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

【Kaylor同人翻譯】Meredith Grey the Matchmaker 04

暴风屎来了



 

Meredith蹲在门后不耐烦地等待着,尾巴在身后焦急地左摇右摆。

 

【她人呢?慢死了这都过去84年了吧,她是在过来的途中顺便去上了趟健身房还是怎样?还是说她出门前还先烤个曲奇?还是她掉进哪个坑里了?人类怎么那么废?】

 

Meredith内心的咆哮被门外跑上楼梯的声音打断了。【谢天谢地,她没掉坑里。】她听到Karlie在门外捣鼓着钥匙,往后退了几步,免得待会被打开的门撞到。

 

“Fuck, fuck, c'mon!”女孩焦急而烦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TMD连个门都开不了你们这些人类还好意思说你们是更优越的物种。】一想到楼上那个生病中的女孩,焦虑让现在的Meredith变得更易怒。Karlie终于打开了门,她冲进来的一霎差点踩到Meredith了。

 

喵!!”Meredith从Karlie脚下跳开,愤怒地嘶吼。

 

“Shit,”Karlie关上门,一脸抱歉地看向那只猫。她的脸涨红着,气喘吁吁,看起来她应该是一路跑着过来的。Meredith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跑着上楼去,她希望Karlie会跟上来吧。上到一半,她听到身后传来Karlie登登登的脚步声。【很好,她还不是那么蠢,应该吧。】Meredith冲进Taylor的卧室,跳上床转身看向门,等待着Karlie的到来。【枉你做了那么多的健身你还是跟不上我的脚步。】没过多久,Karlie也冲进房来了。当她看到蜷缩在被子下的那团突起,她的脸色刷地白了。

 

“Taylor?Taylor,你还好吗?!”Karlie迅速爬上床爬到Taylor的身边,掀下被子想要看到她的脸。她的手抖得很厉害,Meredith能看到她眼中透露着未知的恐惧。Taylor又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她缓缓张开了眼睛,看到正盯着她看的Karlie,她困惑地眨了几下眼。

 

“Karlie?你怎么会在这?”她发问道,声音的状况听起来比Meredith之前听到的更糟糕了。Karlie放柔了眼神,伸手抚摸着Taylor露在被单外的脸。

 

“Honey,你怎么了?”她耐心地问着,向Taylor靠得更近,想要给她打起点精神。

 

“我的喉咙,很痛,Karlie。”Taylor说着,声音小得几乎让人听不到了,她的声音是颤抖着的,像是忍耐已久的泪水要在下一秒崩出。Karlie的眼中也闪现了泪光,她紧咬着下唇用尽力气不让自己哭出来。她弯下身,在Taylor的额上轻轻一吻。

 

“我为你感到难过,baby。我现在去给你准备点热的东西喝,好吗?你的身体现在应该严重缺水了,我们要先润下你的喉咙。我很快就会回来的。”Karlie温柔地说着,又在这位生病中的女孩的额上留下一吻,然后才跑出房去。Meredith快步跟上,她不想看到她主人痛苦的样子,而且就算她留在那对Taylor也没有多大帮助。当她走到厨房,Karlie已经从橱柜里拿出了些看起来像是植物类的东西。她大力地甩上柜门,脸上是Meredith从未见过的那般惊慌,她就这样慌忙地在厨房里走来走去准备着。Karlie把烧水壶的开关打开,抖着脚盯着壶中的水等它烧开,此时在一旁的Meredith跳上了柜台。她碧绿的双眸对上了Meredith的眼睛,她盯着那只猫挺直了腰身。这样盯着她过了好久,Karlie走向Meredith,弯下身,亲了亲她的头。

 

“我不知道你在谋划着什么,但是,谢谢你。”她亲昵地摸着Meredith的头,轻声说道。这只苏格兰折耳猫感觉心里的某处被融化掉了。

 

“喵。”【不用谢,你能让她好起来就行了。】

 

