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08

行走的地毯



 

“Meredith。”

 

【滚远。】

 

“Mere, pleeeeease.”

 

【滚远。】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做了什么了?”Karlie哀嚎着,试图与这只猫谈判但又不敢靠得太近。Meredith仍是怒发冲冠的样子,她完全不想看向Karlie那边,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女孩的手想要靠过来碰她,这时候她就会发出嘶吼警告她。Meredith的眼睛正对着那张毛茸茸的地毯脸,而那货也正在用他如同撒旦的屁眼一般黑暗阴险的眼睛盯着她。

 

“放弃吧Karlie,你现在是在狗的家里。”Taylor说道,看起来对于Karlie在Meredith那屡屡碰壁感到很享受。

 

【她可以跟她那只臭气熏天的狗一起待在这我一点儿也不在乎。】Meredith依然紧绷着身子盯着那只狗。她仍然能感受到背叛为她带来的痛苦的滋味,那让她的怒气再次爆发。【至少Taylor不是一个dog person。为什么我信任的每一个人都要在背后插我一刀。】

 

“为什么你一副这么享受的样子?你就不能帮帮我吗?”Karlie在再次遭到Meredith的拒绝后抱怨道。

 

“Oh honey,现在没有人能帮到你的。Meredith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记仇。”Taylor坐在Kimby和Tracy的身边翘起了腿,开心地说道,“我,可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你终于也要在她的冷漠面前碰壁了。”

 

“你这么开心只是因为你觉得她会因此重新开始对你友善了,但只要一天Olivia还在这,这还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你可别抱太大期望了。”Karlie气恼地说,又再一次试着靠近Meredith。

 

Meredith快速地走开,跃到沙发上,依偎在Taylor身边。【不准碰我,叛徒。】

 

Taylor笑着将Meredith抱起,“你刚说什么来着?”她嚣张地说道,挑起一边眉看Karlie还敢不敢继续反驳。自见到那只行走的地毯以来,Meredith终于第一次看向了Karlie的眼。女孩悲伤的眼睛正看着她,眼里泪光闪烁着像是快要哭出来了。Meredith努力保持满不在乎的冷漠的样子,但卧槽,Karlie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刚被Meredith弄坏了她最喜欢的新玩具那样可怜啊。

 

【我说……那只狗是跟她的父母住在一起的所以也许根本不是她的?也许是属于那对双胞胎的?也许她……】

 

“汪!”那只小恶魔开心地吠着跳到Karlie身上,舔着她的脸深深地埋入她的怀里。Karlie接受了他的举动,抱住了那个行动的跳蚤包。

 

【不。没机会了。Karate Klutz是谁来着?我并不认识一个叫Karate Klutz的人。】

 

“Aww,谢谢你Joe-Joe。”Karlie挠着那只狗的头说道。

 

“喵。”【你知道吗Taylor,你可逃过一劫了。那几根手指本来可要伸到你……】Meredith看到那只狗脸上那细微的窃笑,停住了思考。那只狗得意的笑容越来越大,就像是在Karlie的怀中嘲笑奚落着Meredith,她生气地发出低声嘶吼。

 

【那个狡猾的小……】Meredith眯着眼。她并没有注意到在那歌手跟Karlie的妈妈和妹妹们高兴地聊着天时,Karlie看着Taylor的那甜蜜的笑容和发光的双眼。她只顾着注视着那只正坐在那女孩大腿上的行走的地毯。那只狗发出愉悦的哼声,向Karlie的怀里依偎过去,像是在宣示他的所有权,她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Meredith清楚知道那是一种让其他人走开的信号,她也曾在Taylor身边发出过无数次这种信号。Joe正在叫她走开,Karlie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好吧你现在惹上另一摊事了,蠢货。】Meredith可不是那种会在一场战斗中退缩让步的人。

 

----------------------------------------------------------------------------

 

