苦地呻吟着。她想坐起身来也看看床下的Meredith,但再一次的,时间点有点太完美了,Taylor决定在这一刻转过身去看Karlie。

 

FUCK!”Karlie大喊道,这一次被Taylor肘击到的是她的鼻子。

 

“Oh my god, I'm so sorry!”Taylor高八度地叫喊着,向重新躺了回去的Karlie弯过身去。Karlie呻吟着,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鼻子。Meredith看到她得到报应哈哈大笑,但旋即她就感受到了来自肋骨的疼痛。她哀吟了一下又笑了。【报应真TMD可恶。】

 

“你为什么要谋杀我?!”Karlie抱怨着,揉拭着眼睛和鼻子舒缓痛楚。

 

“I'm sorry, oh my god, I'm so sorry baby.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Taylor一边哀嚎,一边拉开Karlie的手,在被她攻击到的模特的脸上遍下温柔的碎吻。“I'm so, so sorry.”

 

“你知道吗,我并不知道这段关系会是这么暴力的。我不认为我可以接受,对不起了。”Karlie装作很严肃地说道但她那藏不住的喜悦被脸上的笑容出卖了。

 

“住嘴。”Taylor笑了,用力地亲吻了Karlie的唇,然后又轻柔地吻了她的脖子和眼睛。

 

【没事,没什么事,你们继续。反正我又不是被踢到肚子了,你们继续啊。Meredith是谁来着?】Meredith咆哮着,大声且清晰地展现出她的不耐烦。

 

“我天,我刚是不是把她踢下床了?”Karlie小心地抬起头对上Meredith的怒目。【那是你对意图谋杀的暗号说法吗?因为那就是你刚做的事,你这个妖艳贱货。】

 

“是的,你把她踢下去了。但是是我先踢到她的脸的。我应该过去看看她。”Taylor羞愧地说着,扭身看向Meredith。Karlie迅速地握住了她的手肘,将它们保持在她脸的安全距离外。

 

“看着点,无敌破坏王。”模特说道,身子往床后靠确保她和Taylor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歌手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这一次她小心注意不要攻击到任何人,她从Karlie的大腿上起来去看一下Meredith。

 

【卧槽,我得好好演。】Meredith浮夸地瘫倒在地上,轻声呻吟喵叫着。

 

“Oh no, Meredith.”Taylor哄着她,抱起了那只演技浮夸的猫。“你觉得我们需要带她去看兽医吗?”Taylor抱着那只仍在喵喵叫的猫,忧心忡忡地问道。

 

太好了看兽医!那我就可以再拿到那些止痛药了!那药可high了朋友们。】Meredith呻吟得更大声,秀出她最好的演技。

 

“不用了,她没事的,她只是在演戏呢。”Karlie说道,她可不会上Meredith那五毛钱演技的当。

 

【在你刚差点踢死了我之后,你TMD怎么敢这样对我?】

 