“我天,我不敢相信我竟然在跟一只猫说话。”Karlie叹着气直起身,拿起她的手机像是在给谁发短信。

 

【卧槽我要跟你干一架。我们这才刚来了点感觉而你下一秒却这样羞辱我毁掉了它。真-TMD-棒极了。我根本不认识你为什么我还要搅你们那淌浑水。】Meredith被激怒了,她瞪着Karlie想让她知道她很不满。然而,Karlie正忙着准备热饮给Taylor而没有注意到她。

 

【好啊,逃避我的眼神吧你】

 

Karlie拿起装着做好的热饮的杯子和一瓶运动饮料。她快步走上楼,但也很小心地不让杯中的饮料潵出来。Meredith跟着她,不敢跑上去,她怕她会不小心吓到她让她失去平衡。【她们俩健全的时候我都不是很受得了了,要是她摔断了腿还是什么的那我肯定更受不了。】

 

Karlie走到Taylor身旁,将杯子和运动饮料放到床头柜上。她轻轻地碰了碰Taylor的背,生怕弄疼她似的。

 

“C'mon princess,稍稍(坐)直起来一些吧。”Karlie弯身靠近Taylor,柔声道。

 

【直起来,噗,好。笑。对于你们这俩gay气冲天的姬佬,又或是双性恋来说用这词不大对吧?】

 

Karlie扶着Taylor坐起来,起身的过程中她一直在哀吟,当Karlie的手离开了她的身体时她噘起了嘴。Karlie往床边坐下,把杯子递给Taylor。

 

“不会太热,是暖的,你可以放心喝下去。在你吞之前先让它停在喉咙里润一下,它会舒缓你喉咙的疼痛的。”她一边解释,一边观察着Taylor的脸,看她是否有显露出不适或痛苦。Taylor拿起杯子放到唇边,抿了一口,当温暖的液体舒缓了她肿痛的喉咙,她舒了一口气。

 

“我们家的孩子在小的时候咽喉发炎的话,我们的爸爸就会给我们准备这个,他不会一来就让我们吃药。”Karlie想起过去的回忆微微地笑着解释道,“我记得有一次Kimby哭着醒来,Kariann尖叫着把我们全家都吵醒了。她们那时候才六岁吧,好像。一开始我以为啊,有杀人魔闯进我们家了,我们全都要死了,而我却还穿着神奇宝贝的睡衣,微笑脸。”Karlie咯咯地笑着,搓玩着被子,“结果只是她的喉咙很痛,她吞不了口水,而且她的鼻子也塞住了她也呼吸不了,所以她以为自己要死了,也是够戏剧性的了。”Taylor笑了,声音很小,但之前那种沙哑已经消失了。她用右手拿着杯子,左手伸向Karlie放在被子上的手。Karlie抬眼,对上了Taylor那如大海般湛蓝的眼睛。

 

“谢谢你,Karlie。”她的声音和她的笑容一样柔和。她听起来比之前好多了,Meredith觉得这简直是个奇迹。【我想应该是,Karlie Kloss是我们的奇迹。】

 

“你吓死我了。”Karlie说着,亲了亲Taylor的手背,向她靠得更近,用手臂环住她的腰,把头靠在那位歌手的胸前,“别再这样了。”Taylor的手指扫过Karlie的头发,弯下身在她的发旋上留下一个吻。

 

“抱歉,我也不想的。”她低语道,尽量别给喉咙施加太大压力,“我永远都不会想给你带来任何麻烦,或者痛苦。”她补充道,下巴靠在Karlie的头顶,满眼悲伤地看着前方。Karlie抽回身子,但没有松开她们紧握着的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永远都不会给我造成麻烦或痛苦,Taylor。当你感觉不好的时候你必须找我,当你觉得心烦的时候你必须告诉我,你要让我参与其中啊,我想要参与其中。”Karlie说道。她狡黠地笑了笑然后补充道,“如果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你不给我机会待在你身边,那我要怎么去当你身穿亮甲的骑士啊?”