Meredith透过客房的窗户看着Taylor和Karlie。那群人类正聚在后院里,他们正坐在那些看起来挺舒服的户外家私上。即使是隔了一定的距离,她也能看出现在Taylor和Karlie的举止有多么的亲密,就像情侣一样。她们坐在一张双人椅上,但Karlie是紧贴着Taylor的,Meredith可以肯定她们旁边还能再坐下一个人。每当Taylor张开嘴说着什么时,Karlie都会灿烂地笑着,向她投去那标志性的心心眼,她看起来就像是想跳到Taylor的大腿上抱住她就这样度过余生。Taylor正在跟Tracy说着话,从她的手部动作看来她对正说着的话题是充满热情的。Karlie的右手正搭在椅背上,她翘着腿,整个身体面向着Taylor。她深情地凝望着那蓝眸女孩的脸,仿佛Taylor是正在把繁星一点一点地装点到天空上。Meredith看到Kimby用手肘推了Kariann一下,笑着朝Karlie的方向示意。Kariann会心一笑,扬起一边眉毛。就连Kurt和Tracy也要很努力才能把注意力放在Taylor的讲话上,他们三不五时地忍不住要瞪给他们的女儿一个斜眼。

 

【你知道什么叫不明显吗?Karlos。】

 

Meredith还在生着这个高个女孩的气,非常非常的气,但那到底是Karlie啊。而且再想到Taylor正在“交往”的那个愚蠢的垃圾头屎脸怪,就是你让她选一万次她还是会选Karlie而不会选那个家伙啊,即便是这个女孩还附带了一只小型赛布勒斯(地狱三头犬)。

 

“Hi。”Meredith缓缓转过头,向声音的源头看去。很不幸的是她已经知道是谁了。“我是Joe。”

 

这只猫缓缓地转过身,视线不曾离开这只不受欢迎的存在。她如王者驾临般坐下,将尾巴卷在腿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那只狗。

 

“你可以明确地告诉我我在什么时候问过这个问题了吗?”Meredith满不在乎地说道,试着表现出这只狗对她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那只狗眯着眼冷笑着。

 

“我想我还是单刀直入吧。”Joe说完跳到Meredith的身边。那只猫并不想展露出畏缩的样子但那突如其来的动作还是让她倒退了一步。“你跟你的主人对Karlie有什么目的?”

 

听到这个问题,Meredith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TM……】“Excuseme?”

 

“你听到了的。你的主人对Karlie有什么目的?”Joe没好脸色地再次发问。

 

“这TMD不关你的事,Mojo Jojo {《飞天小女警》的大反派}。”Meredith磨着牙说道。【要是这个蠢货认为他够格审问我我就用力把他的假发扯下来。】

 

“跟Karlie有关的就关我的事。”Joe回应道,显然感到烦躁,“我看到你的主人看向Karlie的那种眼神了。我不喜欢。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Meredith自己都还没意识过来,骇人的咆哮已从她的喉咙发了出来。她向着Joe走近了几步,眼中烧着怒火,“首先,Taylor不是我的主人。除了我自己,没有人可以当我的主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蠢货是不是很喜欢被其他人占有的感觉,但我们是不喜欢的。”她的声音沾满了毒液,Joe也一定听出来了,因为Meredith看到他吞了一下口水往后退了一步。“其次,你什么鬼都不知道。或者如果你能注意看下你就会发现你的主人也使用一样的眼神看着Taylor的。但我不怪你,显然你的智商缺陷是承继了你们的狗族基因的。”

 

Joe看起来快要爆发了。Meredith暗自偷笑,为她取得这场非正式的胜利感到骄傲。“Karlie是有男朋友的。”他想了一下,说道。他想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很自信但Meredith看穿了他暗藏在眼中的犹疑。

 

这一次,Meredith笑了。她笑得很大声,充满嘲讽的意味,惹人讨厌,“Oh,Joseph。我真不知道我应不应该替你感到可怜。你对男朋友的认知是什么?你上一次听到Karlie提到她那宝贵的男朋友是什么时候了?又或是带他回来?又或是她看起来确实很享受跟他待在一起?”Joe紧咬着牙关,什么也没说,Meredith知道她成功影响到他了。

 

“但你又怎么会知道呢,你又不是能一直待在她的身边,是吗?”话一出口,Meredith已经意识到说错话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但Joe不知怎么的就比其他人更快地惹怒了她。她就是个碧池,好吧?她是一个会毫不犹豫地报复你的内心阴暗的碧池。她知道她是的,这一点她是不会否认的。但是她没想过要那么碧池地去嘲笑其他宠物跟他们的人类家人的关系,即便那是一只狗。【卧槽,我不应该那么说的。】

 