Taylor笑了,她将Meredith放到Karlie准备好了的怀抱中。Karlie将Meredith抱在胸前坐直了身子,Taylor重新爬到床上。“对不起我踢到你了,Mer。”Karlie哄着她,宠爱地挠过那只猫的下巴。模特专心地看着怀中的Meredith,不用抬头,自觉地抬起了一边手臂让Taylor爬进去。Taylor欣然地接受了,依偎进Karlie的怀里。Karlie调整了一下姿势,微微转向那女孩,将她们的腿交缠在一起。Meredith正安全地蜷缩在两个女孩之间,一半的身体靠在Karlie的胸前,另一半则挨在Taylor胸上。Taylor拉过被子覆在她们身上,然后把手覆上Karlie放在Meredith身上的手。她们一起抚摸着、挠着那只猫,轻声地道着歉。听着女孩们同步的心跳声,那只猫的所有气愤与痛楚都被抛飞出窗外了,现在她只感受到了从所未有的宁静与舒适。港真,她一点也不为她们的心跳同步了而感到意外。Meredith很早以前就已经了解到她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她张开眼抬头望去,她看到那两个女孩正在深情地凝望着对方。Meredith在想,她们是不是也注意到了呢,现在这个情景是多么地居家啊。Meredith已经畅想到未来了,这可是一件在Karlie像流星一般划进她们的生命以前她从没做过的事。她在想,她会不会也有机会这样在远处看着,看着Taylor和Karlie用现在这个姿势抱着一个牙牙学语的迷你版的人类呢。(她是喜爱迷你的人类的好吗?在她们还没学会成天说着蠢话的时候,待在那样的人类身边其实是还挺不错的。所以你别给我大惊小怪的。)她做着美好的白日梦喵叫着,更深地依偎进了她们的怀中。Karlie将Taylor拉得更近,大声地在她的发旋上落下一个吻。Taylor愉悦地哼着声,闭上眼把头靠在Karlie的肩上。她们在Meredith的柔软松毛上扫过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交缠了在一起。她们就这样让手交缠着,过了一会,才松开手继续抚摸那只猫。就这样,女孩们轻松地聊着天,一只手埋在Meredith的松毛里,另一只手则放在彼此的腰上。Meredith没注意过来她已经睡着过去了,她恨她就这么睡着了。【也许这比止痛药还要好吧,】这是她在完全失去意识前所想的最后一件事。

 

----------------------------------------------------------------------------

 

Meredith高兴地哼着歌爬上楼梯,嘴里咬着两瓶从她的秘密贮藏处里拿来的小瓶伏特加。她现在被独留在家里,而且Taylor还留下了她打开了的电脑。她给Olivia打开了电视放着卡通片,还扔给了她几朵鲜花,让那只白猫自个忙着没空留意她。她想起了那一天,Olivia将她的伏特加当成水误饮了被酒精支配了的恐怖。那一整天,Meredith必须将那只晃来晃去胡说八道的醉猫Olivia藏离Taylor的视线。她可不需要历史再重演一次,谢谢你。她开心地跳上那张大桌子,爪子点了点键盘唤醒待机的电脑。当她看到Taylor的桌面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是一张Taylor和Karlie跟Swift家族的合照,Meredith认出了,那应该是在Andrea的生日上拍的。Karlie正背着Taylor,歌手的手紧紧地环住那女孩的脖子,她笑着的嘴巴正贴在Karlie的耳朵上。模特脸上是她那标志性的笑容,她的手握住了缠在她腰间的Taylor的双腿。Andrea笑对着镜头,她身边的老男人Scott正偷偷地在她妻子的头上比着兔子耳朵。Austin则扬起了一边眉毛窃笑着,斜眼看向紧贴着身子的女孩们。

 

【我就是Austin,Austin就是我。我们是一体的。】

 

Meredith再看了那照片一次又笑了,随后点开了浏览器。她叹着气等待着页面加载出来,拿起身边的酒瓶子喝了一口。她已经好久没看到Taylor和Karlie在一起了,这让她悲痛欲绝。自从Taylor开始了世界巡演,她唯一能看到Karlie的时间,就是每晚透过那电脑的屏幕。在Taylor跟Karlie视讯时,Meredith总会偷偷溜到镜头前,看着Taylor絮絮叨叨地说着观众有多棒她有多为这次巡演自豪,还有来个十分钟的演讲讲述她每天有多想念Karlie,她有多希望是她能待在她的身边而不是那张屎脸。一想到Crouton Harvest,Meredith就咽了口口水,真希望刚才有把猫薄荷毒品也带上来了。

 

她试着把那不愉快的想法甩出脑袋,小声地哼着歌刷着Taylor的tumblr。她刷到了几条文字汤,几张粉丝的自拍,几张Taylor的照片,然后刷到了一张用屎提纯出来的照片。她作呕着快速刷了过去,试着不去看到那些照片,但大概也已经存在她深深的脑海里了唉。当她看到另一张Taylor和Carpenter的街拍,Meredith又喝了一口伏特加然后点进了Kaylor的tag。