 

Meredith在脑中尖叫着,差点掉下了床。【我的天,我活过来了!我活!过!来!了!

 

Meredith看到Taylor的眼中爱意满溢,她将Karlie拉回到怀里紧紧抱着。Meredith看着她的室友将头靠到床头板上,一边小口地喝着杯中热饮,一边用手指玩弄着Karlie的头发。Meredith就这样看着她们之间这样细小的互动看了好一会儿。

 

“我不会离开的,你要知道。”Karlie突然说道。Taylor惊讶地睁大了眼,她没想过这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Karlie从她们的拥抱中抽身起来,眼神炙热地看着Taylor,那是Meredith和Taylor都始料未及的。“你毫无保留地让我进入了你的生命,所以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不会避开你或者觉得你粘人,因为在你遇到无法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的事情时你会需要我的依靠。”

 

【叮叮,卧槽,凡事到了第三次就会成功。KARLIE这是在求婚!感谢主,感谢主耶稣……】

 

“我知道之前你生命里的人有离开过你,我也知道我跟你说我不会离开你你也不会真的相信,你就是那么顽固。”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只彩虹猫。我感受到幸福的彩虹了,碧池们。如果在婚礼上不是由来我呈上戒指我会砍死其中一个碧池。】

{这是Nyan Cat彩虹猫}


“所以我必须证明给你看我会留在你身边,你的一切我都可以接受。我会让你明白这一点的。但我只是想让你不要再这么顽固,不要让这一切变得更加困难了。你可以觉得脆弱,你可以觉得不安。没有问题的。但不要在我明知你有事的时候笑着跟我说你没事。请你,给我多一点信任吧。”Karlie说着,从床上站起来,“我现在要出去看下你的保镖们拿到我发短信让他们找的东西没,我很快就会回来。”

 

【不!不!求婚不是这样结束的啊!这简直是车祸现场。我买票可不是为了看这种狗屁东西啊。】

 

Karlie离开房间后,Taylor颤抖着呼吸了一口气。不过Meredith不确定那是不是因为她生病了。女孩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双手大力地按压着脑门,“你才是啊,别再让(我压抑对你的爱)这件事变得更加困难了。”

 

【拜托你,压大力点,让我们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个人脑还是只是装满了屎。】Meredith想着,倒在床上。【我不想这么清醒地面对这团糟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将橱柜里的伏特加顺走一瓶呢。】

 

Meredith将头埋在被子里,烦躁得完全不想动。在Karlie回到床上抱着Taylor的时候,她在那一动不动;在她们谈笑了好几个小时间,她也懒得看她们,还是一动不动;在Taylor想要把她抱起来那么Karlie就可以靠她更近的时候,她紧紧地抓住被子,继续一动不动。【你不值得得到她的拥抱,你可以一个人痛苦孤独地死去,这不就是你这个碧池想要的吗。】

 

“你怎么了,Meredith?”Taylor问道,在吃了Karlie拿来的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带有果香味的东西后她的声音几乎完全恢复正常了。尽管那东西闻起来很香,而且在默默地生着这两个女孩的气好几个小时后她也感到很饿了,她还是忍住没抬头去看。

 

【我正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去剃个光头然后拿起雨伞攻击你们,我怎么了?】

 

“等等,她又打给我了,是不是?她是怎么做到的?”Karlie轻轻地笑着,“我不是在警告你,但Tay我想你的猫可能在谋划着什么。”Taylor笑话着Karlie这个“玩笑”多么可笑,这个举动让Meredith更加火大了。

 

【我是为了得到美好的回忆而来到这世上的,港真,我现在觉得很,火,大。】Meredith慢慢起身,徐徐步向那整齐地摆放着Taylor的香水和化妆品的桌子。她小心地跃上桌子,向着那些香水走去。她走到那些香水的旁边,缓缓地抬起头,对上了Karlie和Taylor的眼睛。她可以看到Taylor眼中的恐惧,她的主人已经预想到会发生什么了。

