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07

背叛



 

“蝴蝶效应。一只蝴蝶在今天轻拍着翅膀,将可以导致在几个星期后出现一场毁灭性的龙卷风。”

 

【其实我们都识字,但还是谢谢你读出来。】

 

“一个极其微小的抉择,可以引致未来翻天覆地的改变。我的天啊刚刚有人惨叫了。”

 

【你这是……】

 

“你的一举一动将影响故事的发展。你的故事是众多可能之一。好吧我并不想玩惊悚类游戏但这听起来还蛮酷炫的。”

 

【我对天发誓,你真的是一个75岁的老古董。】

 

“请谨慎地选择你的每一步动作。看来我责任非常重大,我现在真的很紧张。”

 

“你真的要全程把游戏的每一句话都读出来吗因为……”Karlie斜眼看着Taylor,但却明显被年长女孩的举动逗乐了。Taylor用手肘顶了顶模特的肚子,撅起了嘴。

 

“为什么你今晚嘴巴这么坏?你这种行为是仇恨犯罪,你知道吗?我开始后悔邀请你过来了。”Karlie只是对着她笑了笑,继续把注意力放回到由这名坐拥百万身家的歌手装在她的客厅里的那超大的液晶荧幕。当动画开始播放的时候,Karlie喘了一口气,激动得双眼放光。

 

“Taylor,你看看这些图像。简直太精致了,我觉得我现在要哭了。”

 

“好吧,这确实是一座很棒的山庄。我可能真的会蛮享受的。”

 

【两个巨型蠢货。我不敢相信我竟然死粉着这种东西。】Meredith想着,试着同时兼顾女孩们和游戏画面。当某个神秘的人物拿着一把巨刀从森林里蹦出来的时候,Taylor发出了小声而刺耳的尖叫。

 

“我把话收回来,我不可能享受这种游戏。这太可怕了,太太可怕了。这就是人们会死去的场景啊。有着成千上万的青少年恐怖电影的教训,但人们还是会去这种地方。人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聪明点啊?”Taylor语无伦次地说着傻话,又一次引得Karlie大笑。

 

Karlie才刚想开口说些什么,Taylor便嘘声制止了她,让她再次专注在游戏上,“好了嘘,要发生些什么了。等等,这是Hayden Panettiere?我认识她!”她在枕头上激动地弹着,兴奋地说。

 

Karlie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不是想提醒你还是什么的,但Taylor,你现在可是最顶级的流行歌手,所以,你认识每一个人。我很惊讶你现在竟然不是跟威廉王子在合唱,而是跟我这种贱民待在一起玩。”Karlie玩笑道,试着在跟Taylor讲话的同时跟上游戏的简介内容。Meredith看到Taylor脸色一沉,视线离开了荧幕,落到Karlie的脸上。

 

“不要这么说。”Taylor说道,声量仅仅稍大声于耳语。

 

“说什么?你确实是跟威廉王子合唱过一首啊,你知道的。”Karlie说道,但她注意力不在Taylor身上,仍是注视着荧幕。Taylor的脸挂上了一个悲伤的表情。她继续凝视着Karlie,不发一语。“Taylor,你要错过所有的事情了。她们正在捉弄Hannah,我觉得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Karlie说着游戏的内容,对Taylor情绪上的转变仍一无所知。当她终于把头转过来看到那个女孩,她皱了皱眉眉头,暂停了游戏。

 

“Hey,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Karlie问道,但她并没有从Taylor那得到回答,“如果你不喜欢这个游戏我们可以不用玩的,无论跟你做什么事情我都可以接受的。”Karlie又试探着Taylor,这一次她将Taylor的手握在了手中。

 

“不要这么说你自己。贱民。不要因为我而贬低自己。”Taylor说道,她的声音很温柔却很严肃,“你是那么的聪明和成功,我永远都不希望你觉得自己是不夠好的。我知道你要面对很多有关我的愚蠢的问题,以及被称为‘Taylor Swift's best friend Karlie Kloss’这种屁话但……我发誓,如果我能够改变这些事情,我会发自内心地改变它。我们一直都没有真正地讨论过这些话题,我只是希望你不是真的那样觉得。我不希望他们让你感觉你不属于你自己。因为,你是属于你自己的。”歌手把话说完,眼神非常坚定。

 