在Meredith能再说些什么以前,Joe已经冲出了房间。所以她就只是坐在那,叹着气把头放到爪子上。她太愧疚了,愧疚到已经无法享受这场胜利。而她并不喜欢愧疚的感觉,好吗?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是知道应该要做什么的,但只是想一想就已经让她头痛了。【Ugh,让我去死吧。】

 

----------------------------------------------------------------------------

 

Meredith在楼下找到了Joe。那只狗正趴在地上,头靠在爪子上。他的眼睛布上了一层雾气,他的思绪显然不在这间房里。这只猫大声地叹了一口气,拖着身子走到房间的那头。Joe没有看向她,但她知道他感觉到她的出现了。【现在就做或永远不做,Meredith。你可以做到的。】她清了清喉咙,引起他的注意。Joe微微地转过头看向她。“呐,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她说道,柔和的声音中带着愧疚。Joe翻着白眼冷笑着。

 

“不,你是故意的。”

 

“好吧,或者有一点点故意但只有一点点。我不应该那么说的,这是不正当的,这不是我平常会干的事。”Meredith小心翼翼地选择着每一个说出来的字词。

 

“但你看起来倒像是以干那种事为乐的。”Joe现在直视着Meredith,驳斥道。

 

“如果你是说我看起来像个爱讽刺人的碧池以揭人伤疤为乐那你是完全正确的我也谢谢你的称赞。”Meredith说道,微微窃笑着,“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让你觉得因为Karlie不再能花那么多的时间陪你了,所以你对她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那是错误的。”她说道,一股强烈的感觉涌上胸膛,她叹着气,“特别是自从Olivia来到家里之后,我明明对Taylor也有着一样的感觉的时候。那是很虚伪的,我虽然内心阴暗,但我并不想当个虚伪的猫。”

 

Joe望向她的眼神终于不再像是想开车碾过她的身体那般,所以她想她应该做得还不错。然而,当那只狗眼神中的冰冷渐渐转变成了同情之后,她对这一切感到非常后悔。【卧槽不要。】

 

“也许Karlie经常把客厅的那张地毯错认成是你了所以那也不是你的错。”她说道,试着拿回点恶毒女皇的气势。

 

Joe翻了个白眼,但随后笑着缓缓点头,“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Uhm,yeah,不是的,我不是在道歉。别说得好像我是似的。”Meredith冷笑道,向后门走去,准备加入那群人类。当她听到Joe跟了上来时她翻了个白眼,“请你不要靠近我五尺以内,你那臭垃圾味会伤害到我的声带的。”她没有回头去看Joe的反应,脚下的草丛让她感觉太舒服了所以她也没空理会别的事情了。她缓步走到Taylor身边,打量了下她旁边那被阳光照射着的位子,走过去躺了下来准备好好放松一下。

 

“Hi Mere!”Karlie喊道,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卧槽,你能淡定点吗?】Meredith想道,斜了Karlie一眼然后继续舒适地躺在阳光下。

 

“Ugh,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原谅我,这实在是太久了!”Karlie哀嚎着,浮夸地将头倒靠在Taylor的肩膀上。

 

“Well她是个没心没肺的碧池所以我不会抱有太大的期望。”Meredith听到在狗屋里的Joe喊了过来,他正咬着他的玩具骨头。

 

“你的假发不错看,Joe,是用什么做的?”Meredith回喊道。

 

“你妈妈的胸毛!”Joe反驳道。Meredith眯着眼,挥着爪子让他滚远。她没意识到这群人已经转换了话题,直到她听到那个她最瞧不起的名字。

 

“Taylor,我听说你现在正在跟某Calvin Harris约会,是吗?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对DJ感兴趣呢。”Kimby说道,一副洞穿一切的微笑。Meredith享受地欣赏着Taylor和Karlie坐在那局促不安的样子,Taylor看起来像是想飞向太阳而Karlie则看着像是想把香槟瓶一把敲在Kimby的头上。

 

“Uhm, yeah, 有些事就这样发生了。”Taylor说道,紧张地笑着。【港真,为什么这种说谎技巧还有人会信?】

 

“Calvin Harris是谁?他也很有名吗?我没听说过他呢。”Kurt问道,皱起了眉头苦苦寻思着。

 