 

“Meredith,不要。”Taylor缓缓地坐起身来,小心翼翼地警告着那只猫,“不要这么做。”

 

Meredith缓缓地提起爪子,视线从未离开Taylor。Taylor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她惊恐地张着嘴。【没错,害怕就对了。】她得意地笑了,碰了碰最大的那瓶香水,轻轻地推着瓶身,瓶子开始慢慢倾斜。

 

“Meredith,不要!我的天啊,Karlie!”Taylor不断地拍打着Karlie的手臂,Karlie现在看起来也很惊慌,她动了动想从床上站起来。Meredith将瓶子推得更斜,直直盯着Karlie的眼,看她还敢不敢靠近。

 

【试一下啊,碧池。】

 

“Karlie,不要!她会把它推下来了!不要动!”Taylor抓住Karlie的手臂制止她,焦急地说着。“Meredith,我们讲道理。是我们错了,求你别推它下来。”Taylor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冷静。Meredith冷笑着,收回了爪子,依然盯着Taylor。那位歌手松开紧握Karlie手臂的手,松了一口气。Karlie仍处于震惊中,她看着Meredith,仿佛她刚变成了一条恶龙。

 

【给你个惊喜吧,碧池。】

 

Meredith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瓶子推下,看着Taylor在看到瓶子落到地上变得粉碎时喘着气用手盖住脸颊的表情。

 

【我想你肯定曾以为你已经很了解我了。】

 

“MEREDITH!”

 

不用多说,结果是Meredith被禁足了。起码在Taylor眼里看来是这样觉得的。那天两个女孩必须搬到客房去睡,因为主卧里充斥着浓重的香水味。同时,Meredith也被“放逐”客厅,她只能睡在沙发上了。Taylor跟往常一样错得离谱,她以为这样对这只猫来说是一个惩罚。【我可以看一整晚的动物星球频道,笨蛋。】Meredith一整晚躺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动物星球频道。她已经没有去监视那两个女孩的欲望了,她们已经让她遭够一辈子的罪了。当她看到阳光从窗子透进来时,她关上了电视。她决定接下来她要睡个一整天了。她很清楚接下来Taylor会抓着她长篇大论地训斥她的行为“太超过”,她可没心情面对这一切。她打了个哈欠,埋进坐垫里,进入梦乡。

 

----------------------------------------------------------------------------

 

Meredith将Olivia从自己身上推开,这只白猫肯定是把她当成枕头了。她满不在乎地转换着电视的频道,享受着她一只猫独占楼下的时光。Taylor昨晚回来的时候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她现在还在睡着呢。Meredith有想过进去房里大喵一叫或者是打开吵人的音乐烦一烦那女孩,但这样Taylor会宿醉头痛,她还不至于那么邪恶。

 

“Taylor Swift正在亲吻一个女生?也许?有可能?我只能说祝她好运!”Meredith兀地停下了爪,僵直了身体。【不,我可能只是听错了……】

 

“这是今天在Twitter上铺天盖地传开来的一组Karlie Kloss和Taylor Swift的照片,看起来她们是一场摇滚音乐会上,在包厢露台上亲吻着。”

 

喵!!”【卧槽这TMD是什么鬼我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了吗发生什么事?】Meredith跳到咖啡桌上,撞倒了蜡烛还是什么鬼的东西反正她不在乎。她盯着那张模糊的照片,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

 

【这算什么?她们是在亲吻吗?她们没有在亲吻吗?如果她们是在亲吻呢?在我为她们付出这么多之后,她们怎么可以进行了初吻而且还不告诉我?这又意味着什么?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她们看起来都醉了。最羞辱猫的是我辛辛苦苦策划了那么多结果原来我要做的只不过是要把她们灌醉?黑人问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是说,大家可以想象下这下她可以写跟女人分手后的分手歌了!”Meredith听到那个一点新闻从业员职业操守都没有的娘们的话后愤怒地对着电视发出嘶吼。