【说得不错,罗密欧。好了那现在我们能回到游戏上了吗?我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Meredith这样想着,对这番话不感兴趣。当她看到Karlie投入了Taylor的怀抱时,她翻了个白眼。【妈的又来了现在我要看着她们讨论十个小时的情感问题了。】

 

“我知道的,Taylor。我很清楚自己的价值,我也很清楚你是怎么想我的。如果我会认为你只是把我看作一个需要你大发慈悲地帮忙提高人气的D-list名人,那我从一开始就不会成为你的朋友。”Karlie说道,埋在Taylor的颈脖间笑着。Taylor将环着Karlie的手臂握紧,脸色终于放松了。

 

“你才不是D-list名人。你是我生命中的A-list书呆子和向日葵。”Taylor一脸傻气地笑着说道。【Ughhhhhhhhhhh.】

 

Karlie退开身来,惊讶地发出了大笑,“那是你给我说过的最可爱的话。”她大喊道,大声地亲吻了Taylor的脸颊。Taylor翻了个白眼,假装要把吻擦掉,但她粉红的脸颊出卖了她。“现在,我们要玩游戏了。”

 

----------------------------------------------------------------------------

 

“我的天啊,Karlie,快跑!”

 

“我不会跑,是游戏里的人跑!”

 

安全  快捷

 

“安全,安全,选安全!”

 

“不我们要选快捷Hannah快要死了,Taylor。”

 

“不,不不不,在每部恐怖电影里快捷都意味着死亡你胆敢……卧槽KARLIE现在我们要死了!

 

----------------------------------------------------------------------------

 

“要是你向那只松鼠开枪了我会大力地殴打你的,Karlie。”

 

【这算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啊妖艳贱货……】

 

“什么鬼,我为什么会向那只松鼠开枪?你觉得我是哪种人?”

 

“Well你是选择了快捷而杀死了我们的人所以……”

 

“我跟你说了一万遍了,我们是应该要死的。我的天啊,你太烦人了。”

 

----------------------------------------------------------------------------

 

“Shit, shit, Karlie不要杀Rami Malek,我喜欢Rami Malek。”

 

【杀了Rami Malek。杀了他。让内脏与血浆喷射吧。】

 

“……”

 

我滴个神啊!KARLIE!我刚跟你说什么了?!

 

【Woooooohhh, yeah!内脏!

 

“你今晚在沙发上睡吧。”

 

“等等,什么?!”

 

----------------------------------------------------------------------------

 

“这些是什么……等等,这是Hannah?!我的天啊,发生什么了我以为她死了啊什么鬼这是谁现在是什么状况?”

 

【如果你能冷静一下TMD给我闭上嘴一会我们就TMD能知道发生什么了你这个没用的白种废物。】

 

----------------------------------------------------------------------------

 

“我们不能让他们全都死了,Karlie别让他们全都死了!不要动手柄!保持静止,不要动。”

 

【……】

 

MEREDITH!不!你为什么要推她?!你把所有人都杀了!

 

【不用谢。】

 

----------------------------------------------------------------------------

 

“好吧,我想我现在要去沙发那准备一下了。”Karlie拿起几个枕头和被子,浮夸地说道。她迈着也是慢得浮夸的步子走出房间,她回头看向Taylor,“你自己一个没问题吧?”模特说道,微微地偷笑着。Meredith看到Taylor一想到要只身一人度过这个晚上脸色就开始发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Yep。完全没问题。我很好。非常好。祝你在沙发上有个好眠。我会没事的。在我的床上非常安全。”Taylor盯着床头柜上的加湿器语无伦次地说着。

 

“好吧,希望你不要让那些吸人血吃人肉的怪兽咬到了。”Karlie哼着歌走出了房间。Taylor把自己埋入床里,只将眼睛露在被子外,咕噜着转着眼珠环视着房间,她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人类馅的墨西哥卷饼,Meredith看到这个画面又笑了。

 

在等待着那个女孩缓缓入睡的过程中,Meredith偷偷一笑,向Taylor投去了一个邪恶的表情。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Taylor才将iPod拿下放到床头柜上,在听完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之后,她的样子明显放松多了。Meredith向床头柜步去,趁Taylor背过身去时偷偷将iPod顺走。【太棒了。】Meredith将耳机拔走,将iPod插到喇叭上。她打开Safari,谢天谢地手机已经连上wifi了因为她并不知道密码是什么。但是即使你让她猜,她猜也就要么MrsTaylorKloss13要么FutureMrsKarlieKloss。但是她还是要感谢wifi已经连上了。她点开YouTube,小心翼翼地在搜索栏里输入。惊悚的婴儿笑声