【Yeah,Kurt,你跟绝大部分的人是一样的,你不需要感到愧疚。你只要到拉斯维加斯去,然后循着最浓郁的渣男的气味,那么你就能找到他了。】

 

“好了,停,你们这样会让她很不自在的。”Karlie出来打救Taylor,她握住了那歌手的手肘一副要保护她的样子,她用拇指慢慢地擦拭着Taylor的手臂。【你还能更明显些,你敢不敢。】

 

“不,不,我不介意的。反正也没什么他们是不能从新闻上看到的。是的,他是个DJ,他在他那行里是挺厉害的。”Taylor说道,终于稍稍能冷静下来。

 

“Well,我们希望你们能好好的,亲爱的。”Tracy笑着说道,Kurt在一旁礼貌地点头和应。

 

“我不希望。”Karlie小声地嘟囔,声量只足够让Meredith和Taylor听到。Taylor猛地刷红了脸,试着将笑容压下去但很可悲地失败了。

 

【Yoooo, Karlos体内的洪荒之力要冲出来了。】

 

“你们什么时候能跟Josh和Calvin来个四人约会呢?”Kimby再次说道,她扬起了一边眉,窃笑着仿佛她已经知道了她们最肮脏的秘密。

 

【TMD只能在我的葬礼之后,Kimberly。】

 

“Aw,那会非常有爱的。”Kariann说道,笑得一脸无辜,但那闪烁着的眼睛却是在诉说着另一个故事。【我喜欢这一招。她们是聪明的。】

 

Karlie咬了咬唇,说道,“Uhm,短期内不会有,我想。大家都非常的忙碌,我也不觉得四人约会会是Josh喜欢的事情。”

 

“你不觉得?他是你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你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吗?”Kimby质问着Karlie,傲慢的笑容不曾离开她的脸。

 

【祝贺你,你中了自己的套了。】

 

“不,我是知道的。”Karlie说道,语气低沉且带着危险,她正用表情警告着Kimby。

 

“说起来,Josh最近怎样了?我们好久没听说过他了。”Tracy问道,怀疑地看向Karlie,“你们还好吧?”

 

Taylor正四周看着后院的风景,假装自己并不出现在对话现场。Meredith注意到当Josh的名字被提起来时她身体的绷紧。

 

“Yeah,我们很好。他很好。一切都很好。我们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吗?”Karlie说道,明地将她的不自在展露于人前。Tracy和Kurt便不再说了,但这对老夫妇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显然他们女儿的含糊应对是不能轻易说服他们的。

 

【你还不够狡猾熟练啊,Karlie。】

 

“好了,好了,对不起。”Kimby说道,她听起来是很真诚的,但Meredith可不受她那一套,“只是你从没把他带回家过,我们也从没跟他待在一起超过一个小时。我们只是想确定你是跟值得的人开心地在一起的。”

 

【不,我还是不会上你的当的,你在打着什么算盘,Kimby?】

 

“如果我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是在跟Taylor交往而不是Josh呢。”Kimby一脸无辜地说道然后笑了起来。

 

【Whooop,是这么一个算盘啊。】

 

Meredith看到那愚蠢的被识穿的表情出现在她的人类小伙伴的脸上又忍不住窃笑了。Taylor看起来像只突然被车头灯照住受惊的小鹿,而Karlie则看起来离要将Kimby撕碎也不远了。但Kurt和Tracy大笑了起来,仿佛Kimby刚真的说了一个笑话。Kariann随后也加入他们笑了。看着Taylor努力地想要笑出来但声音却哑掉了简直是Meredith见过的最有趣的事情之一。

 

【你们真的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她不是一个好演员吗?】Meredith这样想着,安静地看着她们,没注意到他们已经将话题转到Kristine身上了。

 

“Pssst。”

 

【滚远。】

 

“Pssst,Melanie。”

 

【你刚TMD叫我什么来着?】

 

“我会找个方法将口香糖吐在你那又假又蠢的头发上那么他们就会将你屁股的毛剃光了。别试图挑战我的底线,蠢狗。”Meredith嘶吼着,怒火在眼里燃烧。

 

“五分钟后在房子里跟我会合。别带任何人过来不然我就告诉所有人你刚才跟我道歉了。”Joe鬼鬼祟祟地经过Meredith身边,说道。【TMD他这混蛋……】

 