 

【在这么近距离地看了撒旦之后,让我来洗洗眼吧,还要清洗一下我的灵魂。】她继续哼着歌刷着汤,当她看到Taylor被不同的博主抓马了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飘起来了。【碧池们,用那些茶杯扔死她们吧。同志们努力啊!】

 

“Taylor Swift vs. Karlie Kloss: Who is the Best Best Friend?” 在Meredith看到某个人发的一段影片时她皱了皱眉。{此處結合視頻觀看風味更佳。}

 

【这TMD是什么鬼?这是来自Vogue的?我怎么之前没看过呢?】她好奇地点进了影片,猜想着究竟这一次女孩们要释放出多少姬气呢。当那诡异的音乐声响起,她翻了个白眼。

 

“Tell me your name, please.”

 

“Taylor Swift.”

 

“And who is your best friend?”

 

“Karlie Kloss!”

 

【我的天,你看看她笑得多蠢,快从我面前消失。】

 

“And what is your name?”

 

“Karlie Kloss.”

 

“And who is your best friend?”

 

“Taylor Swift.”

 

【你看看她们那张蠢脸,我的天,你还能更明显些吗,Taylor?】Meredith摇了摇头,又喝下了一口伏特加。

 

“…Also Olivia Benson…”

 

当Meredith听到从Karlie口中出来的那几个字时她呛住了。她咳嗽着想把酒从肺部中咳出来,她的眼中燃烧着怒火,上面布满了被背叛的泪水。

 

“My favorite little fuzzy cat.”

 

Meredith生气地拍在电脑上,一下子关上了所有网页。她的咳嗽停止了,但眼泪还在那,说着Oliva是她的best friend的Karlie的声音仍在她的耳边萦绕。她眨着眼把眼泪眨掉,还是不能从电脑屏幕上回过神来。

 

AlsoOliviaBenson…MyFavoriteLittleFuzzyCat…AlsoOlivia…FavoriteLittle…Benson…FuzzyCat…那声音在她的脑子萦绕不散,她感到了耳鸣,眼压高到压到她的颅骨。

 

【你还要背叛我多少次?】她想着。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生气了,再也没有力气了。这就像是一个死循环。她们背叛了Meredith,然后做一些讨人喜欢的事,Meredith原谅她们,然后Meredith又再次遭到背叛了。这是一个永不结束的死循环,Meredith已经累感不爱了,她很累,却也不能恨Olivia,因为那只白猫在95%的时间里都不知道这世界在发生什么。

 

在她意识过来以前,她已经走下了楼梯。她看了Olivia一眼,但她的妹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的卡通片。在这种时候,Taylor和Karlie才是Meredith怨恨的那个,她们逼着她去讨厌像Olivia这样的孩子。她向那只小猫走去,跳到她的身旁。Olivia转过头疑惑地看向Meredith,Meredith亲了亲她的额头。Olivia惊讶地瞪大了眼,张大了嘴。

 

“是谁死了吗?”Olivia震惊地看着Meredith,问道。Meredith只是耸了耸肩便离去了。她知道Olivia还在望向她,但她并不在乎。她走到了藏在中空地板下的她的秘密储藏室,她看到了她的酒、她的猫薄荷毒品、几张她和她的堂兄的照片、一把紧急用的小刀、三部在植物女士来的时候偷过来的即弃式手机。她用嘴叼起其中一部手机,将地板重新合上并盖上地毯。她打开了手机,快速发送了信息。

 

“10点钟视讯?”

 

她不安地等待着,尾巴拍打着地板等待着回覆。正当她准备爆粗,地板上的电话震动了。

 

“k.”{ok的懒惰版}

 

Meredith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懒鬼。】把手机藏好后,她快速爬上楼,再次坐到了电脑面前。【卧槽,我忘了拿点猫薄荷毒品了。】

 

在她想离开回去拿之前,视讯的邀请通知弹了出来。她按下接通键,却只看到了一坨棕黑的毛。

 

“你站得太近了。又是这样。”她翻了个白眼,这一天里的第几万次了。

 

“Oh,好的,等等。”Joe说着,往后退了几步,但脚踩空了失去了平衡。Joe从桌子上跌了下去,Meredith发出了洪亮的笑声。她一直笑着直到对上重新爬起来的Joe的怒视以及咆哮。

 

“TMD给我闭嘴,Meredith。”Meredith还在咯咯地笑着,Joe接着说道,“你打来干嘛?”