 

【我希望她尿在床上。】她这样想着,然后把音量调到最大,按下播放键,再将iPod推到床边,然后快速回到床上免得让人起疑。当第一声笑声响起,Taylor惊醒过来,一脸恐惧。她左右甩着头,环顾着四周。

 

“是……是谁?Karlie,这并不有趣。”她说道,声音发哑且颤抖着。

 

【是Meredith,碧池。】

 

这一次Meredith跳起身来,盯着Taylor左边空无一物的地方,大声地喵叫以及嘶吼。Taylor快速扭过头,哀嚎着向后爬。这时从床边的iPod传来了咯吱的声音以及响亮的脚步声。【卧槽,这东西真是A+的高质。】这一次Taylor大喘着气,当她听到那可怕的小孩的咯咯笑声,她的眼睛又绕着房间打量。Meredith弓起腰背,再次发出嘶吼,让金发女孩更加害怕了。“Me-Meredith,那……那是什么?”Taylor颤抖着问道。Meredith没有看向她,她跳下了床。她偷偷地走到夜间照明灯旁,按下按钮将灯打开。Taylor尖叫着跳起来了,这一次她的身体完全离开了被单。【@god 请你让她尿在床上。】

“你要跟我玩个游戏吗?”从iPod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Taylor瞪大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看起来她准备要尖叫了。Meredith捉住这个机会,一把抓住夜灯的电线用力扯过。让我们用慢动作播放这个画面,坐灯正在倒下,Meredith正跑开免得被灯砸到,Taylor正慢慢地转过头来,坐灯倒在地上,灯泡碎了,灯灭了,Taylor张大了嘴巴,她的尖叫声在这寂静的夜里震了开来。让我们回到正常速,Taylor从床上摔下来,双手落地,她试着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房间。她打开门,尖叫着Karlie的名字往楼下跑去。Meredith关掉了iPod,在地板上打滚着,无法从大笑中呼吸过来。

 

【我的天,我滴个神啊,这是我人生中最有趣的事oh mygosijhaksjfkajhahahahahahha】

 

她听到从楼下传来了女孩们含糊的声音。她现在也懒得去看她们在做什么了,她要忙着大笑着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今晚发生的事。

 

【哎呀,我应该准备好相机的。这简直是年度最佳整人。我天,我希望她尿了在床上了。】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少分钟,但在卧房的灯被打开来时她回过神来了。“Pssst,Olivia,过来。”她呼喊着那只因为睡眠不足而比平常更懵的白猫。Olivia遵照吩咐,慵懒地走了过去。“你可以待在那盏灯的旁边吗?谢谢。”Meredith说道,她将白猫推过去然后快速地爬进床底,远离案发现场。

 

“Taylor,你可能只是想象出来的,honey……”Karlie说道,声音听起来很疲惫昏沉。

 

“你TMD看看那盏灯,Karlie,那也是我想象出来的吗?!”Taylor大喊道,她的脸色依然苍白,声音依旧颤抖。

 

【那就是你发屎不发糖的代价。】

 

Karlie走到床的左边,检查着案发现场。Meredith看到她翻了个白眼,弯身将摸着灯泡的Olivia抱起,“那只是Olivia,你看。”

 

Taylor一开始仍不是很相信,但之后她放松地舒了一大口气。“Damnit,Olivia,你差点杀死我了。”Meredith愉悦地甩着尾巴咯咯地笑着。Karlie的眼睛对上了Meredith,怀疑地眯着眼,“我们能确定那不是Meredith吗?”她打量着那只灰白的猫,问道。Meredith走向她,用头磨蹭着Karlie光裸的脚。

 

“不是她,事情发生的时候Meredith一直在我身后。”

 

【LOL碧池你以为啦】

 

Karlie嗯了声但她听起来不像是被说服了。她将Olivia递给Taylor,然后抱起Meredith,“我们一起过去客房吧,明天再来把这清干净。”Taylor热切地点点头,疾步抱着Olivia离开。Karlie抓住Meredith,将她举在空中。

 

Karlie和Meredith进行了一场小型的瞪眼比试,Meredith轻松获胜了。【T台猎豹也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我知道是你干的。”Karlie将Meredith往她脸上靠,说道。Meredith在想她可能要被骂一顿了,然而Karlie只是狡黠一笑,说道,“那招不错。”