“没有人会相信你的。我也不会在任何地方跟你会合。”

 

“我会告诉你酒柜在哪。”

 

……

 

“我会在十五分钟后出现。”

 

“不,我说的是五分钟。”

 

“我说十五分钟,Chewbacca {《Star War》那只毛茸茸的东西}。”

 

……

 

“Chewbacca是什么鬼?”【Ugh。】

 

“我觉得你智商上的缺陷真的很烦人。现在给我走开,我在做日光浴。”

 

----------------------------------------------------------------------------

 

三十七分钟后,当最后一缕阳光也自山后消失,Meredith这才走进屋里。Taylor和Karlie正跟Tracy一起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她们愉快的谈话声在屋子里回荡着。Meredith经过厨房的时候瞄了她们一两秒,Tracy说了什么让Taylor大笑了,Karlie的手正扶在Taylor的腰后,她的脸上发着光,大概是因为看到她爱的女孩正跟她的妈妈这么自然地互动着。当然了,Meredith只是猜的。

 

“我说的是五分钟,不是四十。”Joe突然跳到她的跟前,看起来很生气。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我本来都不想来的。”Meredith慵懒地回答道,丝毫不被这只狗的怒气影响到,“你想干嘛?”

 

Joe翻了个白眼,示意Meredith跟着他。Meredith发出一声恼人的吼叫,但她还是跟上那只毛茸茸的狗,走到了一间看起来像是Kurt的工作室的房间。

 

“如果你打算要杀我,我要先让你知道我是会一些功夫的,而且我的堂哥掌管着俄罗斯最大的地下组织。”Meredith说道,用表情警告着那只狗。Joe看起来也是受够她了但很恼人的是这只小蠢货却能给Meredith带来难以描述的快感。

 

“我想让你告诉我一切。从头开始。”

 

“Well Joseph,我们的宇宙是最初是一团高温稠密的东西。然后在大约一百四十亿年前它开始膨胀……” {原文“Our whole universe was in a hot dense state. Then nearly fourteen billion years ago expansion started. ”来自《TBBT》的主题曲。}

 

不是让你从那么开始的开始,我的天!从Karlie和Taylor的开始讲!”Joe大喊道,看到他恼怒的样子,Meredith就笑了。

 

“坐下来吧,儿子。Kaylor的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一切要从一个非常饥渴的不能控制住自己的Taylor在看到Karlie的Vogue封面后忍不住说出了她的爱开始……”

 

----------------------------------------------------------------------------

 

“……”

 

“Yeah,我懂的。”

 

“……”

 

“你是不是坏掉了?”

 

“……”

 

“如果你是脑血管爆掉了还什么的我现在可就要逃离这了哦我可没见过你。”Meredith半严肃地说道。很显然人们会发现她是见过Joe的。

 

“我只是……什么?”Joe说道,仍试着消化Meredith刚抛给他的一切信息,“我以为Karlie是爱Josh的,但卧槽。”

 

“Yep。我现在要走了。我们已经错过晚餐了,我很饿。”Meredith说道,无视着Joe的抗议离开房间。

 

“Hey,等等!我们打算怎么做?!”Joe大喊着追上去。

 

我们?你说的‘我们’是什么意思?”那只猫注意到某处传来了小声的争吵声,她放慢了脚步。

 

“我们需要做点什么,无论你的计划是什么,算上我一份。如果Taylor能让Karlie开心我愿意……”

 

“嘘——”

 

“……为她们做任何的事。我可能不会帮上很多忙,但我作为Kloss家族的一份子,所以我能……”

 

嘘!!!”Meredith将他的头一把按到地上让他住嘴,他的下巴撞到地上嘴巴终于合上了。“注意听!”Meredith向着他们旁边门的方向示意着用气音说道。

 

“你那是在搞什么鬼,Kimby?!”Karlie用的是气音,对于人耳来说几乎要听不见了。

 

“什么?我只是在向我的姐姐问问题!我现在是不允许了解你的私人生活了吗?”Kimby说道,Meredith猜想她现在肯定一脸婊气。

 

“不,你不是!你是在试图……”Karlie生气地说着却顿住了,Meredith想她是在试着找出最好的问责Kimby然而却不曝露她跟Taylor的关系的方法。

 