 

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件,她的笑容消去了,她抓过身旁的酒瓶,仰着头一饮而尽。

 

“顺带一提,我们也是时候讨论下你这种不健康的上瘾问题。”Joe说着,挑起一边眉,“发生什么了?是不是又是那个Clavicle?”

 

“这不是一种上瘾问题,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不需要你那无谓的教训。”Meredith叹着气,用力地把瓶子放下。“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说,但,我宁愿是他。我能忍受他,只要我能够看着……她们,高兴地在一起。但我不认为……我不认为我能够忍受跟另一只猫待在一起。”Meredith说着,伸手去拿第二瓶酒。她知道Joe正关心地看着她,所以她格外留心地不去对上他的眼睛,她知道也非常讨厌自己正在他的面前曝露了她真实的情感

 

“告诉我发生什么了。”Joe友善地说,Meredith在喝了一口第二瓶酒之后开始细说。她告诉他发生什么了,他安静地听着。她很羞愧她曾用她现在正伤心的事情折磨过他一次,但他也大概是唯一一个能理解她现在的感觉的人了。

 

“你知道的……我已经……我是真的一直在努力尝试,非常非常努力,但我现在就像是一块残旧的破抹布,要让人不惜一切地躲避开来,然后我就感觉,卧槽,你了解吗?”Meredith说完,瘫在桌子上,来回滚动着空瓶子。Joe沉默了良久,消化着Meredith刚跟他说的话。

 

“你醉了。”他观察到,语气却是愉悦的。Meredith盯向他,将瓶子推开。

 

“就这样?你要说的就这么一句你醉了?然而顺带一提,我没有,好你个狗胆。”

 

Joe翻了个白眼,叹着气,“我了解你的感觉,这就是你想我说的吗?因为我是真的了解,然而我也并不知道要怎么让这感觉好起来。我知道在你把你的一切都奉献给她们了却被她们如此对待你会很受伤,但我们也没法做些什么。我不能强迫Karlie把我带回家,就如同你不能强迫Olivia离开。这是我们必须接受的。我们不能改变她们的想法,只有她们可以那样做。”

 

Meredith安静地听着。他是对的,每一个字都是对的,Meredith以为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些话会感觉好些,但意外的,并没有。

 

“至少你还有那对双胞胎。还有Tracy和Kurt。”Meredith说道,她没想过自己的声音会这么的小,“而我,除了她就再也没有别人了。我没有别人了。”尽管迅速反应过来,她还是没能及时止住那掉下来的眼泪,她知道Joe肯定看到了。那只狗深深一叹气,向Meredith投去她并不想要得到的同情的目光。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能让你感觉好些。”Meredith点着头,缓缓坐起身,试着打起精神来。“但如果你想要找人谈话,我永远都在。我是说,前提是要这部旧电脑一直插着电。但你懂的。”这只狗耸了耸肩,温柔地笑着。Meredith笑着点了点头,看向那只曾被她蔑视的善良的行走的地毯。

 

“谢谢你,Joseph。”她不经意地说道,但那是发自内心的。这一次Joe咧开嘴笑了,这个表情让Meredith想起了他的那个插刀教人类小伙伴。

 

“不用客气。这是朋友应该做的。”Meredith冷笑着翻了个白眼。

 

“Joe,你这个无知的贱货。我们不是朋友也永远不会是,永远。”

 

Joe笑了,“你看,她回来了。”Meredith也笑了。“但是,永远也不吗?”

 

“永远永远。”

 

“你是说,永远的朋友吗?”