 

Meredith惊讶地眨着眼,但她也没有透露出任何信息。在Karlie抱着她走向客房时她没有辩解,在她将她放到Olivia旁边,然后爬进被子里,将仍微微发着抖的Taylor拉近时她也没有辩解。她挨向她的妹妹,作为那么快就出卖了她的道歉。但Olivia很快就睡着了,一如既往的不问世事。Meredith在入睡前看着女孩们看了好一会儿,再次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Karlie正在Taylor耳边低声说着甜言蜜语安抚着她,Taylor正抱着Karlie抱得前所未有地紧,Karlie在Taylor的发旋上落下一个温柔的亲吻。渐渐地,Meredith进入了梦乡,这样的平和就是她所想要的。人类实在是太愚蠢而狂妄了,她们总是无法看清眼前发生的事,但即使她们有着这么多的缺陷与做着那么愚蠢的行为,Meredith也并不羞于承认她爱她的人类小伙伴,两个都爱。

 

----------------------------------------------------------------------------

 

“Olivia,过来!”Taylor叫喊着,正在满屋子追着这只小白猫。Meredith在沙发上翻了个白眼,看着客厅里全新的液晶屏幕,转换着频道。至于旧的那个嘛……嗯,某程度上……已经粉碎了。

 

Meredith必须辩护,那真的不是她的错,一如既往的那是Taylor的错。你知道的,Meredith曾努力地想当一个支持她的猫。她真的想的。她当时正在看Billboard Music Awards,她是打算观看着然后为她的人类小伙伴欢呼的。但是Taylor却决定以坐在Calculus Harlem的旁边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她。她试过保持冷静的,她真的试过了。她提醒着自己那并不意味着什么,只是两个宣传伙伴一起在一个颁奖典礼上闲逛而已。但是当他们宣布Taylor获奖了,那金发女孩竟胆敢拥抱了Chlamydia,Meredith只能缓缓地走向电视机,重重一推,让它倒在地上摔碎了。她昂首走开,头也不回不曾看那冒着烟的破碎的机器一眼。她某程度上是希望会着火的那她就会疯狂地大笑着看着这屋子被烧成灰烬,但是Meredith什么时候有那么幸运过呢?不用多说,Taylor在回家之后少不免对她叫骂了好几个小时。在Taylor的训话过程中,Meredith推翻了Taylor的其中一个新的奖杯,让它一分为二了,于是她被“禁足”了整整一个星期。Taylor以为冷淡地对待她,减少她的食物分量对她来说是真正的惩罚,然而一个星期不用理会Taylor那蠢货却正正是Meredith最需要的假期。而Karlie在听到这个故事后,大笑到笑出了眼泪,她给了Meredith一个high five,然后又偷偷地将三文鱼运过来带给Meredith。【我最喜欢的蠢孩子果然值得拥有这世上最美好的一切。】

 

“Karlie,你能把Meredith放进她的旅行包里吗?OLIVIA,不要爬到窗帘上!”看到Taylor的窘相,Meredith讥笑着,她并没有刁难Karlie就这样缓缓地走进她的旅行包里。Karlie宠爱地摸着她的头。【我真正的孩子,如果这个虚假的妖艳贱货再惹我生气一次我就要搬去跟你一起住。】

 

“就连Meredith也没对旅行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反应,你看到了吗,Olivia?”Taylor说道,在追着Olivia在屋里跑了一会后,她的额上已经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白猫抓住了Taylor的手,挣扎着不想进到旅行包里。

 

【就连Meredith?就连Meredith我会狠狠地报复你的,你听到我的话了吗?跟你最新的露腰上衣说再见吧,碧池。】

 

“你在她能听见的范围内说这种话,你还要想她为什么会这样表现吗?”Karlie笑着问。

 

“反正她又听不懂。”

 

【我发誓,如果你再给我蠢一点,我就必须每周给你浇三次水了。】

 

“我也没相信她能真的听懂,但也不能这么说嘛。我们可以走了吗?”Karlie将旅行包的拉链拉上,挂到她的肩膀上,问道。

 

“Yeah, yeah, 我们可以了。”Taylor说道,Meredith能听出她语气中的紧张。【等等,我们到底要去哪?】

 

“Hey,你不需要紧张的。他们只是我的家人,反正你已经见过那对双胞胎了。”Karlie说道,显然她也注意到了Taylor语气的变化。

 