“试图怎样?弄清楚你是不是在跟Taylor Swift恋爱了?”Kimby反驳道,Meredith听到小小的一声抽气,大概是来自Karlie的,“因为我已经做到了,姐姐。你真的不擅长隐藏。你的眼里在尖叫着‘我爱Taylor Swift我想跟她生猴子。’”

 

【FuckskdfhalkdsfalKIMBY.】

 

房间里传来了哎哎的叫声以及啪啪的拍打声,Meredith想象到Karlie在拍打着一个一脸吓坏了的Kimby。

 

“住手了!你知道我不是在撒谎!”Kimby大喊道,Meredith听到了脚步声然后拍打的声音停下来了。

 

“你是……我会……”

 

“什么,你要否认吗?”Kariann的声音响起。【Oooh,来自双胞胎的拷问,太好了。】然后是久久一阵安静,Meredith甚至没意识到她仍在把Joe的头按在地上,直到一双爪子拍在她的脸上。【卧擦……】正当Meredith打算回击Joe的时候,她听到了一声叹息。

 

“听着,Karlie。你是我们的姐姐,我们都非常爱你。我不在乎你交往的人是Josh还是Taylor还是隔壁街那个奇怪得可怕的男人,只要他们能让你开心其他的我都不在乎。我从没看过你用看着Taylor的那种眼神看过别人,好吗?你真的要控制下你的那些个心心眼了。”Kimby说得很慢,像是想确保Karlie有足够的时间消化她的话。

 

“我们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了。以前你的事我们都是几乎无所不知的,我们也能理解如果你是想将……无论是什么的这件事保密不让其他人知道。但请你不要对我们保密。我们又不是会跑去TMZ将这年度最惊人的故事卖给他们还是什么的。”Kariann补充道,她的语气也是柔和而充满爱的。

 

“长话短说,姐姐,不要认为你能在我们眼前藏住什么,我们永远都能发现的。”Kimby说道,像是想要缓和一下气氛。Meredith听到了Karlie沙哑的笑声,然后又是一阵短暂的安静。

 

【她们大概是在拥抱吧,太有爱了。】

 

“所以,你爱她吗?”Kimby打破了宁静说道。几秒过去了,Karlie才回答,语气坚定而有力,“是的,我爱她。”

 

【你当然爱她啦,你这个小蠢货。我永远也不会厌倦听到这话。】

 

“那真是太棒了!她也爱你吗?她知道吗?你告诉过她吗?”Kariann的声音非常兴奋。

 

“没有正式说过但,yeah,我想她是爱我的。”Karlie回应道,Meredith能听出她在傻笑。

 

“好吧,我们现在不会强迫你,但你可欠着我们一大段故事呢,姐姐。”Kimby说道。Meredith认为Kimby对于她的Kaylor事业真的很有帮助,她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双胞胎中狂野的这位了。当她听到脚步声向着门走近,她迅速地跑走躲了起来。然而Joe,果然还是个业余的,在门被突然推开后他就被逮住了。

 

“Joe,你刚是在偷听吗?”Karlie开着玩笑,将那只狗抱起。Joe吠着,伸出舌头喘着呼吸。【Ugh,狗。】片刻后,Meredith走下楼,径直走向厨房,要让她打着鼓的肚子安静下来。经历了这多么的事后,这真的是非常漫长的一天。

 

----------------------------------------------------------------------------

 

“你觉得他们喜欢我吗?”Taylor盖在被子下问道,她的手正把玩着身上那属于Karlie的旧t-shirt的衣角。她看着Karlie在给她的经纪人发短信,是关于新的拍摄工作的,高个女孩抬起头翻了个白眼。她将手机放到Taylor的身旁插上电,然后才回答那女孩。

 

“你在开玩笑吗?我想我的爸爸已经在严正考虑要抛弃我然后收养你了。”Karlie说道,失望地看向Taylor,“这你还看不出来吗?”