 

“永远不是朋友。”

 

“好吧,我也是算是试过下那个套了。”Joe笑着伸出了舌头。

 

Meredith大笑着,他们互道了晚安,然后关上了视讯和电脑。当她回到孤身一猫时阴郁又再次包围了她。捎上空了的瓶子,Meredith离开了房间,她缓缓地走下楼,思绪远飘。Joe是对的,就算让她承认这件事会让她很痛苦。Olivia就在这里,她也不会去别的地方,Meredith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接受她的命运,去当一只有事的时候才会被想起的替补的猫。就这样,在那天里,她第二次走向了正窝在沙发上的Olivia,她正瞪大着眼好奇地看着卡通片。她在她身边噗通地坐下,把头靠在小猫的肚子上仰望天花。Olivia什么也说什么也没问,这让她很感恩。她只是向她靠得更近,想给她的姐姐提供一点安慰。

 

【去她的那两个瘦不垃圾的妖艳贱货。今年我要开始把我的爱交给值得的人。那就是我本猫。】Meredith想着,合上了眼。而且如果最后事情发展得不如意,她还能逃跑呢,是吧?是的。

 

----------------------------------------------------------------------------

 

“她表现得好奇怪。”

 

“Hmm。”

 

“不,Taylor,我是认真的。肯定是发生什么了。”

 

“你是什么意思?那不过就是Meredith在做自己啊。”

 

“不,讲真的,她今天甚至都没过来欢迎我。她之前总是会在门边欢迎我的,你知道的。而且我已经几个星期没在视讯环节见过她了,她以前总会在那的。”Karlie看着Meredith,紧张地咬着指甲,“肯定发生什么了。你觉得她是生病了吗?”

 

【是的。因为你这混蛋生病犯恶心了。】Meredith已经冷落那女孩好几个星期了。她非常地开心,效果完美地发挥了。至少,在Karlie的身上发挥了。Taylor还在生她的气,就因为她抓伤她宝贵的腿了,说是现在Meredith欠了那白种废物4000万美金了。【那我的分手费呢?蛤?在我经历了你那么多的屎之后,你就这么拿一个明亮版本的我取代了我?】在她看着最喜欢的电视剧中途,Taylor大胆无礼地关上了电视机,你不能怪她情绪就这么上来了嘛。反正现在,她的努力是有所回报了。Karlie正在沙发上躺在Taylor的两腿之间,她的背紧贴着歌手的前胸。Taylor的手探入了Karlie的衣服下,她的唇正不断地吻着模特的颈脖。但Karlie完全不在状态中,她只忙着盯着Meredith,盯着那只正在地毯上审视着这一切的猫。

 

“真的假的?在我们几个星期没见过对方之后,你只想谈论我的猫?”Taylor说道,语气中带着不耐烦。Meredith窃笑着,但仍不直接看向她们任何一个。

 

“对不起,好吧?我只是觉得她在生我的气让我很不自在!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自在。”Karlie绝望地说着,试着让另一个女孩明白她。Taylor吹了吹气,摇着头把注意力放回到Karlie的脖子上。

 

“这让我太失望了,我以为你也想我了。”她语带诱惑地说着,将Karlie的头转过来那么她就可以亲吻她的唇了。Karlie有那么一秒陷进吻里了,她的手覆上了Taylor的脸颊。Taylor笑着迎接胜利,但她的开心很快就被终结了,就在Karlie睁开眼看到一脸失望地看着她的Meredith时。

 

“你看到了吗?!她看着我就像是我背叛她了还什么的!”Karlie大喊道,从Taylor的怀中退开身来,“我究竟做了什么了?”