 

【如果我长着你那张丑脸我会小心选择我可以取笑的人和事,臭娘们。】她想着,生气地关上了电视。没了电视的噪音,她听到楼上传来尖叫的声音。显然Taylor已经醒来了而她的公关植物女士正在告诉她发生了什么。Meredith看着Olivia一脸困惑的样子,叹了口气。她对所有的事都一无所知,这是第一次Meredith对Olivia产生嫉妒。【事情的走向肯定不会好看。】

 

----------------------------------------------------------------------------

 

“我再讲最后一次,Tree,我们没有在亲吻!我们没有亲吻!那是一个演唱会!现场很吵!我们只是在讲话!这就这么难理解吗?!”Taylor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双手甩在空中叫喊着。

 

“我只是在问你有没有发生了什么事情是需要我提前做好准备的,Taylor!这是我的工作,你花钱请我就是让我这么做的!所以让我处理!让我做好我的工作!”Tree说道,她提高了声量但并没有对着她的老板叫喊。然而Taylor完全不在状态中。

 

“疯了!他们都疯了!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放过我?!当我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现在又重新开始了!而且这一次还会影响到Karlie!”在那天里,Taylor的眼已经第一百次布上泪水了。她气馁地倒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她没有打给我,Tree。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她连个短信也没有发给我。她现在可能恨死我了。”

 

【Taylor,你这个没用的想太多的双性恋,别说得好像她真的能恨你似的。但你在哪呢,Karlie?】Meredith伤心地看着Taylor,为面前这个女孩感到心碎。是的,Meredith认为她现在反应有点太超过还有点蠢;是的,Meredith认为跟Karlie保持距离这件事本身就超级蠢,但她能理解为什么Taylor会这样做。新闻和网络上的反应都炸开了,全世界的人都被宇直Taylor Alison Swift有可能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直这件事吓到了。

 

【放我出去对付他们吧,植物女士,我会放火烧了他们的家,然后吃着三文鱼看着他们死去。】Meredith现在对Taylor产生了强烈的保护欲。即使她经常抱怨着她,Taylor仍是世上仅有的值得被她这样捍卫的人类之一。Meredith又想得出了神,完全没听到过去十分钟里她们又讲了些什么。她的思绪被门铃声拉了回来,如同往常一样。Tree看向Taylor,“你有约了谁吗?”Taylor摇了摇头,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应门。

 

“Hey。”

 

Meredith对这声音太熟悉了。她抬起头,看向客厅的门。

 

“H-hi。”这是来自Taylor的声音,显然她看到Karlie出现在她家门外感到震惊。

 

“很抱歉,我必须等所有的狗仔离开了才能过来,我不想在电话里谈这件事。”Karlie解释着,她的声音听起来比Meredith想象的要冷静得多,“我能进来吗?”

 

“当然。”

 

Karlie走进房后,Tree扬起了眉,“Karlie。”她问候道,她显然很高兴能在这看到事件的另一个女孩,双方都在那事情解决起来就快多了,“没有人看见……”

 

“没有,我等到人都走光了才来的,保镖说可以的。”Karlie是回答着Tree,然而眼睛却注视着Taylor。

 

【上帝啊开车来接我吧我今天应该会死了。】

 

房间里持续了一阵漫长而尴尬的寂静。Taylor只对她的鞋子感兴趣低头看着它们,Karlie则不眨一眼地看着Taylor,Tree则在打量着Karlie,Meredith用爪子刮着木制的桌子。【卧槽,这空气太压抑了,我需要喝一杯。】

 

“你打算怎么做?”Karlie打破了这寂静,她的声音很温柔,眼睛依然看着Taylor。

 

“我想处理这件事最好的方式是——”Tree回答着却被那模特打断了话。

 