【Oooooh是去见家长,这将会非常有趣。我应该带上一些猫薄荷毒品的。】

 

Taylor缓缓地点了点头,Karlie抱住她的腰,将她拉入怀中。“我知道,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喜欢我。非常喜欢。为了……你懂的……未来的某些可能会发生的事件……”Taylor说道,轻轻地将手环在Karlie的颈上。

 

Karlie真诚地笑着,亲吻了Taylor可能已经红了的脸颊,“你太可爱了,但他们已经很喜欢你了。他们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妈妈问起你比Kimby还要多呢。”

 

“真的?”Taylor问道,Meredith可以听出来她肯定挂上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废物。】

 

“真的。你要庆幸我跟他们说了好多关于Meredith的事,所以他们连着你也一并喜欢了。”Karlie挖苦道,在Taylor给了她一拳之后大笑着,“没事的宝贝,这会很有趣的,相信我。”

 

“可能会吧。我是说,我个人是迫不及待想看到Meredith与Joe见面了。”

 

【Joe TMD谁啊?】

 

Karlie大声地笑了笑,举起旅行包,看着Meredith,“记得远离我爸爸的电视,Mer。还有我妈妈的台灯。”

 

【我还以为这屋里只有一个虚假的妖艳贱货,但原来有两个。】

 

Taylor也笑了,在高个女孩把旅行包放下来后捉住了她的手,“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待着的,对不对?”她问道,Meredith只能透过旅行包的前方看到她们的手紧扣着。

 

中间有一个微小的停顿。“永远也不会。”

 

Meredith希望Taylor能注意到这话背后的意思,她确实也应该注意到了。她希望Taylor能注意到那让Meredith内心都要融化掉了的充满爱的语气,她确实也应该注意到了。她在旅行包里舒适地待着,很高兴能待着她最喜欢的两个人类之间,为着这趟公路旅行感到兴奋。

 

【但港真Joe TMD谁啊?】

 

----------------------------------------------------------------------------

 

“Oh,honey!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Meredith听到一把过分兴奋的声音。

 

“我也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Mrs. Kloss。谢谢你邀请我过来,我知道这是你们的周末家族聚会,我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Taylor说道,她的声音是甜美而冷静的。

 

“Oh,说什么胡话呢。你当然不会打扰到,某程度上你也已经是家族的一份子了。每次我跟Karlie谈话时她总是不停地说起你,我觉得我已经很熟识你了。”Mrs. Kloss说道,Meredith调整了一下头的位置看到了两个人类在拥抱。【跟丈母娘有个很好的开头哦Taylor,果然是我的女孩。】

 

“我不敢相信Taylor Swift的真人出现在我的家里了。你知道如果我要把你睡过的枕头卖出去,人们会愿意花多少钱来买吗?又或者是你用过的手帕?或是你穿过的浴袍?”一把爽快而带着讥讽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而来,听起来像是有人正从楼上下来。【有人能TMD把我放出来了吗?】

 

Taylor笑了,然后同时拥抱了两个人,“Hey girls, aww, 我想你们了!”

 

“我们也想你了,我们有想过在我们去NYU的那趟旅行里去探访你们的,但我们不想打扰到什么……重要的事情。”其中一个女孩说道,得意地扯了下嘴角。

 

“闭嘴,Kimby。”Karlie说道,推开了她的妹妹。Meredith看不到Taylor,但她能赌上她的电视连续剧猜她现在肯定脸红了。【好了,够了,我要自己挖出一条血路然后抓破你那又白又没肉的屁股。】【放。】抓。【我。】抓。【出去。】抓。

 

“喵!”【TMD快点我饿了。】

 

“Okay, okay, 天啊。”Karlie说道,拉开了旅行包的拉链。在看到出口的一瞬,Meredith使尽全力一跳,从旅行包中飞跃出来,优雅地降落在木制地板上。

 

“Woah,那也太威风了吧!这是Meredith吗?”Kimby低头看着Meredith,睁大了眼睛笑着说道。

 

【谢谢你,粉丝见面会的门票能在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com上购买,价格从5罐三文鱼,100克猫薄荷毒品到1瓶伏特加不等。伏特加不能是廉价货哦。】

 

“她太可爱了,我能抱抱她吗?”Kimby的双胞胎妹妹害羞地问道。

 

“我也不是很确定,你要问她呢。她最近不是很友好。我不知道她发生什么事了,她以前曾是一只最可爱的猫。”

 

【还记得你曾经有过自己的人生而并不只会可恶地对我品头论足的那些日子吗?】

 

“也许她知道了你曾为了一段vine的影片而将她卖出去了。”Karlie反驳道,挑起一边眉毛质问着Taylor。

 

【她做什么了?一段Vine?TMD……一段那种只有七秒的影片?你这个不知感恩的虚假的碧池……】

 

Meredith的思绪被来自身后的噪声打断了。

 

【等等……不,不可能的。】

 

“汪!汪!”