 

Taylor大声地哀嚎着,从沙发上拿起一个枕头把脸埋进去放声尖叫。Meredith笑着起身走向厨房。【想要却得不到的欲求不满很爽吧,妖艳贱货。】

 

“好了,够了,我要去跟她谈一谈。”Karlie说道,起身跟上Meredith走向厨房。Meredith听到Taylor抱怨着Karlie变成了比她更疯狂的猫奴了。她刚想转过身,便被一把抱起放到了厨房的柜台上。

 

【卧槽……提前警告一声会比较好。】她给了Karlie一个臭脸然后倔强地盯向她的眼睛。

 

“对不起,好吗?我不知道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了,但显然是我们做了些什么。所以,我很抱歉。我们很抱歉。我知道你身上有些很奇怪的事情发生着,你是真的能理解我们以及这一切发生的事。我很抱歉。请你不要再给脸色我看了。我爱你。你是我这世上最喜欢的猫。所以,请你,原谅我吧。”Karlie说道,看起来是由衷的忧虑和伤心。一如既往的,在面对Karlie的时候,Meredith的心总是会变得柔软。她叹着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已经两次了啊,再有一次你就出局了。】Meredith想着,往前迈了一步,把头靠到Karlie的肚子上。K三岁大声地尖叫着,狂欢地甩开手庆祝。

 

“Taylor!她原谅我——”

 

Karlie话还没说完,她的一只手就拍到了柜台上的盘子架,将它整个推倒,随之而来的是清脆响亮的破碎声。Meredith震惊地看向地上,整个厨房现在被细小的玻璃和陶瓷碎片覆盖了。Karlie,正赤着脚,受惊地尖叫着,试着避开任何割伤。Meredith听到Taylor冲向她们的高跟鞋声。【TMD她究竟为什么还穿着高跟鞋来着?】

 

“Karlie!发生什么了?!”Taylor大喊着,在她看到地上的混乱后她旋即去检查Karlie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口。Karlie尴尬地咬着唇。

 

“在Meredith拥抱我的时候我太兴奋了就把盘子都打翻了。而我现在是赤着脚所以我被困在这了。”她踮着脚尖站着,羞怯地承认道。Taylor眨了几下眨眼,放声大笑了出来。她不怀好意地笑着走向Karlie。在Meredith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以前,Karlie已经被刷地抱了起来。Taylor,正一脸骄傲地笑着,将Karlie新娘抱着,她对上了Karlie那震惊的眼。

 

“Woah,有人最近有健身了。”Karlie说道,脸颊通红,害羞地笑着。Taylor骄傲地大笑着,让人惊讶地抱着Karlie稳健地走出了厨房。

 

“当你每天都要跳舞还有爬那旋转T台时我想就会有这效果吧。”Taylor说着,在Karlie把手环上她的脖子时她的笑容更大了。

 

“看看你,我的英雄。”模特咯咯笑着,然后亲吻了Taylor的脸颊。

 

“别以为就这么在脸颊上亲一下我就会轻易放过你。”Taylor说着,缓慢却稳健地迈开每一步。

 

“是吗,你脑里在想着什——”

 

嘣。

 

“OW!TAYLOR!我的头!”

 

“对不起!我发誓我没看到这有一堵墙!”

 

Meredith笑了,无奈地摇着头。也许有一天,她能试着气她们更久一些。也许,她们俩贱货就不会再这么愚昧无知了。想着这些也许,让Meredith开始累了。听着从楼上传来她们的笑声,她缓缓地笑了开来,Taylor是真的打算将Karlie抱到卧房里去呢。她不知道下一个“也许”会是什么。她不知道距离她们其中一个再插刀她一次还会有多久。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她知道她会停止这过多的忧虑了。你看,在几瓶伏特加和几包猫薄荷毒品之后,她真的感到放松了。她不打算继续生气了,她只会放宽心,冷静地——

 

等等。

 

【等等。】

 

【我TMD要怎么离开厨房?!】

 

你们这俩发情的小骚货……!!

 

(是的。时刻保持冷静吧。无论发生什么。)←LOL我覺得這是來自原作者對船員們面對屎時的訓示。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

我決定把flat ass都翻成平胸了平屁股不好聽反正是真的沒胸不是嗎🌝

Oh btw一大波糖正在趕來的路上大家可以好好期待下面幾章😉


评论(1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