 

Taylor展出她那丢人的微笑,耸了耸肩,“我只是在跟你确认一下,反正我又不介意听到你的家人有多喜欢我。”她的语气中满是骄傲,Meredith觉得那真是挺可爱的。Karlie显然也这么认为,因为她笑着然后弯下了身,在Taylor的头上响亮一吻。

 

“你太可爱了,你知道吗?”Karlie问道,对女孩抛了个媚眼。

 

“我听过几次但我不介意你缩——”在Karlie动作流畅地脱下了她的衣服时Taylor的声音就断掉了。

 

【Uhm,这里还有猫呢,同志们。Olivia还只是个孩子,尊重一下。】Meredith翻了个白眼,看着快要睡着了的Olivia。

 

“你刚在说什么?”Karlie调戏着她,将衣服抛到化妆台前的椅子上。Taylor正目瞪口呆地看着Karlie,Meredith不知道她为什么在看过至少几千次的只穿着内衣裤的Karlie之后还是会这样子反应。

 

“Uh,我不介意你说多几次。”Taylor把话说完,声音明显小了脸也红了。她迅速地把眼睛从Karlie身上移开,现在对于被单的花纹更感兴趣了。Karlie咯咯地笑着穿上她的睡衣,是一件尺寸过大的旧衬衫以及一条……短裤,Meredith猜。因为根本看不到,就她所看到的情况Karlie也可以是衬衫下面什么都没穿。

 

等到她终于换好了,Karlie跳到床上,将Taylor按在身下挤压着。

 

“Karlie!停下来!”Taylor叫喊着但她的声音被捂在Karlie的身体和笑声下了。

 

“Nope!永远都不会停。”Karlie说道,笑着裹住Taylor调整位置,现在Taylor是侧躺着,Karlie则紧紧地贴着她。她们安静地笑望着对方,很久都没有谁打破这宁静。

 

“你的经纪人怎么说?”Taylor说道,指尖温柔地扫过Karlie的脖子。Karlie闭上了眼睛,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和让Meredith都小小地嫉妒了一下。

 

“Glamour France,他们想我当他们六月的封面女郎。”Karlie回答道,她听起来像是快要在Taylor的抚摸下睡着了。

 

“什么?!我是Glamour UK六月的封面女郎和客席编辑!”Taylor大叫道,听起来就像一个刚被告知她能在晚餐后吃雪糕的小孩。

 

“真的吗?那真是太棒了,宝贝!我们就像是最具影响力的情侣。”Karlie笑道,将Taylor抱得更紧了。Meredith没有漏掉Taylor那淡下来的微笑,Karlie也没有漏掉。

 

“Hey,怎么了?”模特问道,将Taylor的发丝撩到耳后。Taylor很明显地在犹豫,她在看向Karlie的眼睛后,失落地叹了一口气。Meredith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些让她会气得不得安眠的事情。

 

【碧池,别这么做。】

 

“他们会让Calvin当七月的封面。年度人物。你懂的,六月和七月,那么看起来就会像是……”

 

【我的天。】

 

Karlie的笑容也淡去了,她叹了气,翻了白眼,“最具影响力的情侣,yeah,我知道了。”Taylor咬着唇低下头,在Karlie的怀中看起来又显得更小一只了。

 

【年度人物。更像是年度垃圾桶吧。】

 

“我很抱歉。你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我很抱歉。”她说道,不敢对上Karlie的眼睛。

 

“不要道歉了,我以为我们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了。我理解的。我可能不喜欢这件事,或者是他,但我是理解的。而且这也不能算啊,都不是同一个月。”Karlie说道,将Taylor拉过来抱住。那歌手欣然地接受了这个拥抱,把头埋在Karlie的颈脖间。她们在那躺了一会,直到Karlie伸手将夜灯关掉。

 

“我爱你。”Taylor在黑暗中低语道,一句话中承载了她所有的情感以及所有没有说出来的话。Meredith感觉自己正在融化成一滩泛滥的情感。

 

“我也爱你,Princess。晚安。”

 

是这样的瞬间让这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值得——那些智障的决定,那些PR stunt,Calbicor Hamburger,即便是那只狗。每当Meeredith见证到这样的瞬间,在黑夜里,只有Karlie和Taylor,她们安全地做着真实的自己,只要看到这样的瞬间,就算对那些女孩抱着怎样的怒气与厌烦都会全然消去。她决定了,那会让之后遭受的每一次烦心都变得值得,只要在将来某一天,她能看着这两个蠢货在光明之中也能做自己,那就都值得了。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

臥槽!!!KK要不要那麼帥那麼霸氣?!!雖然大家應該都看過了但我還是想掛一下!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