 

【这TMD不可能。这肯定是个笑话。】Meredith缓缓地扭过头来,心跳加速着。她整个身体僵住了,因为她看到一只……一只狗正向着人群跑来。

 

“Joe Joe!好孩子快过来!”Karlie兴奋地拍着手叫喊道。Meredith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她向着身后Taylor的方向踉跄了几步,她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Karlie,不要。】模特将那长发蓬松的小狗抱起,那只狗高兴地吠着,然后舔着Karlie的脸。Meredith整个人倒在地上,她的腿已经无力再支撑她了。背叛如同一把匕首刺穿了她的心脏,让她瘫痪在地。她的耳边开始蜂鸣,她已听不见任何东西了。

 

【Karlie……Karlie是一个……Dog person。为什么我之前没有看出来?我到底是有多瞎?我以为她是与众不同的。我以为她会是Taylor的命中注定。我怎么能将我的人类小伙伴交付给一个dog person?她究竟爱过我吗?难道一切只是一个谎言?首先我因为Olivia而失去了Taylor,现在又轮到Karlie,就因为这只……?!现在还有谁能照顾我?在我悲痛的时候我要找谁倾诉?在我无聊的时候我又要打给谁?在Taylor表现得跟个碧池一样的时候又有谁会保护我?究竟在这世界上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究竟还有人愿意要我吗?还有人会出席我的葬礼吗?】

 

Meredith转向Taylor,她现在连看向Karlie那边也不能做到。她用头磨蹭着歌手的腿,试图取得她的注意。幸运地,Taylor弯下身抱起了她,慢慢地抚过她的脊背。Meredith甩了甩头,把头埋进Taylor的脖间,试着振作过来。

 

“Well,这真古怪。”Taylor安抚着Meredith嘟哝道,“Oh,等等,我知道了!Karlie,有人在生你的气了,honey。”她说道,显然非常愉悦。

 

【不要叫她honey。不要。我很高兴我的痛苦让你愉悦了。是的,我在这见识到报应了。】

 

“什么?谁?”Karlie听起来很困惑,然后才意识过来,“Oh!”Meredith紧紧地抱住Taylor,拒绝抬起头来。

 

【你敢给我试试,Taylor。闭嘴吧女人让我们离开这里。离开这一个有狗住着的地方。这是何等的侮辱?!】

 

“你看Mer,这是Joe,我的……”Karlie说道,现在向她们靠的更近,但她的话被Meredith打断了,她发出了猫类历史上最响亮的嘶吼。

 

TMD给我试着这么做。

 

“Woah!”Karlie和Taylor同时被她的反应惊吓到了。是的,Meredith几乎无时无刻都在讨厌着人类,然而Karlie一直都是例外。Taylor感觉到怀中的小身体在发抖,她试着上下扫着她的脊背。

 

“Meredith?”Karlie瞪大了眼看着这只灰白的猫喊道,听起来既惊讶又失落。Meredith的眼睛转向Joe,Joe也正睁大着眼睛看着她。那只狗看起来被吓到了,甚至往后退了一点。【很好。】Meredith将冰冷的眼神转向Karlie,试着投给这模特她最感到失望的表情。

 

“喵。”她的喵声也是冰冷而疏远的,短暂但清晰。

 

【Karlie's dead to me.】

 

----------------------------------------------------------------------------

“Karlie's dead to me.”的梗出處。(強迫症的我終於在好久之前補了這張圖然而我想並不會有人看到哈哈)



----------------------------------------------------------------------------


為了一段Vine出賣Meredith的罪證。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

自CH登場以來,翻譯的最大瓶頸大概是罵人的普通話我真沒會幾個,混蛋?渣滓?但Meredith總是在各種花式咒罵CH啊我該怎麼翻......要不你們留言罵我一下讓我學幾個新詞?


评论(1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