“不是针对你,Tree,但我问的是Taylor。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我需要知道她的想法,而不是你的。”Karlie说道。Taylor抬起头对上Karlie的眼。她在小声地哭着,她的下唇在发抖。Karlie向前走了两大步拉过Taylor,双臂紧紧地环抱住那女孩,就像是要替她挡住这外面发生的所有的一切。

 

“没事的,我们没事的。我们可以照着你想要的方式处理这件事,Taylor。你让我做什么我就照做。我就在这里。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们可以否认它。我们可以不见对方,我们可以不联系,直到风头过去了。我们不要理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们是错的。”Karlie说到最后声音开始发抖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亲了亲Taylor的头,“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告诉我,你想要的是什么。”听着Karlie的话,Taylor默默地流着泪,她紧握拳头,紧紧地抓住Karlie的t-shirt。

 

“我不能……我不能让他们这样谈论我们,Karlie。他们不可以……他们会跟踪你,他们会给你发恶毒的信息,他们会让我们这段关系变成炼狱。我不能……我不能让你遭这些罪。”Taylor说着,退开身子看向Karlie的眼睛。Taylor把手抬起,放在Karlie的脸上,Meredith看着这一幕屏住了呼吸,“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她轻声道。

 

【我需要一个关爱小组。这里需要一个关爱小组。Kaylor上瘾患者的匿名关爱小组。我没有办法自己一个人处理这个画面啊。我是这么脆弱而珍贵啊。】

 

让人惊讶的是Tree一直保持安静,她在一旁仔细地观察着两人的互动。现在Meredith在她脸上看到了那熟悉的看穿一切的表情,跟她在Andrea、Austin、Selena和Ella的脸上看到的表情一样。其实这一切是很明显的,除非你的名字是Taylor或Karlie不然你很难会错过。她们之间那种纯粹的爱,比起普通友情来说要强烈得太多了。Karlie缓缓地点头,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对于这笨拙的不会藏匿自己的心情的女孩来说这还蛮罕有的。

 

“好的。我们会否认它,在Victoria's Secret之后短期内我们不要见面了。我会多些跟Josh上街,希望这能有些帮助让传闻停止。”Karlie说着,声音没有什么情绪起伏。Taylor的下唇又开始发抖,她更紧地抱住Karlie,抱着她生怕有人会把她从她身边偷走。【老实说要是我我也会这样的,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不想失去你。”Taylor小声地承认道,眼泪淌过她的脸颊。在那天里,Karlie的脸色终于第一次柔和起来了,她将Taylor的泪水拭走。

 

“你不会失去我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princess。我会留下来的,无论其他人喜欢不喜欢。你接下来的人生算是被我黏住了。”

 

看到Taylor脸上展露的小小的笑容,Meredith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太糟糕了,这正发生的一切都太糟糕了。Taylor本来已经不怎么自信,再加上这最新发生的事件她肯定会让Meredith抓狂好一阵子。Karlie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经常地出现在她身边,意味着Meredith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到她,而且Taylor也很可能会每晚以泪洗脸。她那么努力逼着她们俩向前走了那么几步,这样一件事就让她们后退了两倍的步伐。这将会变得很困难,但如果说有什么比起drama和动物星球频道能更让Meredith喜欢的,那就是挑战。而面对这个挑战她所需要的东西已经摆在她的面前了。那就是属于她的这两个蠢货,她们正互相看着对方,仿佛对方就是她们生命中的明月。事情发生了就已经不能逆转了。面前的路或许会很崎岖,充满磨难,也有可能Meredith会像2007年的Britney Spears那样疯掉,但结局一定会是TaylorandKarlie,Meredith非常确信。

----------------------------------------------------------------------------

原文作者:kaylorforlyfe(wattpad)

原文地址:https://www.wattpad.com/story/61945960-meredith-grey-the-matchmaker-kaylor

评论(19)

热度(127)